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列表

Bulletin#5AF66A611BDC504186FBA03551B393EA

o83rmpiTvBATnKpd2GUS824tDvLoahtnFD #33

发布@2020-10-31 11:44:44

上一篇


末路狂凶
晚清沧海事上卷 33
作者 | 罗马主义



金积堡之战,堪称是中国近代战争史上,斗智斗勇的典范,可惜却几乎不为人所知,实在是让人惋惜不已。



一开始左宗棠打了一整套迷踪拳,露出无数的破绽,引诱教主不停的四处募集军队,企图一举打垮左宗棠。



结果教主却被左宗棠带到了沟里去,因为清军根本就没打算在战场上和教主决胜负,而是要借机耗空他的粮食,让他尝尝,什么叫做坐吃山空!



而教主也不愧是一代大奸大恶之徒,明知中计,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将计就计,一度重创了诱敌的雷正绾和黄鼎,把他两个人逼出了峡口,团团围住,又设计暗算了刘松山,打算趁乱全歼湘军。



结果搞得不明真相的朝廷,把左宗堂连降三级,还罢了雷正绾的官,给他一个停职留用的处分,如果不是刘锦棠的横空出世,雷正绾和黄鼎的坚韧不已,今天的四川和陕西,可能就是中国的边疆了,至于左宗棠,也就不会被梁启超称为,五百年来第一伟人了。



所以在战后论功的时候,左宗棠向朝廷首推的就是刘锦棠,其次是黄鼎,然后就是雷正绾,他们三个人的丰功伟绩,完全有资格写入中学历史课本。



那么教主是不是就此完蛋了呢?高手过招,哪有这么简单!如果你以为,使出了六脉神剑和火焰刀,就已经是高手过招的顶点了,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天底下还有更厉害的易筋经和乾坤大挪移。



教主既然是这场惊天大叛乱的幕后黑手,那他可就不仅仅是凶神恶煞,穷凶极恶,无恶不作,而是彻彻底底的恶贯满盈,是真正的天下恶人之首。



所以他在经过短暂的慌乱和崩溃以后,很快又缓了过来,决心要顽抗到底,那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



一个就是他的老套路,葵花宝典,玩阴的,要想成功,必先自宫。从背后捅左宗棠的刀子。那他是怎么做的呢?



一是又玩起了假投降,试图让朝廷知道,他从来都是好人一枚,所有的责任,全部都在男方。



二是打起了悲情牌,试图挑起舆论战,把左宗棠描述成一个残忍无比的大恶人,那他是怎么做的呢?



很简单,你左宗棠不是够狠吗?你要烧我的粮食断我的炊吗?好,那咱们就干脆把它变成一个公众事件,让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一起来评评理,看看舆论会不会放过你。



于是西北的官员,又开始有人给朝廷上奏,说教主一直就想投降朝廷,从来没有反叛之心,之所以和政府打的难解难分,那全是被左宗棠逼的,为什么呢?



原因很简单,左宗棠派军烧人家的庄稼,不给人家留活路,你说这是人干的事吗?你说人家不反能行吗?







那么这些奏书到了朝廷以后,会是什么反应呢?很简单,一片哗然!



好多以圣母婊自居的大臣们,都觉得左宗棠这事做的不地道,也不管前线的实际情况,纷纷站在道德的高地上谴责左宗棠,说朝廷以仁义治天下,你怎么能这么作?



权且不说左宗棠你是不是沽名钓誉,逼良为娼,就算教主是十恶不赦之徒,那要打要杀,你冲着他去呀,你这烧老百姓的粮食算是什么事?根本是为官不仁。



他们觉得,如果教主算是一个大恶人,那么左宗棠简直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官,他造成的危害,比教主还要大十倍百倍。



于是很多人又开始建言,还是赶紧把左宗棠这个家伙换了算了。



你可千万不要小看这舆论的压力,这汹涌而来的口水,压的慈禧太后都差点扛不住了,大臣们纷纷要求派人去调查这事,无论如何也要让对方先春耕,同时如果对方确实愿意投降,那就应该立刻接受,为什么呢?仁者无敌吗!



所以舆论大部分都是盲目的,自古至今都是如此。



左宗棠再次被逼到了墙角,在三月初七给朝廷的奏折里,他不得不对这个问题作出回应,一方面他强调,打仗烧对方的粮草,这是自古以来就有的做法,没有什么可指责的,清军做的对。



另一方面,他也不得不承认,这种事只能是在对外国作战的时候,才能这么做,在本国作战的时候,是不可以的。然后他又强调,说我烧对方的庄稼,谁看见了?有证据吗?反正我没干过。



然后他又说,现在叛军之所以濒临崩溃,就是因为缺粮的缘故,教主说投降,纯粹是缓兵之计,我们即将大功告成,没有必要再派人来调查处理这事……



唉!这大概是左宗棠逻辑最混乱的一篇奏章了,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得出,左宗棠有多难。



在真实的世界里,和穷凶极恶之徒讲仁义道德,那简直就是与虎谋皮,找死的节奏。可是这和朝廷里的那些圣母婊,又怎么扯得清楚呢?



不过左宗棠最终还是做出了让步,让刘锦棠暂停进攻,没有干扰金积堡的春耕,一方面是为了平息这场口水战,另一方面,春耕毕竟不是夏收,金积堡的粮荒并没有被缓解,将来这长出来的粮食,他教主也未必能收得到。



但这事让教主又看到了希望,他决定死扛到底了,那么他能得逞吗?



左宗棠也决定,再不能给教主一点点机会了,面对这样的敌人,你只要稍有一个疏忽,肯定就是满盘皆输,后果不堪设想。



简短的休整以后,清军兵分两路,再次发动了对金积堡的进攻。这一次,左宗棠可是要霸王硬上弓,直接干教主。他准备一举扫清外围的堡垒,直接围困金积堡,是什么让左宗棠又有了这样的底气呢?



那就是克虏伯野战炮的到来,这种在德法战争中大放光彩的线膛后膛炮,被从上海运到了西北前线,一部分装备了刘锦棠部,一部分装备了徐文秀部,它们被左宗棠寄予厚望,能不能轰垮金积堡外围的要塞,就全靠它们了。






于是黄鼎、雷正绾和徐文秀,从中路沿着峡口展开进攻,刘锦棠和金运昌,率军沿北路重回金积堡中心地带。



但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教主在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他和俄国人接上了线,在这段时间里,通过蒙古走私了大量的俄制伯丹单发后膛步枪,少量俄制野战炮,火力也有了质的飞跃,他也要做拼死的搏斗,熬垮左宗棠。



战斗再次大规模的爆发,为了应对粮食危机,教主干脆把大部分的人全都派了出去,让他们化整为零,在甘肃宁夏全境展开进攻,到左宗棠的后方去解决吃饭问题。



这招非常狠,教主确实是个厉害的角色,本来按照正常人的想法,左宗棠大军来攻,应该防守的人越多越好,可是教主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多少粮食了,人越多崩溃的越快,干脆来招恶人断腕!



更何况大西北地广人稀,清军那点人根本就拦不住他们,这样左宗棠就必须从前线调出部队,到后方去剿匪,就能为教主赢得时间,只要再过几个月,麦子就又熟了,他就又有机会了。



那么这个战术有效吗?还真是给左宗棠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不仅仅是拖慢了他进攻的速度,更重要的是引来了政治上的非难,面对漫天遍野的告急文书,朝廷始终对左宗棠的各种说法,表示极大的怀疑,在北京城里,到处都流传着他已经全面战败的谣言,让换掉他的呼声越来越高。



既要对付狡猾的敌人,又要应付朝廷的责难,这要是常人,早就乱了方寸,即使不直接崩溃,很可能也重度抑郁了。



可惜的是,教主面对的是左宗棠,他不是常人,他很快就理清了,如何对付这些乱窜的极端分子。还是粮食,控制住关键的有粮地区,极端分子们再疯狂,他们也不可能靠吃土度日。



教主的伎俩再次被挫败,不过他也不在乎,因为他也需要减少这些吃饭的嘴,只有让这些人去送死,剩下的人才能撑得下去,这本来就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



仅仅只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后方敌人就被肃清了,决战的时候终于来到了,但是仗依然不好打。因为剩下的极端分子们,都是被教主彻底洗了脑的人,早已六亲不认,全都疯狂到了极点。



面对清军的进攻,这些人坚决血战到底,一旦堡寨被攻破,或者被清军包围的时候,他们绝不投降,反而是杀光所有的家眷,然后剩下的人,就会集体发动自杀式冲锋。







大家想一想,什么人后来也干过这种事?就是那些万恶的日本军国主义分子。所以这仗打的有多艰难,大家可想而知。在西北的每一仗,几乎都是硫磺岛战役的翻版。



攻打金积堡的战役,更准确的比喻,有点像攻克柏林的战役,那边是一个街道一个街道的争夺,这边是一个堡寨一个堡寨的激战,从各个方向攻入金积堡,都需要穿越几十个堡寨,没有捷径可走。



面对如此疯狂的敌人,战斗异常的漫长和残酷,虽然清军有了克虏伯火炮,能够轰垮对方的寨墙,摧毁寨内的房屋,可是接下来进入巷战,还是需要士兵挨家挨户的搜索,而大量的极端分子,时不时的就会成群结队,从断痕残瓦中冲了出来,肉搏战几乎就是家常便饭。



不仅仅如此,极端分子几乎夜夜都会从城墙上爬下来,对清军的阵地发动反突袭,而且他们现在也装备了大量的洋枪,很多枪手也会埋伏在沟壑草丛里,从两三百米外,对清军进行冷枪狙击,专打清军的军官,让清军损失惨重。



这种战术,已经很接近现代战争了,双方都为了适应这种战争的变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湘军总兵简敬临,在行军过程中,就因为骑在马上过于显眼,被隔着湖面的极端分子狙击手,连续击中两枪,当场毙命。这仅仅在一年前,几乎还是天方夜谭般的事情。



时间很快就进入了六月,双方又开始为了争夺小麦收割,展开了激烈的战斗,由于清军的粮食供应也很困难,所以这一次没有人放火烧粮食了,双方都拼命的抢割庄稼,阻止对方收割庄稼,最后刘锦棠率领的湘军占了上风,金积堡的夏小麦,几乎全都落入了他的囊中。



左宗棠给朝廷上的奏章越来越长,这是因为战斗越来越零碎,越来越密集,在越来越多的杀敌数字背后,清军的阵亡名单也越来越长。



教主的日子很难过,左宗棠的位子也摇摇欲坠,双方都在咬紧牙关……



最后一场大规模的战役,在古灵州城下爆发,雷正绾、黄鼎和徐文秀率领的中路军,迎战上万名装备精良的叛军,这一仗打的异常激烈,对方的骑兵反复突击,步兵冒死冲锋,在洋枪和火炮的掩护下,几次冲入了清军阵地,展开了异常激烈的白刃战,就连主将雷正绾都亲自挥刀上阵,黄鼎手下的营官,也有多人被对方的洋枪击中。



最后全靠徐文秀部,利用克虏伯大炮猛烈开火,最终打垮了敌军。叛军终于全军覆没,只有十余名骑兵逃走,在付出了重大的伤亡之后,清军的中路军,终于成功的攻到了金积堡城下,和刘锦棠会师了。



金积堡终于被合围了,西北大地,此时已经是秋风瑟瑟了,春季种下的粮食,教主一颗也没有收到,又全被清军抢走了,金积堡已经彻底没有任何机会了,那么教主愿意放下屠刀了吗?



不,他还心存幻想,他一方面继续耍着诈降的花招,一方面在等着天边的奇迹,那么他在等待什么奇迹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谈一谈,教主策划的这场穆斯林极端势力大叛乱,对中国究竟产生了什么样的深远影响?



我们知道,在鸦片战争以后,中国爆发了两场规模巨大的内战,一场是太平天国运动,而另一场就是西北穆斯林极端势力大叛乱。



太平天国运动让中国损失了接近1亿人口,而西北穆斯林极端势力大叛乱,则导致了三千万人被屠杀。



虽然两场战争都异常的血腥,都是中国近代史上的一场大悲剧,但是两场战争对中国带来的影响,却是截然不同的。



如果我们抛开那些让人刻骨铭心的数字,单讲这两场战争给中国后来带来的影响,我们不得不承认,太平天国运动在一定程度上重塑了中国,给中国带来了机遇,是有一定的进步意义的。



而西北穆斯林大叛乱,则是一场纯粹的分裂运动,毫无意义的内耗,它拖垮了大清王朝,让中华民族陷入了近百年的痛苦和屈辱的深渊,为什么我们会做出这样的结论呢?



一切还是要从第一次鸦片战争说起,客观的讲,对当时的清朝人来说,这不过是一场加强版的倭寇骚扰而已,它不足以惊醒,依然在沉睡中的中国人,让他们还在做着天朝上国的迷梦。



但是随后爆发的太平天国运动,让大清王朝的腐朽和没落暴露无遗,随后爆发的第二次鸦片战争,更是震撼了中国的精英阶级,让他们深刻的意识到,这个世界已经彻底的不一样了。



所以从一八六零年开始,以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和恭亲王为代表的开明派,已经意识到了,因循守旧就是死路一条,必须要有选择的向洋人学习。







而最先进入中国的,就是洋枪和洋炮,还有洋人雇佣军。已经走投无路的大清王朝,靠开外挂打败了太平天国,死里逃生,这让他们更加坚定了,向洋人学习的决心。



假如1862年没有爆发穆斯林大叛乱,以及1864年的新疆没有沦陷,1863年左右,江南就开始了重建,到了1866年以后,中国就会全面的进入和平时期。



那么大清会走上哪一条路呢?很明显,中国肯定会比日本,先完成现代化改革,为什么我们会这么说呢?



原因很简单,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中国的改革势力空前强大,当时的慈禧年富力强,一心要为她的亲生儿子,打造一个太平盛世,非常的开明务实,恭亲王,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洋务派四巨头全都大权在握,几乎所有的各省都抚大员,不是湘系就是淮系,他们都有强烈的改革意愿。



再加上刚刚经历了内战,朝廷的危机意识也非常的强,而且以书呆子为主的保守派,当时都是靠边站的,所以政治气氛对改革非常有利。



而且当时保守派最关心的问题,是削藩的成功与否,也就是曾李左等人,愿不愿意放下手中的兵权,去换取政治地位的问题。在当时只要不拥兵自重,搞不搞改革,根本就没人关心。



因此你看这个时期,恭亲王搞同文馆,翻译外国人的书籍,找外国人当大使,曾国藩派容闳去美国购买机器,建立安庆制造局,左宗棠搞福建船政学堂,搞马尾造船厂,李鸿章搞江南制造局,还有洋务派一起搞的海军舰队,也就是后来上当受骗的阿斯本舰队,几乎都没有遇到多大的阻力,因为当时主要的政治矛盾不在这里。



所以这和日本西南战争结束以后的局面很类似,改革派可以大展拳脚。而且当时中国的国际机遇非常好,首先是当时的各国都在搞金本位制,再加上轰轰烈烈的美国淘金运动,让白银的价格一再下跌,让以白银结算的中国产品,出口急剧增加。



再加上英国当时还没有完全搞定印度,在中亚又和沙俄争的你死我活,法国和普鲁士之间矛盾重重,还无心顾及越南,日本也没有能力在朝鲜搞事,而美国对中国又非常友好,所以是千载难逢的发展良机。



因此中国如果没有马化龙,没有穆斯林极端势力,即便有捻军闹一闹,那也不足为虑,中国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那么左宗棠就不会去西北,他在福建搞得恐怕就不止一家船厂,一个船政学堂,毕竟这只花了他一年的时间,如果他有更多的时间的话,他又会建立多少企业,多少现代学校呢?



那可是1866年呀,离改变中国命运的甲午战争,还有将近30年。



你要知道,即使在西北繁忙的战事中,他还抽空建立了兰州兵工厂,兰州毛呢厂,到处推广用蒸汽机打井,如果他能专心致志地做这些事,他会做得有多好?



而李鸿章提出建设现代海军的计划,也是早在1868年左右,但是真正的北洋水师,一直被拖到了1888年才完成,整整耽误了二十年,更别提他的其它规划了,包括江南造船厂的扩建和轮船公司的成立等等。



而曾国藩的人才培养计划,也早在1868年就提出了,这个时候离他去世还有4年的时间,再加上当时的中美关系极好,被派出去的恐怕就不止100来人了,这会产生多大的影响?!



还有刘铭传的修铁路计划,张树声的政治改革提议等等……,太多太多的不一样了,如果没有爆发穆斯林大叛乱的话,我估计今天的朝鲜韩国和越南,依然在使用中文,中国早在百年前,就崛起成为世界的强国了。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马化龙策划的这一场穆斯林大叛乱,变得烟消云散。



这不仅仅是因为所有的钱,都被花在了西北战场,让改革派的所有梦想,都化成了一场泡影,更重要的是,一代人的生命也因此被耗去,国际局势也从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中国再也没有机会了。



为了平定穆斯林叛乱,中国又多打了十多年的仗,天文数字般的战争开支,压的大清的财政,一直就没有喘过气来,甚至要靠向外国人借款,才能勉强度日。



在这种情况下,什么造舰队,修工厂,派人出国留学……全都成了水中花,镜中月,即使能勉强实施的,在捉襟见肘的财政之下,自然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而且我们还要知道一个严重后果,为了解决西北问题耗费的天量资金中,有大量的外国借款,这些钱用了很长的时间才还清,因此清朝政府的财政状况,一直就没有彻底好转过,间接影响到了后来的甲午战争。



而且因为多打了十年的仗,熬死了曾国藩,也熬死了慈禧的儿子,前者让大清丧失了理想,失去了旗帜;后者让慈禧变了一个人,从一个一心要为儿子,打造一个大好江山的能干妈妈,变成了一个天天为了权力,算计来算计去的阴险女人。



同样因为多打了十多年的仗,恭亲王也失势了,左宗棠也垂垂老矣,不久于人世。李鸿章变成了一个老油条,从内战中走出来的那一派实干家,早已经凋零枯萎,朝廷上换成了以翁同龢为首的保守派,嘴炮党。



接下来国际风云形势剧变,法国人从普法战争中缓过了气,开始入侵越南,接下来又和中国人打了一仗,英国人为了遏制俄国,选择了扶持日本人,作为它在远东的代理人,而美国也开始搞起了排华法案,大清从此再也没有机会了。



所以中国近代历史的走向,因为马化龙的出现,因为穆斯林极端势力的登场,失去了至关重要的十年,从此彻底走向深渊,走向了万劫不复,走向了百年艰难。



而反观日本,他们是非常的幸运,由于没有一个游离在大和民族主流价值观之外的宗教,少了一大堆极端分子,所以日本人打完了内战以后,就开始了长期的和平,虽然仅仅只是比中国多了十年,但这是决定性的十年。



因此宗教问题是一个大问题,中国随后的百年苦难,四分五裂,极端宗教势力,是难咎其责的。即使是在今天,它依然在拖中国的后腿,在中国的边疆制造不稳定,西方世界能天天拿着新疆说事,难道不就是一个明证吗?



因此我们还能允许一个宗教,继续凌驾在宪法之上,政府之上,人民之上,甚至中华文明之上,享受不被检视的特权吗?一个不准批评,不准讨论,只准歌功颂德的宗教,不正是极端思想最好的庇护所吗?



任何一个宗教,一旦进入中国,它就不能拒绝融入中华文明,更不能拒绝剔除其中的极端主义思想的糟粕,历史的教训,就血淋淋的摆在那里,难道我们还能继续姑息养奸吗?



所以任何宗教都不能享受特权,不论是它的教义还是既往的历史,都应该大白于天下,接受每一个中国人的检视,这正是我写作本书的目的。



那些依然抱着老观念,阻碍本书出版的单位,请你们认真的反思一下,是不是应该为了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展现出一点勇气?



扯远了,书归正传,金积堡被围困之后,教主却迟迟不愿真正的投降,于是清军沿着金积堡修了几条壕沟,把它死死的围住。



但是金积堡的城墙又厚又高,而且是夯土制成,克虏伯大炮虽然威力强大,但是七十五毫米的口径,却无法将它轰塌,于是清军修建起炮台,开始日夜不停的轰击城内,每个月都发射了700多发炮弹,这在当时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城内几乎所有的房屋都被轰垮,就连教主也被弹片划伤了耳朵,但是他死扛着还是不投降,那他到底这是在等什么呢?



一是在等着左宗棠被撤换,二是在等着英国出兵,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云南的极端势力首领杜文秀,在这个时候也陷入了绝境,伪苏丹国的首都大理,也被清军重重围困,在此之前,他的义子刘道衡,眼看着云南和西北的战局江河日下,于是异想天开的构思了一个惊人的计划,这就是著名的《上杜公书》。



这是一个什么计划呢?根据著名的历史学家,白寿彝先生收集到的一份资料里的描述,为了挽回最后的失败,极端宗教分子们决定卖国求荣。



这份文件的内容大意是,西北的穆斯林叛乱首领和我达成了一致意见,建议杜文秀仿效吴三桂,请英法出兵,瓜分中国,全国各地的穆斯林叛军,将予以配合。



一旦英法联军登陆,西北叛乱穆斯林,将兵分两路,一路越过蒙古,直接进攻北京,另外一路占领陕西,出潼关,进入中原,然后潜伏在山东,河南,北京和其他地方的穆斯林,作为内应,一起发动叛乱……



好险恶的用心!其实今天的很多宗教极端分子,依然在干着同样的事情。



考虑到当时的交通条件,这次密谋活动,应该发生在金积堡之战前,董志塬之战后。为什么非要杜文秀出面呢?那是因为,当时英国在云南大理伊斯兰国,设立了政治和经济联络处。



根据法国人安邺在《印度支那探险记》这本书里记载,大理国弥漫着浓浓的原教旨主义气味,英国人在这里设立了政治和经济联络处,一些新出的欧洲地图,已经把云南单独印成了一个国家。



杜文秀同意了刘道衡的建议,于是和英国人沟通,得到了英国驻缅甸政府的积极回应,随后杜文秀派出了包括刘道衡在内的访英卖国使团。



英国政府接待了使团,他们安排使团通过了缅甸,一路护送到印度的加尔各答,然后在这里坐船前往英国伦敦,向女皇和她的政府介绍这个计划,争取他们对这个计划的支持。



但是英国人在反复衡量了以后,认为和清朝政府交好,获得的利益更大,所以他们拒绝了公开支持穆斯林叛乱。



而且教主也撑不到那一天了,他中了左宗棠的计,消耗完了粮食,而在西北打仗,粮食就是一切,所以,在被围困了接近半年之后,黍桔,草根,杂牛皮和死尸都吃完了,他彻底熬不下去了,于是就只能投降了。



1870年11月16日,这个挑起了中国近代史上,最血腥的一场极端势力叛乱的罪魁祸首,新教首领马化龙,终于跪在了刘锦棠面前,这一次,他总算是无条件的投降了,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如果觉得本文可读,请分享到朋友圈,谢谢大家。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