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存的公告

Bulletin#AD283F0DB9828E9FD0DDBE465508E479

oyWXHmMAm3B2eoqAhKTgqEDMgtL5XqZyHu #41

发布@2020-08-01 17:02:44

上一篇


AI向左,Crypto向右

原创 张曦 曦格斯粒子 2019-05-06


站在2019年这个历史时刻,未来二十年人类社会将要发生的最有意思的两件事情,基本上已经比较清晰了。

一个是AI,另一个是crypto和blockchain。

最有趣的地方在于,这两种技术在意识形态层面将成长为对抗的两股力量。这可能是下一个十年人类社会的巅峰对决。

近些年由于AI的热度持续攀升,关于AI对于人类社会的影响有很多讨论。有些是文艺青年对于AI的浪漫幻想而产生的对类似于【银翼杀手】或者【西部世界】中人类与AI对抗场景的恐惧,而另一些讨论只是把AI当成类似于蒸汽机、电和互联网的又一次的工具升级。AI所带来的真正的深刻影响,其实很少被讨论到。

最具有话题性的类似于【西部世界】或者【银翼杀手】那种AI自主意识的觉醒,在可见的将来不会发生。AI离自主意识还非常非常非常遥远。但这并不是说AI不会产生颠覆性影响。AI带来的最大变化是,人类今后做很多事情对【人】这个要素的依赖程度将大大降低。这一点,是AI在很多领域造成颠覆性影响的根本原因。我这篇文章将在三个领域把AI带来的影响做一个线性外推。但实际上,AI带来的那些非线性影响,有可能目前还无法完全想象。

首先做个定义:本文所讨论的是AI是广义上的AI,是指机器(包括计算机程序)在工作中代替人的角色,并且这个过程中不需要或者很少需要人的指导或者介入。这个定义其实包含了一部分自动化领域的事情。当然,AI和自动化的边界本来就非常模糊。比如iRobot那种碰撞型扫地机器人,并没有用到狭义上的人工智能算法,但是在我的讨论中仍将其归为广义AI的范畴。

接下来我要开始讨(che)论(dan)的三个领域是:经济、军事、政治。

AI与经济

首先抛出我的预判:AI技术的大规模应用将极大的加剧社会贫富分化。AI的贫富分化效应将超过历史上任何一种技术,这是因为虽然大多数人可能会享受到AI的技术红利(使用AI提供的服务或产品),但是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能享受到AI的经济红利(从AI中赚到钱)。

AI时代全面来临之后,从受AI影响的角度来说,大致可以分成四类人群:

1. 投资于AI的资本家、AI核心技术掌握者、AI创业者/企业家:整体而言,这群人享受的AI经济红利可能会超过互联网给互联网资本家/核心技术掌握者/企业家带来的红利。

2. AI工人:AI将建立一个新产业,这个产业也一样需要工人,当然需求量可能未必有传统制造业那么大。AI工人也是AI技术的受益者(毕竟饭碗是AI给的),但是他们分享经济红利的比例可能并不会很高,大概相当于互联网时代程序员享受的经济红利。成为AI工人的门槛其实并不高。过去十几年计算机行业已经极大的降低了使用AI技术的门槛,你并不需要深入理解随机森林支持向量机卷积神经网络,只要会点计算机编程语言(比如python),就可以整个sklearn、tensorflow什么的玩一玩上手。

3. AI中性人群,他们的工作既不会受益于AI,也不会被AI负面冲击。艺术家、政客、律师等等AI技术无法覆盖的领域,大多数属于这一类。

4. 工作被AI消减甚至终结的人群:流水线工人、餐馆服务生、收银员、清洁工等等。这部分人群的比例有多大目前还无法精确预测,但是冲击有可能比我们大多数人想象的要大。

由于AI在工作中所扮演的角色直接对位人在工作中的角色,AI对于经济运行微观层面的冲击可能会超过之前任何一次技术革命。有人会说,任何一次技术革命都会在消减一部分职业的同时创造另一批。比如蒸汽机让马夫失业了,但是却创造了司机的职业,后者这个就业机会比前者要大得多得多。但是,这次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之前的技术革命是这样的:资本家对马不满意,就把马换成蒸汽机车,后来又对蒸汽机车不满意,就把蒸汽机车换成了内燃机车。但是,这次资本家是对司机不满意,准备把车换成无人驾驶!所以你get到区别了吗?之前的历次技术革命都是因为资本家对工具的效率不满意,所以寻找新的工具来替代的旧的工具。相应的,操作旧工具的人也就替换为操作新工具的人。但是这一次,资本家是对工人本身不满意,懒散事儿多还闹情绪,工会天天跟你说这个不能解雇那个福利不能减,逼急了就维权,欠个薪还一哭二闹三上吊。个么好吧,大家都别玩了,也别吵吵什么996了,咱整个007的AI机器人行不?

举个例子,前AI时代,富士康大概代表了人类制造业效率的最高水准。富士康管理的核心是什么?其实就是如何让工人像机器人一样工作。可问题是,工人无论如何也不能比机器人更像机器人。至少在当前模式下,工人跳楼这个问题对富士康就基本无解。但AI是不会跳楼的哦。对资本家来说,AI就是最理想的工人。

历史上任何一次技术变革,都带来了一定程度的财富分化。但是以前资本家和企业家的事业做的越大,他就需要雇佣越多的人,也就不得不跟更多的人分享这个技术的经济红利。阿里巴巴上市不仅造就了中国首富和日本首富,也造就了几十个亿万富翁,产生了更多的千万富翁。时至今日,由于员工持股计划,阿里巴巴的六万多员工都在分享电商这种互联网技术的经济红利。而率先使用AI的资本家和企业家在享受巨大的经济红利的同时,他们的公司却不用雇佣太多的人(相对传统的制造业和互联网公司而言),这导致他们不需要跟大量的人群分享这个经济红利。

如果要稍微引入一点定量表述来描述这个问题,可以借用计算机领域的Big-O符号来表述。在制造业,员工人数跟公司营收大概是线性关系O(n),就是说营收要增加10倍,员工人数差不多也得增长到10倍。在互联网行业,这个关系大致变成了O(log(n)),就是说营收要增加10倍,员工人数可能只需要翻一倍就能实现。而基于AI的公司,在很多情况下,这个关系有可能会趋近于O(1)。一个business model如果它对于核心生产要素(主要是【人】)的依赖性是O(1)的关系,意味着这个business model拥有无穷大的可扩展性(scalability),这是AI跟历史上所有的技术变革最根本的区别。

所以,总结一下这场正在悄然发生的变革:

1. AI正在很多行业悄悄的取代人,极大的提高生产效率。

2. 由于不哭不闹007,一旦资本家和企业家对AI工人用上了手,他们就会爱不释手相见恨晚。

3. 但他们并不需要跟太多的人分享这场变革所带来的经济红利。

那么我们很容易就可以推演出【然后】:AI新经济带来的贫富分化效应将超过历史上任何一次技术革命。

AI与军事

2019年1月,在AI界有一个新闻,就是AlphaZero在星际上打败了两位人类顶级高手。这是AI在国际象棋、围棋等智力游戏上打败人类之后的又一次。但是这次游戏跟之前游戏比起来有点不一样。虽然大家都认为围棋是人类智力竞技游戏的最高峰,但星际才是最接近于现代战争形态的即时战略游戏。之前有一种说法,今后打仗都用无人机了,那用飞行员去飞飞机执行歼击和轰炸任务的时代很快就会成为历史了,今后的战争可能会像打星际一样,士兵不再是到前线去执行任务,而是坐在电脑前操纵或者指挥飞机、母舰、枪兵、狗、农民。。。哦不对,我说的是无人机、无人坦克、机器战士。。。今后军队的训练就是训练打星际。

可是这种说法很显然已经过时了。既然在星际这个游戏上AI可以吊打人类,那么无人机的操作指挥其实也不需要人类了,直接让AI来指挥无人机作战岂不是效率更高?

是的,这就是未来的战争。

几乎已经可以预见,未来的战争就是两个层面的竞争,第一个层面:军事工业的竞争,决定你能生产出什么样的武器,如果武器不在一个层面上,那都不用打,战争胜负已分。第二个层面:武器的使用,将大量使用AI来指挥战斗,对士兵和军官的依赖将大大降低。也就是说,如果两支军队的武器装备水平差不多,那实际上比拼的就是双方的AI算法,最终其实比拼的是双方军队背后的AI数学家的水平。

那么这对未来战争将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最容易想到的是,战争的后勤模式将发生根本性变化。军事领域有句话叫做【外行看战略,内行看后勤】。津津乐道各种战略的其实都是业余军事爱好者,真正的军事专业人士关注的最重要的点是后勤。【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是从冷兵器时代延续到热兵器时代的军事真理。但是今后战争的后勤保障,可能主要集中于战争机器(比如无人机)的能源补给和通信线路的保障。这一转变,将极大改变未来战争的模式和理念。

更进一步,军队将不需要政治思想工作和战争动员。中国共产党战胜国民党最重要的法宝之一【支部建在连队上】,今后可能永远不需要了(大批的政委将失业?)。战争前的军队也不需要动员。政治思想工作将被替换为算法的优化和代码debug(政委们,python了解一下?),而军队动员过程可能就是敲一下回车键。

那么进一步推演一下,【军队不需要政治思想工作和战争动员】又意味着什么呢?

要知道,军队的政治思想工作可能是人类到目前为止发生过的所有战争中最核心的部分。项羽破釜沉舟、韩信背水一战,拿破仑振臂一呼让旧部倒戈,邱吉尔至暗时刻的演讲,都是古今中外各种政治思想工作案例。而动员军队的能力一直是国家军事能力的核心之一。像世界大战这个级别的战争,在一战的时候,完成军队的武装力量动员可能需要一个月到几个月的时间。到了二战的时候,完成武装力量动员大约需要几天到几周的时间。过去几十年的现代战争,一流军事力量(比如美国、以色列这类)可以在几十个小时内完成军队动员。而所有的这些战争的政治动员(舆论准备工作),可能长达数年。

【不需要政治思想工作和战争动员】首先意味着战争的最高指挥者只需要像下棋一样考虑战争局势本身,而不需要考虑棋盘上的车马炮此时此刻在想什么。战争变成了纯粹的技术竞争。

而在更深的层次上,【政治思想工作和战争动员】要求任何一个人发动战争必须要师出有名。可别小看【师出有名】这件事情,它其实是几千年来人类社会对战争正当性的一种制约。任何人,要发动一场战争,都必须给这场战争找一个至少表面上说得过去的理由或者借口。你可能会说这种制约很弱,因为历史上很多时候这也仅仅就是一个借口而已。比如十字军东征,真实目的就是抢钱抢地盘,却要以上帝的名义来进行,即使你的抢劫对象其实是上帝的君士坦丁堡。但是,再弱的制约也是制约!仅仅这个借口,实际上让战争发动者们没法完全肆无忌惮的去达到他们的目的。哪怕是邪恶如希特勒,也不能一上来就开打,也必须先花几年的时间去说服德意志民族为高贵的雅利安人种争取生存空间。

但是当战争变成纯粹的技术竞争之后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战争发动者对战争理由(或者借口)的需求大大降低:发动战争不需要先动员你的士兵和军官,不需要说服你的人民。你只要有一个能操作AI战争机器的小团队(可能也就是几十人甚至十几人而已,不包括装备维护人员),你就可以发动一场大规模现代化战争。如果希特勒是在AI时代上台,他根本就不需要处心积虑累死累活飞到全国各地发表各种演讲去给德意志人民洗脑,他只需要点鼠标+敲回车键。

你可能会说我讲的例子太极端了,阿道夫-希特勒毕竟是百年一遇的咖位,哪那么容易随便出世。那么好,我们就来讨论一下普遍一点的情况。一个战争发动者能否发动战争其实是两个因素的PK:战争必要性 VS 战争成本。注意:不管是民主国家还是极权国家,打仗都需要说服人民付出战争成本,只不过前者可能是显性说服,后者可能是隐性说服。战争必要性有许多层级,大致排序如下:救亡图存>保持领土完整>向敌人复仇>支援盟友>保障既得经济利益>获取新的经济利益>为某种意识形态而战>维持正义/讨伐不义。当年日本偷袭珍珠港,一直有阴谋论说美国政府事先知道但故意让日本人轰炸以便于说服美国人民加入战争。这阴谋论的真实性无从知晓,但是他隐含的基本逻辑就是,美国政府必须把战争必要性从【支援盟友】提升到【向敌人复仇】才能说服美国人民去付出这个战争成本。那么战争最大的成本是什么?是人命。毕竟谁家的儿子也没有多余的。当你用AI战争机器去打仗,意味着:1. 你不用说服成千上万个小伙子去玩儿命,2. 你也不用说服成千上万个家庭把儿子送到战场上为国捐躯。在民主国家,你只需要说服纳税人花钱。在极权国家,连说服纳税人花钱都不需要。所以当战争成本大幅降低之后,就意味着战争发动者对战争必要性的需求也大大弱化。

简而言之,AI大幅降低了发动战争的门槛。

AI与政治

在涉及AI之前,先讨论一下国家政府的本质是什么。国家政府的本质当然可以从很多维度来解读,这里说的只是其中的一个维度,并且不涉及对国家政府本质的价值判断(说白了,我只是就事论事,并不评论这种本质的好坏)。国家政府的本质是人类建造出来的存在于社会当中的一个生命体,这个生命体需要找到一个宿主来生存。在过去,这个宿主主要是王权/皇权。到了现代社会的民主国家,这个宿主已经变成了以议会为核心的民主政府体系。这个生命体有一种内在本能,就是攫取更多的权力。要观察国家政府的演化,最好的样本就是美国,这个国家两百多年前在一块白纸一样的新大陆上被建立起来,既没有历史包袱的干扰,也极少遭受外部影响,所以它成了观察国家政府演化的最纯粹的样本。如果你去读美国两百多年的政治历史,会发现这两个世纪里面,美国联邦政府向下攫取了大量的权力。从建国之初打完独立战争军队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发展到今天联邦最高法院在美国尚有二十多个州不承认同性婚姻的情况下直接在联邦层面修改婚姻的定义并下达各州强制执行,美国联邦政府可以说已经在背离founding fathers小政府理念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这不能怪任何人,因为国家政府这个生命体的内在本能就是攫取更多权力。

而国家权力的极致,就是小说1984所描述的世界了。任何一个国家政府,如果不对其加以外部制约和干扰,最终几乎不可避免的会自我生长成1984里面的【大洋国】。美国的founding fathers为美国人民留下了宪法第二修正案,赋予人民拥枪的权力,作为对国家政府野蛮生长的最后一道制约手段。不过,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宪法第二修正案已经基本上失去了意义。就凭你手中那杆AR15就能对付国家军队?你开玩笑吧?

历史上最接近1984大洋国的警察国家,大概要算东德了。德意志这个民族真是优秀,不管玩什么,打仗、艺术、哲学、足球,工程,都要玩到极致,这当然也包括国家秘密警察系统【史塔西】。Big brother说I am watching you。史塔西说(我们无处不在)。警察国家的程度没有一个确切的衡量标准,但是如果以参与东德国家安全部门【史塔西】的人数来看,东德绝对是人类历史上【警察国家】的巅峰。根据wikipedia的数据:1995年已发现174,000名前斯塔西非正式雇员(Inoffizieller Mitarbeiter,IM),占东德18-60岁人口的2.5%。其实这也说明了史塔西的一个核心问题:(在AI时代到来之前的)警察国家的维持其实根本上靠的是人,像1984小说里所描述的telescreen这样的神器是不存在。

再把镜头切回我们今天的世界,在某国,摄像头已经遍布大街小巷覆盖每一个角落(虽然它们经常在关键时刻很识时务的坏掉,这大概也是人工智能的一种:))。拜AI所赐,某国已经可以做到,你在马路上换道不打灯,几分钟之内,你就收到刚才违章的通知短信。不仅如此,我们每个人还自掏腰包帮big brother配置了一块telescreen,有苹果牌的,有三星牌的,有华为牌的,还有小米牌的。过去二十年,某国政府已经成为地球这条gai上最有极客范儿的big brother。

AI最重要的意义在于,为政府建立极权社会提供了一个可规模化的解决方案(a scalable solution)。政府要监控特定的某个人并不难,难的是系统化的监控社会里的每一个人的生活中每一个细节。要知道某个特定的人思想是否反动并不难,看一下他微信聊天记录就知道了,难的是如何知道社会里全部的人里面有哪些此时此刻正在发生反动思想。过去要做到这一点,必需依赖于人。但是人是最好的工具也是最差的工具。好是在于人的创造力。坏是在于人有情绪、感情、自主思维、正义感,所以这个工具无法完全可控。基于人的监控体系的巅峰【史塔西】最终也难以为继。

但是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地球上的各位老大哥们,惊喜的发现,终于不用再去操作【基于人的史塔西】这么难用的鬼玩意儿了。

AI史塔西,活儿好听话不黏人,价格便宜量又足,完美!

AI帮政府实现了史塔西想做但并未真正做到的【我们无处不在】。

我有时候想,当2000年之后出生的人长大了去读1984,会不会完全没意识到这本书的作者当年写的是一本【科幻】小说?

在经济层面上,AI将剧烈的加剧财富分化;在军事层面上,AI将大幅降低发动战争的门槛;在政治层面上,AI将科幻小说1984变成了纪实文学。

是的,这就是AI为我们带来的美丽新世界!

加密技术和区块链(Crypto/Blockchain)

与AI的背后是一帮数学家一样,Crypto技术的背后是另一帮数学家(请小心你身边的数学家,他们真是一帮危险的生物!)。但与AI本身是一个没有政治倾向的中立技术不同,Crypto/Blockchain从一开始就是带着自由主义的政治基因出生的。将加密技术引入到保障通信自由,乃至发明blockchain网络来发行加密货币,是密码朋克社区从80年代开始为之奋斗了整整一代人的结果。

阿桑奇在《密码朋克》一书中将国家机器的权力归结为三项基本权力:拥有并使用军事力量的权力、管理通信的权力、管理经济的权力。每一项权力都对应人的一项基本自由:生存和移动的自由、通信和言论的自由、参与经济活动的自由。

国家是人类文明高度发达的结晶,它带来秩序和共识,这是人类大规模协作的基础。我没有任何反对这种模式的意思。但是,国家的任何一项权力,如果没有对抗力量加以制约,都将引起极其严重的后果。

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试图对国家第一项权力加以【最后的制约】的尝试,据我所知,大概只有美国的宪法第二修正案。所谓的【最后的制约】是指:当正常的制约机制(比如国会授权)都失败了的情况下的最后手段。但是前文已经讨论过,美国的宪法第二修正案早就失去了它的历史意义。到如今,它的存在只是成了美国宪法对公民自由传统的一种尊重的象征。而别的国家呢,连起象征作用的【宪法第二修正案】都没有。

所以,简而言之,在国家机器如此强大的今天,对于国家的第一项权力,人民没有任何力量可以与之对抗。

那么国家的第二和第三项权力呢?有没有力量可以与之对抗呢?有!答案就是加密技术和区块链(crypto & blockchain)。

Crypto技术为我们保留了不受政府监视和控制的自由通信的可能性,而基于blockchain的分布式网络,又为我们保留了一种记录工具,让人民发出的声音可以不被国家机器暴力抹去。去年某国某岳姓女生事件中,blockchain已经展示了这种能力,一封公开信被永久的写在了以太坊的blockchain网络上。事后某有关部门找到了以太坊社区的某前辈,询问如何将这条信息抹去,前辈很遗憾的告诉某有关部门:无能为力。这是Crypto技术和Blockchain网络为人民保留了最后的对抗国家第二项权力的能力。

国家的第三项权力,也就是政府对经济活动的控制,其实比第二项权力更加基本。这项权力首先体现在货币上。自古以来,货币的一项重要功能,就是帮统治者用货币政策的方式剥削人民。到了现代,货币体系逐渐电子化之后,货币又被赋予了一项新的角色,就是对人民基本经济活动的深入控制。简单来说,政府可以通过你的资金流精确掌握你收取和支付的每一分钱的走向,除非你跟毒贩一样完全使用现钞生活。在无法监控通信的时候,监控资金流是最为有效的监控手段。在必要的时候,政府还可以对这种资金流动进行控制,比如美国政府就切断了阿桑奇的支持者通过银行向他汇款的通道。为什么大多数国家的海关都对携带现金数量有限制,因为现金是(几乎)不受监控的,这是国家政府无法容忍的。我们的社会正在迅速的去现金化,这一点在中国进行的尤为迅速。你在杭州街头的路边摊买根油条可能都不会付现钞了。但我们在享受支付宝/微信支付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向政府拱手让出了我们全部的个人经济隐私。

密码朋克很早就意识到,要对抗政府的第三项权力,必须拥有一种不受政府监管的货币。其实黄金和纸币这两种东西天然就符合这个特性,只不过在我们的经济活动已经越来越基于互联网的今天,这两个千年老古董根本就无法很好的支持经济活动。当2008年,中本聪向密码朋克邮件组发表了那封著名的白皮书之后,大家都意识到,这就是这个社区寻找了整整一代人的那张拼图上缺失的最后那块拼图。这块拼图终于找齐,一个新的时代诞生了。

不仅如此,当基于加密技术的数字货币的概念进一步演进之后,cryptocurrency的概念进化为token。Token开始进入我们生活的更多领域,并不像比特币一样仅仅停留于货币领域。Token每进入一个领域,都为这个领域的经济活动对抗国家第三项权力提供了一种可能性。当然这并不总是好事儿,比如比特币进入贩毒行业,就为毒贩对抗国家第三项权力提供了最有力的工具。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并不能因此否认token制约国家权力的积极意义。国家权力当被赋予的时候,第一原因肯定是为了对付某个坏人或某个反面力量,所以对国家任何一项权力的制约力量,当然也就不可避免的会帮助那个坏人/反面力量——我们并不想帮助的人。比如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毫无疑问帮助了持枪犯罪的人,但并不能因此否认宪法第二修正案的意义。明知道做某些事情有某些坏处但为了greater good而去做,或者明知道做某些事情有某些好处但为了greater good而不去做,这是人的智慧。

从哲学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的运行体系,当一种力量崛起到空前强大,必然导致与之对抗的力量也跟着成长,不然就会引起世界秩序的失衡乃至崩溃。当然,站在任何一种强大力量对面的对抗力量可能不止一种,但只有那些具有最强的反脆弱(antifragile)特性的对抗力量才能在对抗中生存并且生长。加密技术、区块链和比特币已经在过去十年的历史中证明了自己的反脆弱特性。在接下来的十到二十年里面,这一揽子技术被历史推到了与AI力量对抗的时代浪潮当中,它们也必将在这种对抗中获得更大的生命力和影响力。

这就是未来十到二十年最有意思的事情:由两群数学家引领的两项最颠覆性的技术,在意识形态层面成长为对抗的两股力量。这可能是下一个十年人类社会的巅峰对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