缓存的公告

Bulletin#167F9F7EFF3DA5AF2276F6643BB7306C

o83rmpiTvBATnKpd2GUS824tDvLoahtnFD #15

发布@2020-09-05 07:49:55

上一篇


一个高干子弟,是怎样搞砸西北平叛的?!

■ 晚清沧海事 上卷(15) ■
作者:罗马主义

多隆阿阵亡以后,穆图善自然也很悲痛,毕竟他和所有的人一样,都很崇拜他。但是与此同时,他的心中也充满了喜悦,因为多隆阿在临死之前,向朝廷举荐穆图善接替他的职位。

多隆阿是负责陕西军务的钦差大臣,同时也被任命为西安将军,如果不是意外战死的话,那他很快就会升任陕甘总督,这在清朝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职务,有点儿像今天的官员担任上海市委书记一样,下一步就直接会进入军机处,类似于今天的中常委。

这个职务,清朝的岳钟琪,年羹尧,福康安,李侍尧,林则徐这一大堆名臣都担任过,(年羹尧的时候叫川陕总督,管的地方更大一些),是一个众人垂涎的职位,所以多隆阿之死,实际上为穆图善打开了一条金光大道,让穆图善憧憬不已。

如果朝廷真的让穆图善担任了这个职务,西北的穆斯林叛乱,很快就会被平息,因为在多隆阿的军中,穆图善是老二,这是大家公认的,所以如果他继位的话,大家自然会服他,他也有能力领导这支部队。

而且穆图善这个人,虽然军事才能不如多隆阿,但是在政治上远比多隆阿更成熟,这个时候,用他是最佳的人选。

但是,这个世界上最丑陋的地方不是妓院,而是官场。多隆阿开创的大好局面,让好多人垂涎欲滴,觉得现在进入陕西,那就是去摘桃子,所以,自然就有好多人开始上下运作,而都兴阿,成功的获得了这个职位。

都兴阿,是一个红二代,高干子弟,最早的时候是多隆阿的上级,率领八旗军队配合曾国藩作战,可是在和太平军的战斗中,他屡战屡败,丧失了信心,就借口自己患了痛风,把担子甩给了多隆阿,自己跑回北京城了。

都兴阿奏折

但是他没有想到,他那支屡战屡败的部队,到了多隆阿的手上,立刻变成了一支战无不胜的铁军,横扫大江南北,威震西北各地,这让都兴阿懊悔不已,他并没有把原因归罪于自己的无能,反而认为是多隆阿占了他的便宜,一直耿耿于怀。

现在多隆阿一死,他也觉得机会来了,于是开始上下运作,他的祖父是清朝的内大臣阿那保,父亲博多欢是正黄旗蒙古都统,因此在朝廷上能量是巨大的,所以稍加运作,就把多隆阿留下的这个桃子摘到手。

结果穆图善只得到了一个荆州将军的任命,并没有能接替多隆阿的职务,而且还迎来了一个空降干部都兴阿,这可把他给气疯了。

虽然都兴阿以前也是穆图善的上级,可是穆图善从来就看不起他,觉得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无能之辈,现在自己的大好前程被都兴阿抢了过去,暗地里恨得牙痒痒。

而雷正绾,曹克忠,陶茂林以前都是湘军的将领,是都兴阿走了以后,才加入多隆阿军队的,和都兴阿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虽然表面没有说什么,但是内心都替穆图善打抱不平。

而多隆阿以前统领部队的时候,行政方面很大一部分都是穆图善操持的,都兴阿来了以后,内心不服的穆图善,自然就撂摊子给他了,而都兴阿,根本就没有能力来解决这些问题。

首先,按照多隆阿生前的安排,雷正绾和陶茂林收复了甘肃平凉,攻克了张家川,曹克忠攻克了莲花城,接下来该干什么,多隆阿没有明确指示,因为他已经死了。

而都兴阿来了以后,当初多隆阿是怎样一个想法,穆图善自然不会告诉他,由于都兴阿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并不了解实际情况,自然也无法给出明确指示,这一下就出大问题了。

管理军队,是一个非常微妙的问题,一个重要的原则是,没事你也得给他们安排很多事,让他们始终处于繁忙之中,千万不能让他们整天晒太阳,那样这群精力充沛,无法无天的家伙,就有时间胡思乱想,惹事生非了。

而都兴阿显然缺乏这种才能,让这三只处于进攻中的军队,突然一下变得无所事事了,士兵一闲下来,就开始盘点在陕西战场上的收获,大家突然发现,人人都发了大财,于是所有的人都开始琢磨,还有没有必要继续留在军队里。

由于在和陕西穆斯林的作战中,一路凯歌高奏,顺利的攻克了大量的穆斯林村寨,士兵的抢掠收入,是非常丰厚的,换句话说,就像今天的士兵,打完几仗以后,人人手里都有了一两百万,如果不停的处于繁忙的进攻中,大家本来没时间来考虑这件事,可是现在你让大家闲下来了,大家一想,复员退伍也挣不到这么多钱,子弹无情,何必在在战场上拼命呢?于是军心出现了动摇,人人都在考虑,如何尽快摆脱目前的生活,早点儿溜回老家。

其次,穆图善把行政管理方面的摊子,全撂给了都兴阿,而都兴阿面对这些纷纷扰扰的杂事,同样也无从下手,于是,部队的补给供应问题也就乱套了,好多军队的发饷发粮问题,弹药补给问题,都没人管了,由于部队经常不能按时得到后勤供应,也找不到人解决,于是就更加无心恋战,怨气也越来越大。

更重要的一点是,都兴阿显然不重视这些问题,顶着代理陕甘总督,西安将军的头衔,最重要的事,是留在西安或者兰州,掌控整个大局,协调各地的粮草和饷银的督运,确保各路大军的正常运转。

但是都兴阿却不把这些当成一回事,一个人带着穆图善和他手下的军队,越过陕西北部,经过花马池,直接就进入了宁夏,去解决当地的叛乱问题。

这简直是舍本逐末,这是部将做的事,身为统帅,应该关心的是全局,最起码他也应该先到甘肃前线,实地考察一下情况,和雷正绾,曹克忠,陶茂林打一个照面,开个会,安排一下他们下一步的任务,毕竟那才是部队的主力所在,而他自己居然带着一只偏师,去了宁夏,实在是莫名其妙。

更重要的是,他应该先把甘肃的问题解决完,不应该急着铺摊子,反而需要先集中力量,消灭完窜入甘肃的陕西穆斯林再说,不然这样东一摊,西一摊的,在当时的通讯水平和交通状况下,是很难管理的。

当然,穆图善绝对不会提醒他,他巴不得他出洋相,早点滚蛋走人,就这样,一个大好的局面,就在官场的勾心斗角之中,走向了一个大危机。

都兴阿的问题在于,他对形势有错误的判断,他看到的消息,都是多隆阿一个接一个的打胜仗,这里歼敌几千,那里又歼敌上万,陕西的穆斯林已经全部被赶走,形势一片大好。

所以他是抱着摘桃子的心理来的,他想的是,这帮穆斯林看起来也不咋地,完全不经打,而且多隆阿应该把他们的胆也拈了,他来了以后,只要允许穆斯林投降,那大家还不是蜂拥而来,感激涕零的跪在他面前?于是他就可以轻松的把桃子摘在手中。但是问题是,事情并不像他想的这么简单。

首先,穆斯林并不胆小,相反,他们的战斗意志远比其他人坚强,普通的清军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和绿营作战,他们是保持了全胜的,只是在多隆阿面前不行,根本原因是他们缺乏军事经验,所以被多隆阿打得大败,他们怕的只是多隆阿,并不怕其他人。

其次,打到这个份上,大家都已经有了血海深仇,有一批死硬分子,是绝不会投降的,而且战场从陕西移到了甘肃,情况也发生了本质性的变化,这里比关中平原贫瘠的多,后勤补给将是一个大问题。

最重要的一点,在陕西的时候,穆斯林各自为战,虽然互相支援,但是没有一个明确的领导。而在甘肃和宁夏,教主是可以号召所有人的,这一点,都兴阿现在还不知道!

所以都兴阿也没有想那么多,他就一个人兴冲冲的带着心怀不满的穆图善,也没有做什么周密的计划,直接就进兵宁夏,想先拿下州府,立个大功,让朝廷看看,确保自己能坐稳这个位置。

到了宁夏州府附近的时候,他就派人通知城里的穆斯林,赶紧投降,一律赦免,负罪顽抗的,一律杀无赦。然后他就坐在大营里,摆好架子,准备等着鱼贯而来的穆斯林跪在他的脚前,到时候他先训斥他们一顿,然后再安抚他们几句,事情应该就解决了。

可是教主才不买他这个账,他通过自己的情报网,已经知道了多隆阿的死讯,也知道了都兴阿和穆图善不和,所以他并不打算现在就投降,他要先让都兴阿知道他的厉害,然后才有资格和他讲条件,好保存自己的胜利果实。

都兴阿正襟危坐在大帐里好几天,可是却没有看到一个穆斯林的影子,这让他大失所望,搞得他气急败坏,于是招集所有的军官来,准备攻城,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都兴阿心想,多隆阿的军队应该很能打,攻这个小城自然也应该手到擒来。所以众人聚齐以后,他就命令,穆图善攻击城西城北,金顺攻击城南,他自己攻击城东。

命令发完了,他以为众人立刻就会领命出发,可是却发现众将领都站在那里不动,他就有点儿纳闷了,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意思,于是他也不说话,看看这帮人到底想搞什么幺蛾子。

众将领也很纳闷,不知道都兴阿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了?因为他们不知道,都兴阿已经安排完了,这和多隆阿的风格完全不同。

如果是野战,多隆阿会安排的相对笼统一些,因为战场上瞬息万变,计划不如变化快,所以很大程度上,靠将领的临场发挥,但是也不会这么潦草,至少也有几个预案。而攻城就更不一样,场景相对固定,讲求的是协调一致,必须把握好每一个细节。

所以多隆阿还会继续发言,或者和大家讨论,比如到底是轰城门呢还是架云梯,挖地道炸城墙还是修炮台轰城内?谁负责防止城内敌人突然出击,谁负责外围设伏打援?要不要围三缺一,埋伏设在什么方向?四处巡逻的侦察哨前出多远的距离?火力怎么分配,粮草怎么安排,弹药谁来负责,谁来保证后勤的畅通,所以众将领都在等着他继续说。

但是都兴阿要是肚子里有这么多墨水,当初他也不会是一个屡战屡败的家伙了。由于他新来乍到,大家也不敢随便发言,于是大帐里的气氛变得很诡异,所有的人大眼瞪小眼,都不说话,谁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最后都兴阿忍不住发火了,你们还在等什么?还不火速去攻城?谁敢不从,军法伺候!

众人面面相觑,心想,这就是你的作战安排啊?于是人人的心里都给他树了一个中指头,一下子就对他充满了鄙视,悻悻的领命离去,所有的人心里都明白了,这家伙是一个草包。

这种心态下,自然也就没有人真心卖命,而且由于没有明确的指令,所有的人都开始应付,一时间炮火轰鸣,枪声大作,大家都在那装样子,但是没人真的用心攻城,这城自然就攻不下来了。
……

刘蓉的武器按时到达了,等他给部队部分换了装,准备和扶王陈得才决一死战的时候,却发现这个时候,陈得才已经突然消失了。

由于南京这个时候已经非常的危急,求救的信,一封又一封的发到了扶王陈得才这里,而且一封比一封情辞恳切,急迫之情溢于言表,所以扶王陈得才知道再也拖不得了,只有分兵四路,放弃了占领的城市,紧急南下了。

刘蓉入陕的道路没有了阻挡,就安排了一些人,去攻打残存的李蓝叛军,自己赶赴西安上任。到了西安以后,他发现整个西北的战局乱套了,都兴阿围攻宁夏府城没有任何进展,久拖不下,多隆阿的主力部队在甘肃,无事可做,也无人管理,他发现这样下去要坏事,赶紧就给朝廷打报告,参了都兴阿一本。

慈禧太后本来就不想让都兴阿来,可是架不住满人的压力,因为她最近一直把好事都分给了汉人,让一些保守的满洲大臣很不满,为了平衡一下各方利益,再加上她也认为,多隆阿已经把局势都开创的很好了,西北的问题应该不难解决,就把这个桃子让给了都兴阿去摘,不过她还是多了一个心眼,给都兴阿的陕甘总督任命前,加了一个署字,就是代理的意思,方便万一有了差错,自己也好下台。

其实在刘蓉报告之前,穆图善和其他当地官员,早就把都兴阿的各种无能,给她打了小报告,让她察觉出了穆图善和都兴阿之间的矛盾,令她很是担心,战场上将帅不和,很容易出大问题。

现在一看都兴阿这么无能,部署无方,又全无威信,驾驭不了众人,她知道,再拖下去一定会坏事,于是赶紧就召集群臣,让大家重新推荐人选,免得酿成大祸,最后在曾国藩的力荐之下,大家一致同意,久经沙场,老成持重的湘军水师杨岳斌,是最佳人选。

而都兴阿在宁夏的这段时间,也终于搞清楚了,原来都是教主搞的鬼,所以这帮人不来投降,于是他决定教训一下他,就命令雷正绾和曹克忠两军进攻金积堡,端了教主的老窝。

有些人打了一辈子仗,但是到头来还是不会打仗,都兴阿就是这样的蠢才,有些人从来没有打过仗,但是一出手,却招招致命。

教主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装神弄鬼,兴风作浪,最擅长的是背后使坏,但是打起仗来的时候,他居然也能把这些独门秘籍,全部派上了用场。

雷正绾和曹克忠刚一接到命令,教主就已经知道了,他的那个情报网消息灵通,然后很快他就想出了一整套阴招应对。

他的第一招比较常见,就是坚壁清野,把从固原,灵州,一直到金积堡一带的粮食牲畜,全部疏散隐蔽,这样让雷正绾和曹克忠的军队,在路上得不到任何补给。

他的第二招是化学战,但是这种方法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就是把靠近金积堡两边的山泉,沿着两侧的岸边,深浅不一的埋下人类排泄物,这样取水的时候,表面看不出异样,但是喝了肯定让你上吐下泻。

他的第三招是,派白彦虎带着现在已经很有战斗经验的陕西穆斯林马队,截断兰州城给雷正绾和曹克忠军队运粮的路线,让他们陷入粮荒,这招说起来简单,但是情报工作必须要做的好,而这恰好是教主的强项。

他的第四招也有点儿邪,他要等到雷正绾和曹克忠的军队,军粮不济的时候,就会假装要悔过自新,投案自首。

然后再痛哭流涕的派人给雷正绾和曹克忠的军队送粮,请求他们原谅自己,暗中在军粮中参入皮硝,也叫芒硝,效果和巴豆差不多,最后等他们都去跑厕所的时候,进行反攻。

雷正绾和曹克忠这两个人,这段时间爹不管,娘不疼,都兴阿说起来是他们的上级,可是照面都没打过一个,至于他们两个人的后勤供应问题,更是理都不理,全靠前段时间抢的粮食,勉强度日,现在已经快见底儿了。

所以现在都兴阿忽然想起他们了,一来就叫他们两个去打仗,让他们两个实在有点儿意外。于是两个人就要求,总得补充点儿粮食弹药吧,都兴阿一口答应,说是马上安排从兰州运粮给他们,但是谁要是信了他的话,那就真的倒了大霉了。

而这两个人的家底情况,教主却是一清二楚,接下来的事情,基本上就是按照教主预计的方向在走,谁让他是天才呢?

雷正绾的军队,在攻下固原以后,没有找到一颗粮食。然后在通向金积堡的路上,沿途攻下的寨子全是空的,这让他们本来就没有多少的粮食,日益见底。

而都兴阿许诺的补给,据说已经安排了,兰州派出的粮队现在已经走到半道上了,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却始终见不到踪影,这以前在多隆阿领军的时候,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其实他们还不知道,都兴阿秉承他一贯的作风,官场中的说话方式,只是点一下,剩下的让你自己去猜,你做对了事,都是领导的功劳,你没有做对,那是你没有正确理解领导的意图,责任全在你。

可是这是战场,这套玩法根本就行不通,没有明确的指令,那就会捅大漏子。

都兴阿让后勤部门给这两人运点补给,运多少,运到哪儿,要不要武装押运,都无明确指示,于是当地的负责官员,也就应付差事,随便找了几辆大车,象征性的运了点粮食给这两人送去,结果半道上还被白彦虎给劫了去。

在没人管的前一段时间里,雷正绾这只军队也腐化了。雷正绾有着四川人小富即安的心态,现在忽然发了财,又没有了随时都令人生畏的顶头上司,于是他也开始抽起了鸦片,而且弄了七八个小妾随军陪同。这些女人有在陕西买的,也有虏获的穆斯林妇女。

上梁不正下梁歪,其他的湖南军官和士兵,也开始跟着我们四川人学坏了,也带着买来或者抢来的女人,一起行军作战,而且居然还生下了一大堆娃儿,搞出了一个家眷营,里面没有事儿,就乒乒乓乓的打麻将。

让人意外的是,谁也想不明白雷正绾这个中江老表,是咋个让这支拖儿带女的部队,居然行军迅速,突然一下就出现在固原城外,顺利的攻下了固原城,但是教主除了给他留下一堆死尸外,一粒粮食都没有留给他。

抽着大烟泡着妞,这支军队居然没有散架,还能继续打仗,看起来雷正绾这个瓜娃子还算有两下子,但是久走夜路必闯鬼,雷正绾的军队运动到了离金积堡还有十里地的地方,军粮不济,大家就只有喝稀饭了。

虽然只吃了一天的糠,结果就是女人闹,孩子哭,雷正绾的弟弟雷恒,和其他的几营官兵,居然被女人孩子搞崩溃了,大脑短路,招呼都不打一个,立刻哗变,被老婆孩子鼓动着往陕西跑。

雷正绾当时正在抽鸦片,玩小妾的享受中,结果队伍跑了他都还不知道,等他潇洒完了,亲兵告诉他,只剩下四营兄弟了,而且金积堡已经派出了马队,正来袭击他。

于是他吓得魂飞魄散,赶紧带着剩下的四营官兵,牵着婆娘娃儿,拼命的去追他弟,好歹终于在固原把他们追上了。

但是穆斯林的骑兵也追了上来,雷正绾兵无斗志,又丢了固原县城,一路且战且退,损失了上千人,一直退到平凉,才稳住了阵脚。

而曹克忠这个人比较本分,因为攻下了莲花城,所以前一段时间虽然没有人管,但是粮食还是够吃,所以军纪倒是维持的不错,然而到了接到命令的时候,存粮已经见底。

不过他在多隆阿的军队呆久了,相信领导是万能的,一定会给他安排好,所以没有存粮也出发了,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领导不是多隆阿。

一路上全军饿着肚子往前走不说,而且他运气也实在是不好,他们走的那条路,恰好都是教主埋了“地雷”的。

所以他们一路都在走狗屎运,喝了被埋了化学武器的泉水,然后又遇到了马化龙派来的人,带着粮食和请降信,表示愿意悔过自新,立刻全体投降。

由于这事儿太出意外,曹克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这么好,正好自己没粮的时候,对方就送上门来了。

所以他自然而然的接受了对方的军粮,把军队驻扎在离金积堡还有几里地的地方,写封信把这个消息上报给都兴阿,让他决断。

结果,他们在这里喝了几天“化学”水,吃了几天“巴豆”粮以后,全军上下都开始拉肚子,跑厕所,一下子就失去了战斗力。

曹克忠立刻反应过来,中招了!于是带着部队一路边拉边跑,心里暗暗的咒骂自己,以前别人说:“穆斯林的饭吃的,话听不得”。他居然就很傻很天真的相信了,其实穆斯林岂止是话听不得,饭更吃不得。

跑的路上,遇到了穆斯林骑兵的追击,几次被数倍于自己的敌人包围,人都拉虚脱了的曹克忠军,全凭着过硬的军事素质,优良的武器装备,才侥幸没有全军覆没,不过也损失了上千人。

结果教主大获全胜,击退了两支清军主力,接着他又乘胜攻下了一个叫胜金关的地方,杀死了守城的提督梁生嶽,焚毁了关城,于是他现在觉得,可以跟都兴阿谈谈条件了。

但是都兴阿虽然打仗不行,做官却是一个好材料,他知道事情被自己搞砸了,而且也听说了朝廷另外安排了杨岳斌来出任陕甘总督,自己在这里是没戏了,桃子没有摘到,反惹了一屁股骚,西北马上就要崩盘了,于是立刻就叫人上下活动,把他调走,免得秋后算账的时候,他被抓个现行。

朝里的人心领神会,正好奉天,就是今天的沈阳,发生了马贼叛乱,本来就是一个屁大一点小事,但是一群满大臣却给慈禧太后说,这事儿发生在咱们龙翔之地,除了都兴阿,谁也办不好,赶快调他去吧。

慈禧太后自然也知道这帮八旗子弟除了提笼架鸟,什么也搞不好,不能让他们再出洋相了。于是就顺水推舟,把他调任盛京将军,只等新任陕甘总督一到任,立刻就出发去东北,远离是非之地。

但是一将无能,累死千军,被都兴阿这么耽误了大半年,西北的战局已经完全逆转,多隆阿军的两支主力崩溃,剩下的陶茂林的部队,接着也出了大事,我们将在下一回里讲述,本来可以立刻解决的事,现在一下子变得复杂了。

而这个时候,正走在半路上的杨岳斌并不知道,他还以为这边形势一片大好,老上级曾国藩帮他谋的这个美差,是对他多年勤勤恳恳,战功卓著的奖励,他也是去摘桃子的。

那么杨岳斌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他又能不能解决这些问题呢?我们下回再说。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