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列表

Bulletin#5424910D337CABDD4457686E8FC1FF67

o83rmpiTvBATnKpd2GUS824tDvLoahtnFD #26

发布@2020-10-03 15:56:36

上一篇


两杆大烟枪(下)


两杆大烟枪(下)
晚清沧海事上卷 26
作者 | 罗马主义




如果禹生彦带领的5000穆斯林骑兵,在冲锋之前多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在灞桥之战中,独独黄鼎麾下的川军和彝军,在4万多捻军骑兵的包围下,毫发无损,全身而退?也许他们就不会这么鲁莽,选择彝军作为突破口。

张宗禹可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小阎王,捻军骑兵的战斗力,那可是清朝末年,冷兵器之王,足足甩出穆斯林骑兵好几条街。

就连成吉思汗的子孙,大名鼎鼎的铁帽子王僧格林沁,他带领的近二万原汁原味的蒙古骑兵,都被张宗禹砍了个干净。




而且在灞桥之战中,他们还曾经围歼了一万多湘军,这是连太平天国都没有做到过的事!以张宗禹这么强的战斗力,却独独放过了黄鼎麾下的川军和彝军,这中间难道没有什么玄机吗?

当然,如果禹生彦他们会思考,他们也就不会参加这场叛乱了,更不会出现在今天这个冲锋现场,所以,一切都是命数。

5000多穆斯林骑兵,在禹生彦的带领下,排成了一个正面宽200多米的密集纵队,举着刀,挺着矛,冲向了川军左翼最顶端的部分。


这里是彝军防守的地方,根据间谍们的情报,他们的武器主要是双股叉,短柄刀之类的,只有少量的人背得有弩,而且看起来射程也不远,完全不足为虑。

本来黄鼎的部下,只有几百彝族士兵,但是这群人特别幸运,在和太平天国扶王陈得才的战斗中,以及后来和张宗禹的战斗中,几乎都没有什么损失。

而且来到西北以后,他们也不觉得这里很艰苦,反而觉得比家乡大凉山还好,因为那里的条件比陕西还艰苦,而且这里有政府管吃管住,除了时不时的出去打打仗,大部分时间都在晒太阳,不用给土司干活,轻松安逸。


而且打仗对他们来说,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在大凉山的时候,隔三差五的,他们就要帮土司去参加各种大大小小的械斗,一样的惊心动魄,关键纯粹是白干,没有任何收益。

但是在这里参加战斗,不仅仅可以领饷银,而且可以抢掠一些财物,虽然银子和抢来的财物,有很大一部分会被管家收走,但是有总比没有好,所以大家都很开心。

而管家也发现这是一个生财之道,就报告给了土司,于是土司就派了更多的人来拿工资,把这当成了他的创收项目,所以陆陆续续的,黄鼎的部队里,就有了3000多人的彝兵。

现在,穆斯林骑兵把他们当成了鱼腩,准备蹂躏他们,生生的吞掉他们。

穆斯林骑兵决定把冲击的正面缩小一些,尽量靠边,离阵线中央的川军远点,尽量避开他们的洋枪火力,减少不必要的损失,集中精力,击溃这些手持冷兵器的半兽人。

就在他们冲到一半的路上,他们发现,骑兵冲击宽度上的所有彝军,都已经开始逃跑了,而且跑得飞快,川军的一字长蛇阵的最左边,开始折弯了。

所有的穆斯林都笑了,心中暗想,你们跑得再快,难道还有我们的马快吗?于是,所有的骑兵都冲向了溃退的彝兵,跟着他们就追了下去,卷起了漫天的尘土。

追着追着,这场冲锋的领导者,18寨首领之一的禹生彦,忽然发现有点不对劲,这老彝胞们不是在逃跑,而是在转弯,他们实际上是把面对着骑兵的一字长蛇阵,转了90度,变成了和骑兵平行的一字长蛇阵。

前面我们说了,他们作战的地方,是一个叫做塬的特殊地形,这种地形就好像是一座大山被削平了,四周都是悬崖,上面是一块平地。

所以,彝军假装逃跑,实际上是在转弯,穆斯林骑兵落入了一个陷阱,一侧是悬崖,一侧是彝军,他们的正前方没人了!

现在穆斯林变成了骑兵游行,相当于列队从几百米长的彝军战线前通过,让彝族士兵们检阅,“彝族首长好!”“穆斯林同志辛苦啦!”

就在这个时候,欢声雷动,掌声四起,一阵密集的鲜花彩带飞了过来,为阅兵的士兵们加油……额,不好意思,搞错了,是鹅卵石。

丢石头,这不是小孩子干的事情吗?让穆斯林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可是彝军的独门绝技。

他们扔的小石头,都是专门选过的,装在布袋子里头,需要的时候,拿出来夹在一个皮绳中间,然后用手快速的旋转,他们觉得差不多的时候,会突然松开皮绳的一端,然后小石头就准确的飞了出去。

他们扔的不仅远,而且准头好,说打鼻子不打眼,个个都是没羽箭张清。一时间仙女散花,穆斯林们被打得鼻青脸肿,好多人都被打下了马,急需前往医院整形,剩下的人则是吓的抱头鼠窜,谁也没有想到,还有这种玩法。

而且跑着跑着,他们又发现,前面的通道越来越窄,想勒住马,免得冲下了崖,但是由于马蹄溅起的尘土太大,后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依然拼命的往前冲,结果几百号人和马,被挤下了悬崖。

看着大部分骑兵都挤进了窄小的通道,动弹不得,彝军挥舞起了钢叉,一边乱戳,一边把穆斯林们往崖下逼。

现在穆斯林们把侧面全都暴露给了彝兵,一下子变得毫无还手之力,不是被连人带马的挤下悬崖,就是被钢叉捅了个对穿对过。

这5000骑兵的指挥者禹生彦,也是一不留神,身上被钢叉一戳,扎出了四个洞,开始向外咕咕的冒血,而他只有两个手,所以怎么也堵不过来,最终血尽人亡。

他死的时候,应该想起了他听过的一个传说,只可惜,他现在才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据说张宗禹在灞桥围住湘军那天,看见黄鼎的部队外围,彝军排成了一个锥子阵,手舞钢叉,步伐整齐,移动迅速,不声不响的向包围圈冲了过来。

久经战阵的张宗禹一看,顿时感觉到寒意阵阵,杀气冲天。他立刻判定,这帮人不好对付,没有必要硬拼。于是令旗一挥,让出了一条缺口,由着彝军冲了出去。

可是旁边的穆斯林向导大惑不解,问为什么不杀了这帮人?张宗禹只是哈哈一笑,说道:“你看这腊月寒冬,冰天雪地的,这些人居然赤足而行,又不是汉人,想来也是生活不易,被逼而来,所以我不忍心杀他们。”

没想到这话,把穆斯林们忽悠了,现在让他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也让后世的好多历史学家们,特别是左派的研究者们,感动的泪流满面,一致认为,这是张宗禹有革命觉悟,懂得民族团结的明证!事实证明,捻军就是一股革命力量!

不好意思,又扯远了。现在左线的局势,出现了一个大逆转,变成了彝军拿着钢叉,劝着穆斯林们跳崖:“你看,多么蓝的天哪,走过去你就会融化在蓝天里,朝仓不是跳下去了吗,唐塔也跳下去了,现在你也跳下去,跳呀,快跳啊!”
……

几天前,千里之外的北京城,西太后问曾国藩,让他谈谈对左宗棠的看法,曾国藩想了想,微微一笑,他是这样对西太后说的。

“刘松山这个人就是一个活雷锋,他是一个焦裕禄式的好干部,这点你也是知道的。”

西太后一听,点了点头,确实如此。西北这么苦,他这个级别的干部,除了刘松山以外,再也没有人主动报名去了,论道德品质,人人都要对他翘一个大拇指。

“刘松山在我麾下的时候,非常注意洁身自好。”曾国藩接着又说道:“其他人也许会碍于面子,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交往,刘松山若遇到了品行不端之人,即使是比他官品更高的,也会拂袖而去,绝不接触。”

“所以,能和刘松山相处的人,是怎么样的人,应该可以猜得到的。”
……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绝对的不错。所以刘松山愿意跟着左宗棠,那左宗棠就一定是个正确的人。

因此黄鼎既然是左宗棠的好友派来的人,那他一定就不会差到哪儿去,而雷正绾,既然被左宗棠留了下来,那也一定有值得留下来的道理。

西安城里,左宗棠想了一夜,最后下定决心,把已经写好的发给刘典的调令,放在烛火上烧掉。他觉得雷正绾和黄鼎不会失败,他不能派刘典去支援。

如果他派刘典去支援,对方肯定会逃跑,这样对方就会化整为零,和他打游击,要消灭对方就难上加难。

现在不如将计就计,让对方去围雷正绾和黄鼎,打一场消耗战,彻底消耗掉陕西穆斯林的主力,他相信雷黄二人肯定应付得了这件事,他对他们两个有信心!

那么,他的这个想法正确吗?
……

寒风里,看着对面一眼都望不到头的小白帽,川军的士兵们牙齿都在打颤,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的。

黄鼎听到了这骨头咔咔咔的撞击声,在他的军中响成了一片,快成了交响乐,于是立刻下了马,招呼士兵:“大家把烟都烧起,烧起,听我给你们摆一下!”

于是所有的士兵都拿出了烟杆,手抖脚抖的装上了烟丝,点燃了火,吞云吐雾之后,刚才那阵儿打击乐的声音,才稍微小了一点点。

“对面的穆斯林是我们的三倍,我们要一个弄他们三个,你们虚不虚火?”黄鼎笑着问大家,有些士兵说有点虚火,有些士兵说不虚火,还有些人不开腔。

“虽然我们是一打三,但是如果一枪一个,只要三枪就可以把他们全部洗白,这个帐大家都是算得清楚的。

关键是他们脑子有病,你们说这帮穆斯林,放着马不骑,偏偏要下来走路,和我们比枪法,你们说,他们是不是一群瓜娃子?”

所有的士兵都赞同的笑了,一起说道:“对头!”

“所以一点儿都不用虚火,这群龟儿子,我们随便弄他们。”黄鼎接着又说:“记到,过会儿装火药的时候,千万不要撒了,不然枪打起就没得力了。子弹要捅到底,千万不要忘了塞纸,不然子弹就滑出来了,这下就搞个串串了,晓得不?!”

“晓得!”士兵们齐声回答。

“枪拿起来莫要乱抠,要瞄准了才放,子弹是拿来打人的,不是拿来听声响的,记到没有?”

“记到了!”士兵们又齐声应和道。

这个时候,对面的穆斯林们正在向麦加方向磕拜,阿訇们开始诵经,声音洪亮,阴阳顿挫,宛如一首歌声。

黄鼎听了一会儿,回过头来对士兵们说:“狗日的嗓门好大,隔得这么远,都听得清清楚楚,等会儿把他捉到,弄到川江上去喊号子,肯定要些人来比噢!”

士兵们全都哈哈大笑,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气氛一下就活跃起来了。

……

在雷正绾的对面,穆斯林们把大炮刚推入了阵地,就对着雷正绾的方阵,进行了一次齐射。

炮弹嗖嗖的飞了过来,有些打在阵地前,有些从头顶上飞了过去,还有几颗打中了阵地,造成了一些伤亡。

不过看到这架势,雷正绾却反而放下了心,他摘下帽子,擦掉了额头上的冷汗,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他知道,今天的炮战他肯定会赢,因为对方只是会放炮而已。

这样的敌人和他可不在一个境界上,他马上就可以吊打他,让他们知道一下,那个时代最先进的炮兵战术是什么样的,他要给他们上一堂炮术教学课。

他对着自己的炮队做了一个手势,于是一门炮开始发炮,这一炮是测距用的,而且一定要打短,不能打长。因为打长了看不见弹着点,下一门炮就无法修正。

这一炮射出去以后,果然落在了敌阵前,雷正绾用望远镜一看,测算了一下距离,又给了炮队一个手势。

于是下一门炮开炮,这一炮就打得离对方很近了。雷正绾观察了以后,说了一组数字,剩下的炮兵,按他说的调好炮。

他一挥手,炮兵开始依次放炮,而不是像穆斯林那样,没有规律的,大家想放就放,这样的目的,是方便每门炮观察自己的弹着点,进行校准。

这一轮射击过去以后,立刻摧毁了穆斯林的好几门炮,打中了一个弹药堆,炸得穆斯林的炮兵阵地人仰马翻,就算是打歪了的炮弹,也偏的不远。

每一炮射出去以后,雷正绾手下的其他几个军官,也拿着单筒望远镜,观察弹着点,然后指挥炮兵加减装药量,改变了俯仰角。

结果对射了十几轮,用了不到半个小时,雷正绾就把对方的炮兵彻底打熄火了。所以,这洋枪洋炮,绝不是有就可以,会放就行,其中的窍门,只有内行才知道,而雷正绾就是这个内行,所以左宗棠才要留下他。

不过这些都是些小便宜而已,离战争分出胜负,还早得很,穆斯林的主力,还没有开始进攻。

冲击川军的左翼失败以后,穆斯林们付出了2000多名骑兵的代价,学会了张宗禹只看了一眼就明白的道理,别打彝兵的主意,这帮人不好惹。

而且他们还学会了一条,在塬上作战时,和平原作战有着本质的不同,随时要记着,两边儿都是悬崖,骑兵千万不要玩侧翼进攻,否则就变成了跳崖比赛。

虽然受了这些挫折,但是他们毕竟还有四五万人,这点儿痛无伤大雅,陕西穆斯林的首领们又聚在一起商量了一阵,重新调整了战术。

他们要把排在中央,准备攻击川军的洋枪兵,抽出一部分,向左横移,去攻击冷兵器的彝兵,另一部分则继续牵制川军。

这一招很狠,彝军虽然很猛,但是初战胜利,很大程度上,是他们正确运用了地形的结果。

虽然他们的冷兵器作战能力很强,小石头扔得又准,但是他们也不是神,在洋枪面前,一样也是血肉之躯。

所以他们要么后退,要么川军移动过来支援他们,可是无论做什么,都会造成队形混乱,这样两万多穆斯林骑兵一冲,基本上就可以奠定胜局了。

可惜的是,等他们想明白的时候,雷正绾早就想明白了,而且已经开始行动了,比穆斯林们更快,更及时。

虽然在甘肃混了很久,但都是小打小闹,在塬这个特殊的地形上,打这个级别的会战,他也是第一次,但是问题是,打会战,他可不是第一次了,当年和陈玉成交手的时候,规模可比这个大得多了,他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

现在他已经明白了,在塬上,骑兵是不能包抄两翼的,那干嘛还需要方阵呢?而且既然没有侧翼的忧虑,我就可以主动进攻啊!

于是他立刻改变了阵型,派出一列纵队,贴着悬崖前进,另外一部分排成横列向前平推,这样他的阵型就变成了一个L型,他面前的敌人,都要面临前方和侧方交叉火力的射击。

黄鼎也不是等闲之辈,他参加过当年湘军和扶王陈得才在汉中的大会战,而且也击败过陕西境内的李蓝起义军,更熬过了张宗禹对湘军的大屠杀,所以,雷正绾一变阵,他立刻心领神会,予以配合。

清军突然主动出击,全线压了过来,大大出乎穆斯林军的意料,而且现在雷正绾的炮兵也腾出了手,开始全力轰击穆斯林军马队的集结地,这时穆斯林们最大的问题暴露出来了,前线没有一个最高指挥官。

白彦虎,崔伟,陈林等等陕西穆斯林的叛军首领,都听教主的,但是互相之间没有一个隶属关系。如果清军呆在原地,等着他们打,他们可以慢慢商量。可是清军突然发起了进攻,他们就乱了。

在炮火的轰击下,有一部分马队向后退了,另一部分马队冲向了雷正绾,立刻被湘军的交叉火力打得落花流水,也开始乱窜。

而穆斯林的洋枪队刚刚分了兵,一部分向左开始移动,没想到川军就主动压了上来,和留下来的穆斯林洋枪队开始了对射。

这川军虽然看起来个子矮小,不堪一击的样子,但是实际上他们都是久经战阵,打过扶王陈得才的太平军和李蓝起义军的。




虽然大家都用的是同一种枪,但川军的枪法和装弹速度,远远不是才练了几天的穆斯林洋枪队可以比的,所以每一次对射以后,川军只倒下了几个人,而穆斯林的洋枪队则是倒下了一大片。

向左移动的穆斯林洋枪队还没走远,看见中央战线支持不住了,也没了主意,一部分继续向左走,一部分又跑回去增援,顿时乱成了一团。

而彝军这个时候也突然发力,左侧的阵线开始向前冲,他们的正前方,就是刚才死里逃生的禹生彦的骑兵余部,现在已经是惊弓之鸟,看见彝军冲了过来,掉头就跑。

他们这一跑不打紧,后面的骑兵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儿,也掉过头来跟着跑,而右侧的骑兵这个时候也被雷正绾打垮,退向了左侧,也被裹挟着一起逃跑,顿时全军崩溃。

穆斯林的洋枪队,本来就快扛不住了,回头一看后面都在跑,于是也慌了神,丢下枪就开始跑,川军立刻全线冲锋。

于是战场上诡异的一幕出现了,步兵追着骑兵跑,小矮矮撵着大汉打。

什么是风声鹤唳?什么是草木皆兵?穆斯林马上就体会了这两个成语的精确含义。他们很快就发现,不论他们怎么跑。只要刚一坐下来喘口气,彝兵就出现在他们不远之处,让他们没法休息,只好站起身来,又继续跑。

而后面的川军和湘军,现在也只有一个愿望,追上彝兵,好叫他们停下来,让大家歇口气,可是他们怎么样也追不上彝兵,所以也只有跟着跑。

于是这一下,整个甘肃都跑起了马拉松,而且是没日没夜的跑,不是一天两天,是连续十多天如此,所有的陕西穆斯林都崩溃了,他们现在只有一个愿望,以最快的速度逃往金积堡。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愿望,好多人也实现不了,白彦虎就是其中一个悲催的家伙,由于他先跑回董志塬去接家眷,就这么稍一耽误,结果忽然发现,彝军不知怎么的,居然跑到他前面去了,而且把去金积堡的路给堵住了,后面的雷黄两军马上就要追上来了,于是他急中生智,从两军的缝隙中找了一个空子,转身跑向了河池地区。

就这么马不停蹄的连追了十多天,最后黄鼎和雷正绾,终于在快到灵州的路上,追上了彝军,他们每个人现在都有几大包的战利品,实在是背不动了,所以都躺在路边吞云吐雾。

……

就在西太后仍在品味曾国藩那番话的深意的时候,太监来报,西北大捷,左军收复了大半个甘肃,董志塬,庆阳,镇原堡,固原,环县等等,全部在十多天内被光复,击毙穆斯林极端分子三万余人,大小首领上百人,缴获骡马两万余头,军械无数……

京城内顿时欢声雷动,左宗棠的角色,忽然从人人唾骂的大奸臣,变成了人人称颂的大英雄,一天之间,就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这两只大烟枪,最被人瞧不起的雷黄二军,居然只用了十多天的时间,就把五年多来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就这么搞定了。

所以,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别以为抽烟的人都是那种:“鼻泷口水,冒充老鬼,牙齿焦黄,装作内行”。在识货的人眼里,他俩就是有真本事的人,可以信赖的人!而左宗棠,就是那个识货的人。

望着一茬又一茬逃入金积堡的陕西穆斯林,教主感到有点心惊肉跳,他知道,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了。

这个时候,他的儿子马耀邦给他出了一个主意:“不如我们把陕西穆斯林组织起来,越过蒙古,直接进入华北,出现在北京城下,这样在军事上虽然意义不大,但是在政治上可以狠狠的打击一下左宗棠,你看如何?”

教主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道:“不用,还没有到那个地步,我还有一计,必能奏效!”

然后他咬了咬牙,恶狠狠的说道:“左宗棠,别得意的太早,咱俩走着瞧!”

那么这个大奸大恶的家伙,又想出了什么更可怕的诡计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如果觉得本文可读,请分享到朋友圈,谢谢大家。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