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存的公告

Bulletin#6D525617F9CF32A1B965ACF72449DB78

o83rmpiTvBATnKpd2GUS824tDvLoahtnFD #16

发布@2020-09-05 07:50:53

上一篇


西北崩盘

■ 晚清沧海事 上卷(16) ■
作者:罗马主义

杨岳斌是湘军中的资深大佬,说他有多资深,当年曾国藩还没有操出名,骑个破自行车,到处收保护费的时候,杨岳斌就跟在他后面,抗着一把锈菜刀,帮着扎场子了。

所以曾国藩从来都没有把他当外人,每次去北京汇报工作,或者去老家处理三姑六婆二大爷的事,就把部队交给他统帅,所有的事都由他拍板,连他弟弟曾国荃都没有享受这份信任。

但是杨岳斌并不是因为资历老,曾经一起和领导扛过枪,一起和领导嫖过娼,所以才被领导信任的,他是有真本事的,想当年,湘军的四大天王,塔罗彭杨,塔里布,罗泽南,彭玉麟,杨岳斌,开演唱会的时候,一票难求,晕倒粉丝一大片,不对,是在战场上凶猛无比,杀翻敌人一大片。

而且杨岳斌是有真功夫的,当年曾经和敌人的主将单挑过,说起来有点搞笑,当初天下刚刚大乱的时候,无论是起义的太平军,还是前来镇压的地主团练,双方的人员构成,不是刚刚插完秧,脚都没有洗干净的农民,就是一脸鸡毛,刚刚学完鸡叫的地主,大家扛起刀枪,走上战场,都没有打过仗,怎么办?

于是双方一开脑洞,向唱戏的学呗,接着双方排好阵型,一方的主将就会跳到阵前,自己一个人把大刀舞的呼呼生风,然后摆一个白鹤展翅的造型,大喝一声,“勿那清妖,我乃天王阵下水军主帅汪得胜,绰号浑江龙,上有天父赐福,下有基督护体,祖传一杆斩妖刀,打遍岭南无敌手,贼将,敢和我大战三百回和吗?”

这举动要是放在同治年间,估计所有的人都直接笑晕过去,觉的眼前这人脑子有病,秀逗了,一阵乱枪早把他打成筛子了,可是十多年前的时候,大家都还是葱葱少年,很傻很天真,真就这么玩过。

所以杨岳斌那时也很纯情,居然也跳了出来,手持一支长矛,上蹿下跳一番,把个长矛舞的有声有色,然后摆个仙人指路的造型,大喝一声“黄口小儿,休得无理,在下木易杨,老大曾国藩,绰号没想好,昨天忘了烧香,今天哪位神仙帮了我,我回去给他烧高香,废话少说,打吧。”

于是两个人各驾一叶扁舟,就在两军阵前,你来我往,单挑起来,双方的士兵,就有点儿像今天看比赛的球迷一样,又是敲锣打鼓,又是呐喊助威,最后的结果,借用评书的说法,双方大战了上百个回合,不分胜负,于是杨岳斌就卖了个破绽,扭头就走,汪得胜不知是计,舞刀来追,被杨岳斌回手一矛,扎了个对穿对过。敌军见主将阵亡,于是一哄而散。

这么傻的仗都打过,所以你说他的资格有多老,几乎从湘军建立开始,一直到平定太平天国叛乱,湘军的每一个胜仗,每一个败仗,杨岳斌几乎都经历了,无论是封锁长江,拿下安庆,攻下南京,他都立下了汗马功劳。

不仅仅水战牛逼,陆战,管理,用人,各个方面,他都出类拔萃,著名的湘军另一名将,和多隆阿齐名的多龙鲍虎中的鲍超,就是出自他的帐下,攻下南京以后,他因功被授予太子少保,一等世袭轻车都尉。

所以当曾国藩推荐他来主持西北大局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无话可说,因为他身上的主角光环实在是太强烈了。

不仅大家无话可说,慈禧太后也对他报以厚望,杨岳斌本名叫杨载福,在面见皇帝的时候,因为载字跟皇帝的名字犯讳,慈禧太后亲自给他改名为杨岳斌,就是为了表彰他文武双全。

接下来的事,就是按照当时的惯例,双方都得演下戏,杨岳斌要先推辞一次,表示自己无德无才,不堪当此大任,然后皇上再三强调,除了他无人可用,戏演完了,他就该上任了,不过就在他还走在半路上的时候,西北又出事了。

陶茂林的部队攻下定西以后,就无所事事了。大家开始了天天混日子,可是这定西这个地方非常的穷,部队带来的粮食又不多,于是陶茂林就找上级要补给,可是他突然惊讶的发现,居然所有的人,都不认为他们应该为他的后勤问题负责。

这下把陶茂林搞得抓瞎了,他考虑再三,觉得都兴阿似乎是他的领导,无奈之下,就写信给都兴阿,要求安排补给,而都兴阿看到信,才想起来这里还有一只军队,正好可以安排去打教主,于是就答应给他安排补给,但是必须自己去兰州领,然后马上出发去攻打金积堡。

1865年夏,甘肃提督陶茂林的心情很不好,他刚从省城催粮回来,一进营门,就被一大群哨官团团围住,让他很不舒服。

作为多隆阿部下的一员副将,这两年,他的升迁可真是够快的,因为去年在陕西作战勇猛,表现优异,他被擢升为甘肃提督,从副师级干部,直接变成了正军级领导。

按理来说他应该高兴才是,但是现在,他却秋风黑脸。一年前,在陕西的时候,他确实是春风得意,不仅仅是因为升了官,而且也因为发了财。

在陕西的时候,每一次攻下回寨,他都缴获丰厚,特别是刚入陕的头几仗,一次抢个几万到十几万两银子是常有的事,因为那些都是穆斯林刚从汉人手里抢来的钱,还没有来得及藏好。

可是自从进入了甘肃以后,特别到了定西的时候,他发现好运似乎到头了。这里鸟不生蛋,树都看不到几颗。一望无际的,都是黄土高坡。他的军队经常为了找口水喝,都要跑几十里地。

虽然每仗必胜,可是几乎全部等于白打,这里的穆斯林都骑着马,他们一来就四散跑的不见了,一个也抓不住,而留下的所谓的村庄,根本找不到什么值钱的东西,这样让士兵对打仗越来越没兴趣。

更可怕的是,这里的物价贵的吓死人,湘军士兵的饷银,以内地的标准来看,是非常的高,人均每月有三两多四两银子,比绿营的待遇好得多。可是在这里,却只够买两三斤大米的。

在陕西的时候,后方有没有军粮供应,不需要他操心,因为那都是多隆阿的事,他一定会安排好,犯不着陶茂林自己去杞人忧天。

可是进入甘肃以后,陆陆续续打了十几仗,却一无所得,什么缴获都没有。而且更重要的是,现在完全没人管了,由于生活条件困苦,又经常缺粮,所以渐渐的兵无斗志,思乡心切。

再加上湘军军纪严明,每天都要背诵圣贤语录,唱爱民歌,所以也不好意思去鱼肉百姓,和老百姓做生意都是公平自愿的。

可是物价这么贵,让大家好不容易在陕西攒的一点钱,现在却越用越少,搞的人人都是一肚子火,像吃了炸药一样,动不动就为了点小事大打出手,让陶茂林头痛不已。

这次在省城的经历也让他非常不爽,软磨硬泡,都兴阿答应给军粮,但是没说多少,按惯例他以为是一个月的粮饷,结果拿到手一看,只够三天吃的,饷银也没有,气的他和管后勤的官员大吵了一架,最后恐吓威胁利诱什么手段都用上了,才又争取了一万两饷银。

可是回来的路上,他却越来越心虚,这粮食的缺口到底怎么补,他也拿不定主意。

他还没有进营,就有外出巡逻的哨兵,注意到了他带回来的粮车最多只够三天吃的,于是提前就把消息传回了军营,一传十,十传百,军营立刻就炸开了锅,部队明天就要断粮了,提督大人跑了趟省城,只带回了三天的粮,所有的人都想看看这是咋回事。

所以陶茂林一进营门,就被各营的哨官团团围住,还有大群的士兵,在稍远的地方挤的密密麻麻的围观。

这要是放在其他时候,立刻就要揪出是谁挑的事,扰乱行营秩序,随意行走,传谣惑众,擅自啸聚可是大罪,军队里最忌讳的事,轻则处以20军棍,严重的是可以杀头的。

但是今天陶茂林也没有底气,他只是让各营军官跟他进账说话,命令亲兵驱散了围观的士兵,让他们各回各营。

“诸位,都兴阿大人命我们结束休整,和雷正绾,曹克忠他们一起,集中兵力进攻金积堡,他们已经出发了,我们准备一下,后日出发。”陶茂林宣布完代理陕甘总督都兴阿的命令,按照常理,各营的军官这个时候应该行军礼,然后各自散去。

但是今天却没有人动,大家都是死勾勾的盯着他,等他继续说点什么。陶茂林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些人一个个都贼精贼精的,已经看破了军粮的事。他今天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

“总督大人为了此次行动成功,还特意发了一笔赏银……”说到这里,陶茂林犹豫了一下,他本来想给大家说是7000两银子的,但是他感觉今天这气氛……算了,实话实说吧:“1万两银子,今天晚上就发下去,犒赏三军。”

可是大家还是没有动,现在陶茂林的手下有11个营,5000多人。这要是往常,除去军官的克扣,每人能分一两多银子,全军早就欢声雷动,山呼万岁了。

同治年间,内地一两白银可以买一石大米,相当于现在100斤左右,够一个人吃三四个月的了。如果拿来吃喝嫖赌,至少够普通士兵快活一个星期的。正常情况下,大家早就一哄而散,各自快活去了,也没有谁会去关心提督带了多少粮食回来,有钱还怕买不到吃的?!笑话。

可是在甘肃这个穷山恶水的鬼地方,这还真是一个问题。大家心里一盘算,这一两多银子能干嘛?于是所有的人还是都没有动,继续站在那里。

陶茂林有点儿生气了,于是呵斥道:“还不散了,该干嘛干嘛去,想站着等死?!”但是还是没有人动。

这个时候,他的一个同乡,资格最老的副将,忍不住干咳了一声,站出来说了几句话,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

“军门大人,我们去金积堡的话,恐怕要十来天的时间,兄弟们想知道,大人这次带回来了多少粮食,请大人给个明示,这样大家也好安心。”

“十天的粮食。”陶茂林忍不住还是撒了一个小谎,但是马上就感到自己有点脸红,因为大家都是内行,谁也蒙不了谁。他接着又说道:“不是给你们发了银子吗?明天去买,买够了,后天出发。”

“可是大人,这点银子,根本买不到多少粮食,而且也未必有地方能买!”有人小声嘀咕道。

陶茂林再也忍不住怒火,生气的呵斥道:“那你们腰上栓的是什么”

众人低头一看,是裤腰带呀,难道不成还要让我们去出卖色相吗?

陶茂林一把从一个哨官的腰上拔下了腰刀,然后举到众人面前,“买不到,买不够,就拿这个给他们看,懂了吗?”

第二天一早,所有的官兵全都上街,去“买”东西,开始还有人给钱,后来大家发现,其实亮亮这个东西,是可以不用给钱的,跟着又有人发现,亮亮这个东西,不但可以不花钱买东西,如果看上了哪个姑娘,睡一下也是可以不要钱的。

于是这一天,整个定西县城和周围的村庄,鸡飞狗跳,鬼哭狼嚎,到了晚上收队的时候,各营军官一看,好像基本上凑够了粮草,于是陶茂林终于松了口气,下令明天一早出发。

第二天一早,全军列队整齐,按照湘军的规矩,先唱三遍曾国藩亲自作词作曲的爱民歌:


三军个个仔细听,行军先要爱百姓,
贼匪害了百姓们,全靠官兵来救生。
第一扎营不贪懒,莫走人家取门板,
莫拆民家搬砖石,莫踹禾苗坏田产,
莫打民间鸭和鸡,莫借民间锅和碗。
第二行路要端详,夜夜总要支帐房,
莫进城市进铺店,莫向乡间借村庄,
无钱莫扯道边菜,无钱莫吃便宜茶,
更有一句紧要书,切莫掳人当长夫。
第三号令要声明,兵勇不许乱出营,
走出营来就学坏,总是百姓来受害,
或走大家讹钱文,或走小家调妇人,
爱民之军处处喜,扰民之军处处嫌,
军士与民如一家,千记不可欺负他。


开始的时候大家唱的声音还挺大,可是唱着唱着,声音就越来越小,好多人就不好意思再唱下去了。于是有人就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你说我们现在算是啥?”

“当然是兵了!”回答的人先是斩钉截铁的说,又接着很快就有点犹豫了:“可能算是匪吧?!你觉得的呢?”

然后又有人问:“我们现在要去干嘛?”

“当然是去剿匪了!”

“可是如果我们自己都是匪,我们还去剿什么匪呢?”这话一说出来,大家都开始沉默了。

“要不我们回家吧,不在这个鬼地方混了!”于是众人立刻一起响应:“好啊,好啊,收拾东西回家,大家要走一起走!”

哨官一看,怎么歌都没有唱完大家就到处乱串,一问,大家居然说要回家了,于是他大喝一声:“你们想造反啊……等等我,大家一起走!”

陶茂林正在帐中考虑誓师大会的发言,如何动员全军齐心协力,坚持到底,取得最后的胜利,突然亲兵慌慌张张进来报告,有六个营的湘军已经决定回老家了,现在已经打好包袱,走在前往陕西的路上了。

“什么?赶快备马,我去拦住他们!”刚一出营门,有几个同村的将官立刻抱住了他:“大人,使不得,你去拦他们,肯定会送命的。”

“死就死,有什么了不起!我陶茂林本是一介村夫,全靠圣上眷顾,才能倒今天这个位置,今天我若拦不住他们,就让我血溅黄土,为国尽忠。放开我。”陶茂林一边挣扎着,一边义正言辞的说道。

可是诸人那肯放手,有人劝到:“要去也让剩下的五营兄弟陪你一起去,免得吃亏!”

于是陶茂林就喊到:“那就立刻出发,一起去拦住他们。”

于是立刻就听见有人喊:“军门让我们剩下的五营兄弟也去陕西了!”军中马上欢声雷动,大家争先恐后的往陕西跑。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这个意思……”陶茂林努力的争辩道,气愤的嚎啕大哭,但是没人理他,他被众军裹挟着奔向陕西……

远处,白彦虎正在观察清军的举动,自从教主收到了兰州来的内线情报,说陶茂林也要参加进攻金积堡,同时也得知了他军粮不济的情况,于是他让白彦虎带领陕西穆斯林骑兵,等陶茂林粮尽兵溃的时候,伺机是袭击他们。

但是白彦虎和其他陕西人都知道,那洋枪洋炮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所以他们只是远远地监视着陶茂林的军队,根本不敢靠近。

今天在陶茂林军中发生的一幕幕奇怪的景象,看的他们是一头雾水,莫名其妙,一直等到陶茂林的军队走远了,他们才敢靠近营地,但是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他们居然捡到了十几门大炮,2000多支洋枪,上千发炮弹,几万发子弹。

白彦虎看着这些洋枪,摸着这些大炮,激动的泪流满面,他心里暗暗的想:“蛮子们,下次再见面,到底谁强谁弱,那可就不一定了。”

攻下南京以后,杨岳斌终于可以赴任了,看了看最近的廷报,似乎那里形势一片大好,杨岳斌心里乐开了花,他可以直接去摘桃子了,他知道陕甘总督这个职位,下一步离成为军机大臣,只有一步之遥,他的锦绣前程就要开始了。

于是他赶紧跑去感谢了老师曾国藩,恭恭敬敬的听完了他满口仁义道德的党性教育,然后立刻又给祖上烧了高香,接着大宴了亲朋好友,同僚部下,再安抚好三妻四妾,儿女情长一番以后,终于踌躇满志,誓师出发了。

走到了河南,他忽然想起来,一旦到了甘肃,就很难再吃到大米了,所以先得适应下北方口味。于是他就找了一个兰州人开的拉面馆,要了一碗牛肉拉面,十元钱吃的饱饱的,价格公道,于是他想,这北方的生活还是蛮好适应的吗。

走到了潼关,他太高兴了,这下终于进入自己的地盘了,在豪情满怀,赋诗数首之后,忽然觉得肚子有点饿,于是就决定入乡随俗,再吃一碗兰州拉面。

于是找了一个兰州拉面馆,然后稀里哗啦,狼吞虎咽的一碗下去以后,感觉味道好像和河南的差不多,吃完了一抹嘴,喊老板买单,老板伸出了两个指头,20元。

这杨岳斌有点不高兴了,自己地盘上的家伙怎么人品这么差,居然敲你们父母官的竹杠啊!但是想想自己不久就要入七常委了,宰相肚里能撑船,算了算了,不跟他们计较了。

于是继续向前进军,来到了西安。他想,这可是省城啊,为了体验一下当地特色,他决定再来一碗兰州拉面。

不过这次他可长了个心眼,先问了一下价,只见老板摊开一个手掌,五十元一碗,这把他吓了一跳,西北的物价真贵。

继续往前走,到了宝鸡再一问,拉面要一百块钱一碗了,这让杨岳斌的心噔的一下提了上来,他开始有点紧张了。

过了陕西,进入甘肃。拉面要500块钱一碗了。走到天水就要一千块钱一碗了,到了兰州要两千块钱一碗,而且还限量供应,这时杨岳斌感到浑身开始冒冷汗了。

诸位,你们想过没有?如果没有发生通货膨胀,也不是在旅游景点被敲了竹杠,有一个地方的拉面卖到了两千块钱一碗,这意味着什么?

1865年夏,杨岳斌进入兰州的时候,发现这里一石米需要200两银子,而在南方,最多只需要一两银子,即使在北方的其他地方,最贵的时候也不会超过二两银子。

当时买个丫鬟最多也就几十两银子,给自己弄个小妾,如果不是什么头牌名妓,唱戏的花旦,不会超过一百两银子。而兰州城内,一斤米的价格,居然比一斤人肉都贵了好几倍,吃人都比吃大米便宜。

特别是当杨岳斌和他的湘军,在穿过兰州城,进入总督府的过程中,每个人都觉得这里的气氛很诡异,有点瘆人,开始不停的起鸡皮疙瘩。

因为他们发现甘肃人都在死勾勾的盯着他们,一副色眯眯的样子,而且还在不停的吞口水。他们忽然发现,他们是兰州城里,唯一一群有肥肉的家伙。

杨岳斌立刻就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他看到甘肃官僚的第一句话就是:“赶快开仓赈济呀,不然就要出大乱子了”。

但是所有的官僚都无动于衷,好像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于是他马上亲自跑去甘肃的国库看看,一打开国库的门,他立刻惊讶的下巴都脱臼了。国库里还剩下一千两银子,六两火药,然后空空荡荡,居然连老鼠都没看见一个!偌大的一个甘肃省,西北重镇,还不如他们湖南的一个小地主家有钱!

在来之前,他是打听过这里的情况的,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这么糟。甘肃最好的时候,每年的税收能达到四十万两银子,缺口是210万两银子,由其他各省支援,今年各省支援的银子到哪里去了,怎么才6月份就花完了?而且这里是边防重镇,库存了大量的军火物资,怎么也就不翼而飞了呢?

于是,他让所有的甘肃省官僚,到他面前来背书,但是这帮人进来的时候,走路都扶着墙,瘦的好像风都能把他们吹跑一样,看来不像是贪官的样子。

那么西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这里的情况变得这么惨呢?我们下回再说。

扶王陈得才再次南下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对手,蒙古亲王僧格林沁。这个当年被英法联军打得溃不成军的蒙古勇士,因为丢了北京城,一度被千夫指,万人骂,就连胜保都要骑到他头上嘘嘘,后来咸丰皇帝嫌他在眼前晃来晃去,看着碍眼,派他去剿捻,因为手里没有什么资源,自然屡战屡败,落寞到了极点。

慈禧太后掌权以后,立刻又再次重新启用了蒙古亲王僧格林沁,因为她知道僧格林沁打洋人不行,那不能怪他,谁也做不好,但是打内战,他可是一把好手,于是就把山东山西,河南河北的地方部队,全部交给他统一指挥。

事实证明,这个判断绝对正确,重新获得了指挥权的僧格林沁,立刻脱胎换骨,他吸取了和洋人作战失败的教训,新建了一支由蒙古骑兵和绿营步兵组成的联合部队,特别是他从中挑选了一部分精锐的绿营士兵,由总兵陈国瑞率领,进行了现代化改装,用洋枪洋炮来装备他们,尤其是装备了大量当年在八里桥战役中,让他吃了大亏的恩菲尔德1853式火帽线膛枪和阿姆斯特朗野战炮。

这支部队穿的衣服,也跟传统的绿营不一样,其中有500人,甚至全套购买了英国人穿的军服,红衣红裤,长筒靴,白头盔,远看还以为是英国军队,大概僧格林沁也想扯虎皮,做大旗,让那些叛军产生错觉,以为有洋人在他的军中,以此来吓唬他们吧。

因为选的人都是年轻力壮的,所以清军内部,也管这支部队叫红孩儿,我稍微好奇的是,他们是否管他们的总兵陈国瑞,叫做牛魔王?!不过在书上没有找到答案。

但是在僧格林沁新组建的部队中,拥有现代化洋枪洋炮的士兵不到3000人,其他上万的绿营步兵,用的还是传统的鸟枪,抬枪和土炮,这些都是他用来攻坚的部队,他没有足够的经费,把所有的部队,都改造成现代化部队,因为他还要花大量的钱,去养他的蒙古骑兵,而一个骑兵花的钱,相当于六个步兵的开支,在野战中,他主要还是靠他的蒙古骑兵。

当他带着从内外蒙古,再次召集而来的两万多正宗的蒙古骑兵,返回内地战场以后,他上演了一把“王者归来”。

中国的内战到了同治年间以后,交战的双方基本上都放弃了盾牌,铠甲和弓箭。因为没有一种盾牌或者铠甲,既能穿上或者扛着,每天行军15公里,也能同时在50米的距离上挡得住鸟枪的射击,也就是我们常说的火绳滑膛枪,以往的铠甲和盾牌,在火枪面前都是摆设,所以既然是摆设,自然也就没人再用了。

至于弓箭,则是由于它的使用难度太高,因为那怕你只是射击一个40米左右靶子,如果想要箭箭上靶,不练上半个月,一般人是做不到的。相反,如果一个人使用火绳滑膛枪的话,虽然射击速度慢一点,平均一分半钟才能射出去一发子弹,但他最多五分钟就能学会,练半个小时,基本上就可以保证打一个50米左右的靶子,八九不离十。

所以即使在今天,在我天朝的很多地方,买把菜刀都要使用身份证的同时,你买弓箭却是敞开供应的,随便你玩,因为政府知道你玩不好那玩意儿,当然,千万别把弓箭和弩混淆起来,弩在国内也是禁止销售的,你用那玩意儿会被抓去坐牢,因为弩也太好学了。

所以中国古代的军队,装备最多的不是弓,而是弩,因为随便抓一个农民,练上一两天以后,他就变成一个用弩的高手,而用弓的,必须是经过长年累月的锻炼,常常都是武术世家出身的才能玩的转,所以万一你穿越回古代,轻易别和用弓的人交手,那些都是专业人士。

在清代,弩被火枪代替,因为它的破甲能力更高,到了同治年间,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导致弓基本上被淘汰,因为这个时候,铁器的制造技术大幅度提高,鸟枪的价格,就是火绳滑膛枪,远远低于弓箭,而且在相同的重量体积下,可以携带更多的子弹和火药,所以火枪被大量的普及,反过来,也推动了盾牌和铠甲的淘汰。

而这场军事变化,给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带来了意外的机会。当他们重回剿捻战场的时候,僧格林沁发明了一种新战术,他让蒙古骑兵绕着敌军的大阵,一边策马狂奔,转圈子,一边在距离六七十米的距离上,用弓箭射击敌人,引诱敌人开枪,因为滑膛鸟枪在这个距离上,是打不准快速移动的骑兵的。

如果敌人开枪还击,当对方齐射以后,他们就冲到离敌人三四十米的地方,趁敌人装弹的间隙,用密集的箭雨射击敌人,训练有素的蒙古骑兵,可以在一分钟内射出去十几支箭,由于对方既无铠甲,又无盾牌,基本上都成了人肉靶子,又挤在一堆,所以一阵箭雨过去,就可以射倒一大片敌人。

对于这种战术,只有来复枪才能克制,但是捻军几乎没有洋枪,基本上用的一半是大刀长矛之类的冷兵器,一半是鸟枪,抬枪土炮之类的老式火器,而且他们的对手湘军也没有人用弓箭的,都是用火器的,由于好久都没有碰到有人用弓箭的了,自然也缺乏防御弓箭的办法,所以突然遇到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的这种战法,一下子就被打蒙了。

而且更要命的是,如果他们受不了敌人的万箭齐发,想要撤退的话,那正好着了蒙古骑兵的道,只要阵型稍微一松动,他们就会派出持有长矛的骑兵,冲击产生破绽的的地方,立刻就会导致全线崩溃。

如果想要守城的话,现在僧格林沁有了陈国瑞领导的洋枪队和洋炮队,还有上万老式的绿营步兵协助攻城,城也是守不住的。

所以,僧格林沁再次大出了一把风头,他先是击败了宋景诗的黑旗军,把他们打得落荒而逃,接着又击败了捻军,活捉了捻军首领张洛行,把他凌迟处死,然后又消灭了首鼠两端的苗沛霖,在乱军中斩杀了苗沛霖和他弟弟,让中国北方的各支叛军,闻风丧胆。

现在,他即将面对的扶王陈得才,所率领的南下的太平军,将是他重回中原以后,第一次真正的考验。因为扶王陈得才既有来复枪,又有优秀的骑兵,而且久经沙场,作战经验丰富,是一个战术高手。

僧格林沁带着恒龄,常星阿,成保率领的两万多蒙古骑兵和一万多绿营骑兵。陈国瑞,英翰,张曜率领的4万多名步兵,计划要挡住扶王陈得才,遵王赖文光率领的十五六万人,阻止他们南下,双方的大军在安徽霍山相遇,决战一触即发……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如果觉得本文可读,请分享到朋友圈,谢谢大家。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