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列表

Bulletin#B1AD5760732DF0586AB5BBE89E4E7285

o83rmpiTvBATnKpd2GUS824tDvLoahtnFD #38

发布@2020-11-08 15:07:47

上一篇


回头是岸
晚清沧海事上卷 38
作者 | 罗马主义





世界上的事,有时候真的是人算不如天算,白彦虎就玩了一把机关算尽,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游戏。

前面我们说过,他这个人有一个本事,就是无论打了一个多大的败仗,他都能全身而退。

想想他配合教主,挑起穆斯林叛乱已经十年了,其间被清军狠狠收拾过好几回。比如在羌白镇,交口镇,董志塬,金积堡,所有这些歼灭战中,穆斯林都损失惨重,但是每一次,他都毫发无损,成功的带领部下,顺利逃脱。

所以说起来,他也真是一个奇人,这一次马占鳌在烂泥沟击毙了傅先宗,他也掺和在其中,跟着大家一起猛追溃逃的清军。

可是追着追着,他就发现不对劲了,因为在新路坡,他发现杨士俊的部队并不是溃逃,而是交替掩护后撤。

这一点,河州叛乱的穆斯林,是看不出来的,但是打了十年仗的他,却是非常的敏感的,一下子就看出了这两者之间的差别。

于是他脑子里的弦,立刻就绷了起来,当追到党川铺的时候,他一听到枪声,立刻就知道清军的精锐上来了,即有后膛枪,又有加特林机枪,他马上就预感到事情不妙了。

于是他立刻就爬到了一个山顶,观看周围的形势,虽然当时清军还没有开始两翼包抄,但是白彦虎一看他们的阵型,马上就明白他们要干什么。

白彦虎也是死里逃生了无数回的人了,所以他当机立断,带领陕西穆斯林,立刻就开始悄悄地往后退。

一路上收到传帖的各地穆斯林,还在不断的向前涌,看见他们这一行人却在悄悄地向后退,非常的诧异。于是有人就上前问他们,白彦虎就撒了个谎:“我们准备绕路去包抄清军。”

包抄清军为什么要向后走?当地的穆斯林感觉怪怪的,虽然满腹狐疑,但是当时急着上前去打清军,所以也就没有细问了。

有人会问,那么为什么白彦虎不告诉他们真相呢?这也是白彦虎在战斗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因为这场战役不是白彦虎指挥的,如果他去和马占鳌说,万一马占鳌和他的看法不同,到时候不让他向后退,非要死战到底,那可就麻烦了,他想跑都跑不成了。

至于其他人,他也万万不能对他们明说,一是怕他们认死理,不让你跑,二是怕他们跑得比你快,把路先占了,把你堵在后面,到时候你就成了给他们垫背的。

说实话,白彦虎还真的就猜对了,穆斯林叛军,确实落入了徐文秀的陷阱,如果不发生意外的话,当时也只有白彦虎和陕西穆斯林可以逃跑成功。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接下来刮起了沙尘暴,白彦虎他们没有跑出去多远,也被沙尘暴困住了,只好找了一个地方躲着,等沙尘暴过去再继续跑。

没想到等沙尘暴停了的时候,他们碰到了正在赶回太子寺报喜的穆斯林士兵,这一下他们顿时傻了,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这场突如其来的沙尘暴,帮了马占鳌一个大忙,让他全歼了徐文秀。

这下白彦虎和陕西穆斯林就尴尬了,现在回去,大家肯定要问,你们怎么跑了?

而他们又不能明说,是自己发现了敌人的诡计,所以也不通知众人,只顾自己就跑了。这在大家看来,别说不讲义气了,简直就不是一个东西。

白彦虎和其他几个陕西穆斯林叛乱首领,万万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他们面面相觑,犹豫了半天,最后觉得,没脸回去见马占鳌和河州穆斯林,于是决定,去西宁投靠马桂源算了。

结果,这帮了马占鳌一个大忙,所以马占鳌这个人的运气,真是太好了,不然他后面的事儿都干不成,为什么?我们一会儿会说!

如果说这场战争里,穆斯林方面还有一个清醒的人的话,那就是马占鳌了,借助沙尘暴的帮助,他带领穆斯林发动了冲锋,把清军冲得七零八落,冲到后面,沙尘暴大得连他们自己也互相看不见了,只能找地方躲避。

沙尘暴刮了一天一夜,才终于停了。马占鳌看着战场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上面覆满了沙尘,他的心中,不由得悲喜交加,如果不是因为这场意外到来的沙尘暴,那么很可能,他就是其中一具死尸。

现在,无论他走到哪里,众人都不停的向他欢呼,连续两场胜利,让大家都把他奉为了战神,把他抬得高得不得了。

但是他心里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纯属是运气好,本来该死的是他们自己。

马占鳌这个人就有这点好处,他非常的冷静,就在周围的人高呼着:“打到安定去,活捉左宗棠”的时候,他悄悄地派人,把阵亡的清军将领,全都用最好的棺木成殓了,同时也不让其他人,去掠夺他们身上的衣物和财产。

打了一个大胜仗,马占鳌却让全军就地休息,这让闵殿臣和郝明堂以及他们所代表的一大群极端派,都非常的不高兴。

因为在他们看来,明明三甲集镇就在前方,清军已经无力防守,现在只要奋力一击,乘胜追击,别说三甲集镇,就是打到安定去,进攻左宗棠的前线大本营,那也不是什么痴人说梦。

确实事实和他们的想象,也差不了多少,清军在甘肃宁夏一带,一共有7万多人,3万多人在甘肃东部剿匪,3万多人参加了河州战役,事实上,短时间内,左宗棠手中已经完全无兵可用。

得知了河州大败以后,左宗棠紧急命令驻守临洮的福建布政使王德榜,接管傅先宗指挥的所有部队,担任前线指挥,陈湜原地设防,收拢徐文秀的败兵,交由沈玉遂带领。

然后派董福祥率领骑兵,紧急赶往三甲集增援,同时开始收拢在东部剿匪的部队,准备重新组织进攻,可是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所以,形势也确实是万分危急,连续两场大败,损兵折将,溃退的士兵早已失魂丧胆,丢盔卸甲,随时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全线败退。

他们成群结队的越过洮河,依然狂奔不止。王德榜派出的人根本拦不住,不得已,他组织了执法队,连斩了六名不听指挥,继续溃逃的将领以后,才勉强稳住了阵脚。

但是这些人早已成了惊弓之鸟,短时间内,能否再次投入战斗,实在堪忧。

战场上的形势,对马占鳌来说,不是小好,而是一片大好,可是马占鳌却磨磨蹭蹭,停在党川铺不向前走,而马千龄也趁这个机会,去一个一个的拜访,聚集在这里的各地首领。

开始几天,闵殿臣和郝明堂他们,还勉强忍耐,可是连续等了几天,马占鳌却一点都没有继续向前的意思,不仅仅如此,他们发现,马千龄趁这个机会,到处在向人兜售投降观念。

闵殿臣和郝明堂他们,渐渐的发现事情不对劲,因为从最初叛乱开始,马占鳌这个家伙就一直态度摇摆,不是非常积极,而至于马千龄,那更是众所周知的投降派。

现在部队停在这里,明显是贻误战机,马占鳌他们肯定是故意的,闵殿臣估计,这帮家伙,又要出什么妖蛾子,他不能再忍了。

这天早上,他带着郝明堂和手下的一大群人,直接就跑来找马占鳌,要他说个清楚。

没想到马占鳌一看到他们,居然是一副很和善的样子,笑着对他们说:“我正要召集大家一起开会,讨论下一步的行动方案,我已经派人去通知其他首领了,这样,你俩留下,和大家一起商量作战计划,手下的人就先回去。”

闵殿臣一看,其他的首领正在陆陆续续的赶到,都是孤身一人,自己带了一大群人,看起来像是来闹事的一样,显然不太好,于是只有让众人先回去了,他和郝明堂两人留下来开会。

……

1872年,就在左宗棠在河州遇到挫折的同时,在太平洋中间的琉球群岛,也就是今天的冲绳一带,包括钓鱼岛在内的琉球王国,被明治天皇下诏,改为琉球蕃,意思是,你不再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了,而是日本的一部分了。



早在1372年,琉球诸国就成为中国明王朝的藩属国。1429年,统一后的琉球王国,一直与中国保持着宗藩关系。

明朝灭亡前后,1609年左右,日本萨摩藩率兵侵略琉球,逼迫琉球向日本进贡。反正每次中国国内出事,日本都要借机搞点事。

从此琉球王国形成“两属”状态,就是既向中国进贡,也向日本进贡。

清王朝建立以后,琉球王国在康熙二年,1663年,正式向中国称臣纳贡,成为大清帝国的属国,使用清朝的年号,所以虽然它向日本进贡,但是从法理上来说,它属于中国的属国,因为它用的是中国的年号。

而明治天皇下诏,将琉球王国改成琉球蕃,一下子就剥夺了它的独立地位,这是准备吞并琉球王国了,这在法理上是站不住脚的。


这个举动,极大的侵害了大清帝国的利益,而这个时候,清政府却完全束手无策,因为他们没有海军。

虽然左宗棠在前往西北,平定穆斯林叛乱之前,于1866年,在福建建立了中国第一个造船厂,并安排他原先部队中的领军将领,法国指挥官日意格和德克碑主持具体工作。

可是万事开头难,对于毫无工业基础的中国来说,这属于开天辟地的工作,到了1869年6月19日,才造出了第一艘轮船《万年清》号,这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了。

但是此后,由于为了平定西北的穆斯林叛乱,耗资巨大,光是左宗棠一个人,到了1872年,直接花了已经接近3500万两白银,这还不算间接的,那个数字至少要再增加一半,这一大笔钱,搞的国家山穷水尽,欠了一屁股的外债,自然没钱去建立海军了。

下面这张表,绝对让你触目惊心,大清完全是被穆斯林极端分子给拖垮的。








截止1874年,仅左宗棠平定西北穆斯林叛乱就耗银四千二百万两,年均600万两,向洋商借款二百二十万两,未包含在其内。


大家要知道,北洋水师的定远舰和镇远舰,每艘的价格才140万辆,这笔钱如果用来搞海军,可以修建多少个舰队,大家自己去算一算,至少是两个北洋水师。



北洋海军二十年总计,仅花费白银2300万两

为了平定西北穆斯林叛乱(不包含新疆),如果算上从胜保,多隆阿开始花的钱,总计耗费了九千万两白银,那是四,五个北洋水师的开支。

而且不仅仅如此,这一年,中国的第一批赴美留学生出发了,他们的费用才6万两白银,按照曾国藩和李鸿章的计划,他们本来打算多派一些,可是也是因为缺钱,最后把被迫把规模缩小了,这个损失,不亚于少建了几个北洋水师。

而且这一年,李鸿章兴办的轮船招商局,后来演变成了中国轮船总公司,直到今天的招商局,招商银行,才花了两百来万两白银,他本来还想多办好几个企业的,都是因为没有钱,只能作罢。

所以西北的穆斯林叛乱,是中国近代史上,对中国伤害最大的一件事情,甚至超过了太平天国和捻军,可惜的是,我们从来都没有认真反省过,伊斯兰教在中国的崛起过程中,到底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因为前两者爆发的时候,日本也处于愚昧状态,对中国不构成威胁,可是西北的穆斯林叛乱,大大的延长了中国的内乱时间,而这个时候,中国和日本都想明白了,要向西方学习,但是中国却被穆斯林叛乱拖了后腿,没有钱,就什么也做不了,而日本却趁机追上来了。

1872年,日本企图兼并琉球,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它要挑战中国,这引起了李鸿章等人的警觉,同时左宗棠对这个事情也是非常的关心,可是大家什么也做不了,因为没有钱,就没有海军,也就谈不上维护中国的海洋利益了。

两年后,日本彻底吞并了琉球群岛,并借口台湾原住民杀害了日本海员,派兵第一次侵犯了中国台湾,而中国依然深陷在穆斯林叛乱的泥潭之中,无力应对,最终被迫承认日本对琉球的主权,赔款了事,日本人这才撤出了台湾。

这件事导致中国彻底丧失了第一岛链,其后果之严重,直到今天,中国海军进出太平洋的关键要道,全部掌握在日本人手中。



而这个时候,河州的大败,又让左宗棠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因为李鸿章他们已经不耐烦了,日本的威胁已经越来越近,他们急需建立海军去应对,左宗棠当然也知道海军的重要性,不然他就不会建立福建船政了。

可是只要平定穆斯林叛乱的战役,一天不结束,他们就一天没有钱去建立海军,而河州的失败,导致战争时间很可能被拖长,海军变得益发渺茫,因此大家很可能要把怒火,都发在左宗棠身上。

所以,左宗棠可以想象,朝堂之上,一场大的风暴即将来临,他必须立刻扭转危局,可是他该怎么做呢?其实这个时候,他也是束手无策,当年,英国人进攻阿富汗的时候,也是先几乎打赢了所有的战役,只是最后输了一场战斗,然后就全军覆没,被迫退出阿富汗,难道这段历史,会在左宗棠身上重演吗?
只能等着老天开眼了,那么老天会开眼吗?
……

马占鳌看见众人到齐了以后,他对大家说:“前几天我们连续打了两个大胜仗,大家都很高兴,但是我们不能打了,有人会问,为什么我们打了胜仗,反而不能打了呢?”

“大家想想,洪秀全的长毛,闹了十多年,占了半个中国,打的胜仗比我们要多得多,可是最后还是被朝廷给消灭了。”

“捻子的张宗禹,把蒙古亲王僧格林沁都给灭了,可是最后还是败在了朝廷的手下。”

“白彦虎他们开始占了大半个陕西,风光的不得了,可是一个多隆阿就把他们全都赶走了,金积堡的马化龙,比咱们财大气粗,兵多将广,最后也落了一个满门抄斩的下场。”

“咱们河州,在甘肃也只是一个小地方,又都是山沟沟里面,根本无法和他们比,所以就算胜个一场两场,哪怕再多胜几场,也是没用的”。

“这次清军进攻我们,好多人的房子和田产都被毁了,再打下去,损失会更大,而且马上就要春耕了,如果家里的男人都在打仗,谁来种地,到了秋天我们吃什么?所以不能打了,我们必须和朝廷议和。”

“而且更重要的一点,议和的越早,条件就会越好,如果要追究责任,我愿意一个人承担,绝不拖累大家,请大家三思。”

大部分的穆斯林头目,由于马千龄都提前做过了工作,所以立刻点头称是,可是郝明堂却跳起来反对,声称这场战争,是为了信仰而战,是为了建立伊斯兰国,想投降的,那就是叛教。

可是马千龄忍不住揶揄了他一句,问道:“咦,白彦虎怎么没有来呀?”于是众人哄堂大笑,郝明堂顿时面红耳赤,无言可对,只有坐了下来。

但是闵殿臣又跳了起来,他不敢对着马占鳌说,就指着马千龄骂道:“什么议和?分明是投降,满人汉人,欺压我们这么多年了,我们好不容易起来造反,绝不能这样善罢甘休,况且我们形势一片大好,完全可以打下去的!”

马千龄反唇相讥道:“你说汉人欺负我们,到底是我们先杀的汉人?还是汉人先杀的我们?再说了,就算你有本事,打到了兰州,难道你还要打到西安去,打到北京去?”

大部分的穆斯林首领,其实就是马千龄不做工作,也早就不想打了,毕竟,金积堡马化龙的前车之鉴,就在眼前,于是大家纷纷发言,支持马千龄,反对继续打下去。

争论了半天以后,包括闵殿臣在内,依然有三个人死活不同意投降,马占鳌一看,这几个家伙油盐不进,于是就给马海晏使了一个眼色。

于是马海晏站起来向房外一挥手,立刻就有一大群人拿着刀剑冲了进来,把大家围在中间,摆出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然后他大声向大家说道:“只有和朝廷议和才是我们唯一的生路,如果谁要断了我们这个生路,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只有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

闵殿臣和郝明堂他们一看,再坚持下去的话,恐怕就要吃眼前亏了,于是心想先答应了再说,等回去了再变卦也不迟。

马占鳌一看,闵殿臣他们终于服了软,于是就要大家对着古兰经起誓,起完誓以后,闵殿臣他们正愤愤的准备离去,没有想到又被马占鳌拦住。

他说:“我还有一个提议,为了防止夜长梦多,大家都得把儿子押在这里。谁要是变卦,就先杀了他儿子,大家没有意见吧?”

众人纷纷点头表示同意,独独闵殿臣他们几个,闭口不回答。

这时,马千龄在背后拍了拍闵殿臣,然后笑着对他说:“贵公子我已经帮你请来了,就在门外,我想,你肯定是没有意见的吧?!”

他这一招,彻底断了闵殿臣的任何想法,气的闵殿臣七窍生烟,从此深恨马千龄,几年后他再次反叛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去杀马千龄全家,结果马千龄他们听到风声,全都跑了,闵殿臣为了泄愤,就烧了马千龄的所有财产。

后来闵殿臣的造反,被马占鳌镇压,全家被凌迟处死,河州一带的极端穆斯林,从此才销声匿迹。
……

几天前,由于突然刮起了沙尘暴,导致徐文秀大败,损失惨重,但是杨世俊和他的部队却毫发无损,因为他当时正在带领部队进行侧翼迂回,没有在战场中央。

现在他和陈湜一起,收拾了残兵,布置好了三甲集镇的防守,而这个时候,董福祥已经率领数千人,赶到了康家岩渡口一带,于是三个人在一起,开始商量反攻的计划。

就在这个时候,马占鳌突然派人来,向陈湜表示愿意投降,吓了陈湜一大跳,这是搞什么鬼?于是他赶紧向左宗棠报告。

左宗棠听到了这个消息,也是大吃一惊,难道是诈降?因为在不久之前,西宁的马桂源,刚刚和他玩了一把诈降的诡计。

前面我们介绍过,马桂源就是那个,被称为顶子太爷的小屁孩,他的祖爷爷就是花寺门派的创始人马来迟,而且他在教中的地位也相当是教主。

马占鳌虽然是从西安大学巷清真寺镀过金回来的,已经是一个油腻的中年男,可是还是要到这个小屁孩的脚下去拜几拜,认他为自己的授业经师,才能持证上岗。

这个时候,西宁办事大臣玉通已经死了,朝廷另外派了一个叫豫师的人前来接替,而他已经得知了前方的真实情况,根本就不敢去西宁。

左宗棠到了陕西之后不久,就看到了西宁镇总兵黄武贤致陕西巡抚乔松年的信,描叙了他在西宁所身受与目击之惨状。

内容我不说,大家也猜得到,无非就是穆斯林掌握了西宁的政权以后,对汉人藏人横征暴敛,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比纳粹对犹太人还要狠十倍,比日本鬼子在南京还要恶万分。

所以左宗棠知道,什么狗屁西宁知府马桂源,西宁镇总兵马本源,现在都是穆斯林叛乱团伙,西宁早已陷落。

这个团伙中杀人最狠,坏事干得最多的马尕三死了以后,他的穆斯林首领的位置,被马桂源的堂叔马永福接替。

马永福这个人比较务实,知道这样闹下去,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于是就在1871年,左宗棠攻下金积堡以后,他就联合西宁一带的回民首领,劝马桂源向左宗棠投降。

马桂源当时看到马化龙全家被灭门,左宗棠的大军又开始进攻河州,势若破竹,一时被吓破了胆,没了主意,于是就同意投降。

于是马永福就写了一封求抚书,通过体制内的马桂源,从官方渠道,转交给左宗棠和新任西宁办事大臣豫师。

左宗棠一看到信,就说:“好啊,你要投降,那就把武器交上来,注意,我说的是所有的武器,一件都不准私藏,同时不准包庇藏匿,流窜的陕西穆斯林,那我就接受你们的投降。”

俗话说,富不过三代,而马桂源是马来迟的第四代孙,所以智商自然就要出问题,求抚书送出去没有多久,马千龄带着白彦虎他们,就跑来劝他接替新教教主马化龙,担任伊斯兰国的哈里发。

马桂源一听,觉得这多有趣,比投降好玩多了,于是立刻和左宗棠翻脸,不但不上交武器,而且开始变本加厉的整军备战。

所以当马占鳌要投降的消息,传到左宗棠这里的时候,穆斯林极端分子那种一贯阴险狡猾,两面三刀的表现,让左宗棠非常的放心不下。

但是万一如果是真的,这个机会也不能错过,毕竟可以大大缩短战争进程。于是他就派了六名熟悉当地情况的军官,前去查看马占鳌,到底有没有诚意?

很快消息就传了回来,马占鳌把所有的阵亡的清军军官的尸体,全部用最好的棺木盛殓,已经送回,同时当面对着古兰经发誓,表示愿意遵守诺言,看来投降是真的。

于是左宗棠同意,让他们前来安定大营见面,马占鳌本来打算亲自去的,但是众人死活缠着不让他去,害怕他走了,万一闵殿臣他们闹事,其他人无力服众。

于是他就派他的儿子,马七十五带着其他十个主要头领的儿子,前去安定大营,面见左宗棠,作为人质。

有人会问,他儿子怎么取了这么怪一个名字呀?其实当时的西北人,都是这么取名字的。

七十五这个数字,就是马占鳌的这个儿子出生的时候,马占鳌和他父亲的年龄相加的和。

到了安定大营,左宗棠命令刀斧手排成长长的两行,气势威严,然后军官喝令,这十个人跪在地下,膝行而入。

看到这个架势,其他的小孩早就吓得屁滚尿流,面色如土,只有马占鳌的儿子马七十五,面不改色心不跳。

左宗棠看见以后,大为赞赏,他对幕僚们说:“观其子可以知其父,将来他们家,可以成为我们治理西北的得力助手”。

于是左宗棠亲自给马七十五取了一个名字,叫做安良,字翰如,希望他能为西北的安定作出贡献。

马安良后来没有辜负左宗棠的期望,他在平定光绪年间,穆斯林叛乱的战斗中,立了大功,而且对叛乱的穆斯林极端分子,下手毫不留情,按照当地人的说法,他的顶子就是被穆斯林的鲜血染红的。

而且在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的时候,他对朝廷始终忠心耿耿,先是为了保护北京城,和八国联军浴血奋战,后来为保护慈禧太后和光绪逃往西北,又立了大功,此后一直执掌西北的军政大权,直到了北洋政府当政的时候,这些都是后话。

左宗棠看出了马占鳌是有诚意的,于是他也就没有扣留他们的儿子,让他们回去告诉他们的父亲,去兰州投降,因为这个时候,左宗棠已经准备移师兰州了。

马占鳌听到他儿子的介绍以后,知道左宗棠可以信赖,于是他立刻向陈湜交出了4000匹战马,14000多件武器,同时配合陈湜,清点河州一带的穆斯林户口。

1872年7月,兰州城内的总督府里,马占鳌袒露上身,用铁链将自己捆绑起来,跪在了左宗棠的面前请罪,河州战役正式结束。

河州穆斯林被编成了三营马队,归陈湜部下沈玉遂统领,任命马占鳌为统领兼中旗管带,马悟真为左旗管带,马永瑞为右旗管带,马海晏为督标中营步队管带。

河州一代被强迫随教的汉人,全部恢复汉籍,重新安置到兰州一带,河州地区的每一名穆斯林,都被罚款数千铜钱,这笔钱,被用来赔偿战争中汉人的损失。

马占鳌的及时投降,让西北战役至少缩短了一年的时间,节约了数百万两白银,其意义是重大的,而且也缓解了左宗棠的危机。

可惜的是,这并不能扭转清朝的国运。一个国家国运好的时候,总能逢凶化吉。就比如中国最近这40年,国运就好的不得了。

本来十多年前,美国人就准备收拾中国了,可是拉登派出15个穆斯林,到美国搞事,结果让美国无暇东顾,深陷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泥潭。

克林顿政府当政的时候,美国还清了所有的外债,还有盈余,小布什刚上台的时候,军力无敌,财力充沛,要收拾中国轻而易举。

可是美国和穆斯林打了十多年战争以后,债台高筑,产业外移,元气大伤。而中国借此机会,潜心发展,一跃成为世界第二,现在特朗普要收拾中国,就远没有小布什那个时候那么容易了。

而在清代晚期,伊斯兰教不停的在中国搞事,害得中国民穷财尽,最后被日本追上击败,从此历经沧桑磨难。

难道冥冥之中,是有天意轮回?让伊斯兰教现在又去折腾美国,为中国的崛起创造了机会,是为了偿还当年欠下中国的累累血债?

哎,反正谁摊上他们,谁就没有好事!

河州平定以后,左宗棠兵分两路,一路由黄鼎手下的部将徐占彪,带领川军6000余人,进攻河西走廊,争取打通前往新疆的交通线。

另一路由刘锦棠亲自率领2万多精锐部队,兵锋直指西宁,陈湜率领马占鳌,从侧翼协助,防止敌人流窜。

一时间狼烟再起,烽火四燃!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如果觉得本文可读,请分享到朋友圈,谢谢大家。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