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存的公告

Bulletin#3C57405306F5226E35AD87FBC526AEA3

oyWXHmMAm3B2eoqAhKTgqEDMgtL5XqZyHu #2

发布@2020-03-27 16:13:07

上一篇


面对跳江自杀的四川母女,谁还有脸面攻击方方是负能量

丰临 丰临的国


四川南充的屈女士,于2020年3月10日自杀身亡。三十三岁的她选择了跳江,而且和她的七岁女儿绑在了一起。七岁女儿也死了。据她的生父说,这个女儿学习特别好,语数都是双百分。为什么自杀呢?因为屈女士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和前夫离了婚,还有房贷压力,疫情这么严重,未来的生活实在过不下去了,她就绝望了,自杀了。

我看到有人写了文章,从疫情补贴政策的角度,谈了各国的做法,建议政府想更多的办法。这样很好。这次疫情,已经有很多人面临着糊口的危机。对于很多打工的人,做小生意的,低工薪的人,对于很多工作不稳定、收入不高、每月开销压力大的人,对于很多在私企、外企工作的人,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艰难。会有很多人,家无隔夜粮,很容易出现断顿的现象。当然,隔夜粮,是一种形容。吃,目前对于大多数人来讲,还能维持一段时间。

然后我就想起了最近在网络上非常热门的争论,那些所谓正能量的发言者,纷纷攻击负能量,说他们暴露了社会阴暗面,不利于人民团结,不利于鼓舞士气,不利于维护社会稳定。我思想了好长时间,恍然大悟:说厉害了我的国的人,就是你害了我的国。

有一些所谓的正能量人士,有一种很混蛋的逻辑,就是叫人只看光明面,不看阴暗面。那好,我们不去报道南充跳江自杀的母女,我们不去管生活压力过大而崩溃绝望的人,我们整天唱着什么什么好,我们整天走进新时代,那些受苦、受难、受穷、受困的人,他们的存在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这就是你们所要的社会吗?长此以往,你以为老天永远宠幸你,不给你苦难穷困?当你有苦难穷困的时候,你也愿意自生自灭吗?你不会低头祷告:救苦救难的菩萨,快来帮帮我吗?

疫情是什么?就是打乱了正常的生活。正常的生活是健康的身体、稳定的工作、有保障的收入、和平安宁的过日子。疫情全打乱了。有了病,你看不看?收治不了,你急不急?封闭小区,没有吃的,你焦虑不焦虑?亲人去世,你痛不痛?官员失职,延误疫情,你怕不怕?如果这些你没有遭遇到,你当然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当然可以没有人性,没有良心,没有敬畏,没有顾忌,说你的正能量。但是,你如果遭遇到,你怎么办?你用你的正能量能解决问题吗?

方方日记,所记不过武汉日常,谈人们的焦虑、不安、困境、问题,因为武汉人在苦中,难中,穷(暂时的安排不周到,有可能会有的)中,困中,她就是一菩萨心肠,想救人于苦难中。如果她不说,其他人也都不说,那饿死的脑瘫少年,遗弃在家的六岁男孩,谁知道,谁来管,类似的事情如何避免?不光是方方,所有有良知的人,全国的人民,全世界的人民,都在想办法救武汉人民于苦难。救苦难,就要知苦难。知苦难,就要提问题。可是那些玻璃心是怎么长的,就为了你的面子不好看,所以有人处于水火之中,生命危险万分,你却不要旁边的人喊落水了、失火了。

在过去的封建社会,皇权高于人民,一国人民都被绑在皇帝存亡的这辆车上,做他的奴隶和牺牲品,没有自己做为人的任何权利。然而,尚且有范仲淹,慨然讲出“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他总结了中国在那种可恶的皇权政治底下,知识分子的做人标准。当官,就是为老百姓办事。不当官,为啥忧其君,就是要催促君王为老百姓办事。不是忧君的其他,是忧君的行为对不对,做的事情好不好。跪舔者也是有的,但是会让人唾骂,良心会不安。

如今人民政府,人民国家,人民的干部,更加可以名正言顺地为人民做一切事情。人民是谁?所有的小民,都是人民。聪明的,不聪明的。有本事的,没本事的。穷的,富的。有知识的,没知识的。五毛的,美分的。正能量的,负能量的。全部构成人民。这些人民立政府,立国家,就是要政府来管他们管不了的事情,解决他们解决不了的困难。如果他们能解决了,那就不用麻烦政府。所以可以说,解决人民的困难,才是政府存在的唯一理由。人民报告他们的困难,官员负责任地解决,就万事大吉,天下太平。知人民疾苦,是干部的必修课。所谓的负能量,正是干部要解决的问题。及时把自己的困难报告给政府,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虚心倾听,是维护社会稳定的最好办法。

正能量的本义,是说不要把一切说成一团黑,要让人们感觉到有希望,有盼头,有解决问题的人,有解决问题的办法。是说要相信这个社会能一心一意,共同解决人民的所有问题,不能鼓励人们打家劫舍,举旗造反。是说这个社会有进步,有正义,有好人,有善良。是说发现问题、报告问题和解决问题,都有正常的渠道,都有法制的框架。是让人民有自信,愿意和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一道进步,一道攻坚克难。

正能量本来是味精,是糖精,少放一点即有意思了,就可以了。可是偏有一些干部,极端地没有自信心,极端地自卑,极端地敏感,极端地好面子,极端地脆弱,把正能量理解成只能说好,不能说不好。这类似于一碗饭,不放盐醋酱油,只大把大把放味精,或者糖精,以为好吃,却苦不堪言,结果只能喂狗。没有人吃,没有人信,然而自己却着了魔,以为得了万世不易的秘诀。

这鼓励了投机分子。他们发现,写正能量,能有糖吃。于是编造正能量,投其所好,混得好时,还可以得官坐,得钱花,得在人前风光,得以有资格教训那些暴露问题的人,痛斥他们负能量。这样的正能量,于是便好斗,谁要说他不好,来来来,老子与你大战三百回合。可是,过度的正能量,是不能讲理的。过度的正能量,道理就非常非常稀薄,甚至于没有了。于是耍赖是必然的,不讲理是必然的,不讲逻辑是必然的:他要不背离事实,不背离真理,就不可能拥有那么大堆正能量。某些正能量,就是谎言。

无数的老鼠屎,很快地坏了正能量的一锅汤。正能量成为了跟老百姓格格不入的东西。然而,某些正能量的自媒体,正暗合了无知者无畏的话,把这个小聪明,一点不改样地用在国际社会,大丢了我们国人的脸,让国际上善良的和不善良的人们,看了就十分自然地笑话我们。然后我们就觉得,这个世界上咋那么多敌人呀?他们为啥老要笑话我们呀?然后我们就觉得,不笑话我们的人才好,于是我们去巴结落后国家的一些人,找自己的精神安慰去。

四川跳江母女的死,是多么让人心痛的悲剧。报道说她有抑郁证,这很有可能。压垮一个人的因素有很多,生存压力无疑是首要的。生存压力不仅在于个人,还在于社会。坐在办公室的官员,你有没有管道,来了解小民的疾苦,来了解底层人的心酸,来了解生活的不易,来了解能力一般的普通人民,在这么严重的疫情下,是如何熬煎、盘算、费尽脑汁地苦苦挣扎呢?你有没有想过,这些也许只有在负能量的渠道,才能得到的消息,你会千方百计得到,然后去想尽一切办法解决呢?你会不会就此来制订政策,执行政策,对这些人民负责呢?

我讨厌对能量分正负。非常讨厌。如果硬要分的话,很多负能量才是正能量。有很多正能量,是让我们恶心反胃的谎言。把一切能量放在一个天平上:民心。在这个天平上秤一秤,什么样的能量是我们需要的。这样做了,人民当然会拥护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