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存的公告

Bulletin#4C8C946767390646061AFD6E717BCE65

oyWXHmMAm3B2eoqAhKTgqEDMgtL5XqZyHu #31

发布@2020-07-04 16:04:22

上一篇


当人生的大幕即将落下,如何向这个世界做最好的道别,是我们生命中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课:当独立、自理的生活不能再维持的时候,我们该怎么办?当生命的最后时刻来临,我们需要做些什么,才能让逝去的人走得安详,留下的人不觉得悔恨?


对于这些问题,大多数人都缺少清晰的观念。我们一直犹犹豫豫,不肯诚实地面对衰老和垂死的窘境,事到临头却只能把命运交给医学、技术和一群陌生人来掌控。


一,当我们逐渐衰老,甚至失去了自理的能力时,我们的生活该怎样继续?


首先,了解自己的衰老状态,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应该寻求帮助。


在美国,这是有一个系统的标准来评估的:如果你不能自行购物、做饭、清理房间、洗衣服、吃药、打电话、处理财务和独自旅行,这八大日常生活独立活动能力的丧失,说明你已经不再能安全的独立生活了。


其次,恐惧和回避只会让情况越变越糟,只有接受衰老,我们才有可能活得自然。


比如87岁的菲利克斯,给自己定了个并不奢侈的目标:那就是,在医学知识和身体局限允许的范围内,过尽可能体面的生活。

为此,他一直努力工作,让自己有足够的存款;

其次,他注意饮食,坚持锻炼,还坚持随时都动脑子;

当他退休后,他和妻子搬到了一个退休社区,很快,他就为自己找到了生活的新目标——他协助指导健康委员会改善了社区的保健服务,组建了一个退休医生杂志阅读俱乐部,他甚至还指导一名年轻的老年病学医生完成了她的第一个独立调查。



二,在生命的最后阶段,怎样才是真正的活着?


很多养老机构并不关心这个问题,因为决定老年人住在哪里的,往往并不是他们自己,而是他们的儿女。而子女也很少会想“这是妈妈想要的、喜欢的、需要的吗?”他们更多是从自己的角度想问题:“把妈妈放在这个地方,我心里舒服吗?我放心吗?”


年轻人没有意识到,对于老人来说,生命是脆弱的,这让他们的生活动机和目标与年轻人完全不同。


首先,老人们更在乎的是简单的愉悦与亲密的关系,它们让我们拥有“有温度的生活”——友情、亲情、日常的生活、食物的美味,还有阳光照在脸上的温暖


其次,老人需要为自己找到存在的意义,从而拥有“有价值的生活”。


美国两家机构的做法很值得我们借鉴。其中一家,给老人们提供动、植物让他们照料。项目实施两年后,研究人员发现这家疗养院居民需要的处方数量下降了一半,死亡率下降了15%。


另一家,给了老人们一扇可以上锁的门和一间属于自己的厨房。老人们可以养宠物、选择自己喜欢的家具,可以自行决定自己的日程、生活的基本规则。如果医生吩咐只能吃糊状的食物,而他们想吃披萨,那他们就可以吃披萨,但同时他们也要承担吃披萨所产生的后果。在这里,自由意志得到尊重。


研究报告表明,居民们并没有因为自由而牺牲了健康,他们的生活满意度提高了,身体功能和认知能力还得到了提升,而重度抑郁症发生的概率下降了。


三,在大限来临时,什么才是最好的告别,我们需要为此做哪些准备?


第一个准备:为自己选择一个可以信任的医生。


我们既想了解信息,又需要掌控和裁决权,同时我们也需要指导。所以,我们需要“解释型”的医生。解释型医生会问:“对你来说,什么最重要?你有些什么担心?”了解到答案后,他们会向你介绍红色药片和蓝色药片,并告诉你哪一种最能帮助你实现优先目标。


第二个准备:与信任的人进行临终讨论,他可以是你的医生,也可以是关键时刻为你做决定的亲友。


临终讨论的主要任务是帮助病人应对汹涌而来的焦虑,包括对死亡的焦虑,对痛苦的焦虑、对所爱的人的焦虑,对资金的焦虑。


要问的问题包括:对于前景,他们有哪些担忧?他们愿意作出哪些取舍?如果健康状况恶化,他们希望怎样利用剩下的时间?如果他们自己不能做决定,他们希望谁来做决定?


第三个准备是:医生和病人及亲属进行“断点讨论”。


与临终讨论不同,“断点讨论”指的是在治疗已经到了关键时刻,需要做出决断时才进行的讨论:是继续治疗还是转向?病人和医生以及家属讨论的只有一个问题:考虑清楚什么时候停下令人痛苦的治疗,转而去争取人们珍惜的其它事情,比如和家人在一起、或者是旅行、完成自己的心愿,再或者,吃一个巧克力冰激凌。


生命之所以有意义,是因为那是一个你用一生书写的故事,即使是到了生命的终点,即使我们受到的局限越来越大,我们也仍然希望按照自己最看重的、能够选择的方式来结束这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