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存的公告

Bulletin#B951CDE1FA6ABABC2BD3BE86A5B2222B

o83rmpiTvBATnKpd2GUS824tDvLoahtnFD #8

发布@2020-08-15 02:24:55

上一篇


富贵险中求,不拿命来换!


■ 晚清沧海事 上卷(8) ■
作者:罗马主义


如果你要翻开同治光绪年间的清史,雷正绾这个名字就会经常出现在你的眼前,作为四川中江的一个农民,目不识丁,没有背景,从小兵干起,混到了一方的军政要员,实在是不容易,如果你要问他是怎么成功的,他会哈哈大笑,这样回答你道:“富贵险中求,老子是从尸体堆里爬出来,拿命换来的。”

如果你听他这么说,就把他想象成哪种傻了吧唧,有勇无谋的亡命徒,那你就错了,他其实是个人精,属于表演系的。

当小兵的时候,每次冲锋,他都第一个跳出阵地,大呼小叫,而且一定会在领导眼前闪过,冲出去几十米以后,领导看不清的时候,他不是鞋带松了,就是鞋子掉了,但是依然坚定的给周围的人说:“兄弟们搞快些往前冲,我系下鞋带,马上就来。”然后就不知道他缩到哪儿去了。

等到大家该死的死,该伤的伤,拼了个你死我活,胜负快要分出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他又从哪儿钻出来了,又是大呼小叫,在领导面前上串下跳,一副勇猛无比的样子,所以领导对他印象极好,当兵没到一年,就变成连级干部,然后被从四川调到了湖北,加入了湘军。

当了干部以后,他的表演艺术更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绝对有资格领金鸡奖百花奖,现在的好多演员,和他相比,完全都不是一个级别的,因为他看起来像演戏,其实秀的是智商,这一点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

就比如这次进攻合肥,攻城的第一天,多隆阿做出炮击城门的决定以后,他立刻第一个跳了出来,表示坚决拥护领导的决定,然后积极响应领导的号召,主动要求去攻最难攻的那个城门,让多隆阿非常的开心,在众人面前表扬了他。

不过,他弟弟雷恒可急出了一身冷汗,一直在大帐里用刀柄戳他哥的屁股,想阻止他哥哥去当瓜娃子,可是不知道他哥哪阵疯发了,突然变雷锋了,对他的提醒浑然不觉,简直就和吃错药了一样。

会议开完,刚出了中军大帐,雷恒忍不住就拽着他哥说:“老大,你今天咋个脑壳短路,官迷心窍了吗?非要去攻最大的那个门,那个门又厚又重,门上还有一个箭楼,你啷个攻得下来吗?其他几个门都没得箭楼,你咋不去选?你天天在那念叨富贵险中求,不拿命来换,你今天咋个又不想活了呢?老子不得给你当敢死队,活腻了你自己去死,不要把我拖上!”

雷正绾扫了雷恒一眼,轻蔑的说:“你这个瓜娃子,你晓得个铲铲,老子天天教育你,你肩膀上扛的这个八斤半的猪脑壳,不是光拿来吃饭的,也要拿来想问题,晓得不?”

“城里头的陈玉成是什么人?你以为他只有20来岁,是一个青勾子娃娃?你晓不晓得,人家统帅百万大军的时候,你娃还在乡下种地!”

“你看看护城河里的水那么深,城墙那么高,像他娃这样牙齿焦黄的老鬼,你觉得他想不到多大帅要轰门而入啊?那个门轰开以后,里面肯定藏着各种机关埋伏,哪个先轰开,哪个死的快!你娃不懂。”

第二天开战,多隆阿特意跑到雷正绾这里来观战,只见雷正绾先是组织了突击队,然后又慷慨陈词的发表演说,接着杀了一只鸡,招呼大家喝了血酒,最后给大家说,门一轰开,他会第一个带大家往里冲,不打垮敌军,绝不会再从这个门出来,如果他战死了,以后就把他埋在这个门下,让多隆阿在旁边看着,都激动得热泪盈眶。

接着雷正绾下令大炮开火,密集的弹雨轰向了箭楼,注意,不是大门,不过这也很正常,因为不轰垮箭楼,肯定不能轰大门,否则轰开了也等于零,可是箭楼岂是那么容易轰垮的,所以只能慢慢的轰。

没多久以后,传令兵就来告知多隆阿,陶茂林轰击的大门马上就要垮了,于是多隆阿立刻带着随从,上马飞奔而去,雷正绾揩了一揩额头的汗,松了一口气,让亲兵搬了个马扎子来,他坐下掏出烟袋,把叶子烟点起,一边吞云吐雾,一边等多隆阿下令取消进攻。


果然不出所料,其他部队轰垮了城门以后,突进去都遇到了第二道临时搭建的土墙,被困在土墙和城墙之间,挤成一堆,被打得落花流水,死伤惨重。

多隆阿在城外急的直跺脚,但是大炮又无法支援,虽然他想了很多种法子,亲自组织了好几波突击队,但是陈玉成早有预案,应对自如,让多隆阿生生的碰了一鼻子灰,除了让尸体越堆越高以外,毫无进展。

最后多隆阿冷静了下来,知道这个法子行不通,于是他命令全军停止进攻,另外想办法,这天晚上,那些先轰破城门的部队,个个都是伤兵满营,哀号痛哭,垂头丧气,雷正绾毫发无损,又挣了表现,功德圆满。

接着多隆阿又决定在距城墙不到300米的地方,筑一个和城墙差不多高的炮台,方便轰击城上和城内的敌军,于是雷正绾又第一个跳了出来,向多隆阿建议,敌人在我们背后废弃的有两座堡垒,里面有大量的条石木材,要不我派我的人去把他们拆了,运过来,等到土山修好的时候,我们把石头拉来铺到山顶上,大炮就可以放稳,不会被陷进去。

多隆阿一听,非常高兴,这个搬石头的苦差事,有人愿意做,那太好了。于是命令他明天一早去做。但是雷正绾并没有等到第二天,当天夜里就跑去开始拆堡垒,然后干了一个通宵。

第二天一早,多隆阿刚刚起床,就看见雷正绾的部队已经推来了一大堆石头,大为诧异,一问士兵,原来已经干了一个通宵了,多隆阿非常感动,立刻把其他将官叫来,让他们向雷正绾学习,以最快的速度把炮台搭起来。

雷正绾又得分了,不过他心里的小九九,一般人还真都想不到,他故意第一个带头干一个通宵,到了白天,统帅看到肯定会表扬他们,同时也会让他们去睡觉,这样他们就不用白天去筑土山了。

雷正绾心里想得清清楚楚,你在离城墙这么近的地方修炮台,对方肯定会集中炮火轰击,特别是最初的几天,肯定打得难解难分,白天冒着枪林弹雨,在这底下干活,或者负责火力压制,肯定都是九死一生,所以他宁肯多流点汗,还是保命重要。

再加上修炮台又肯定是日夜赶工,他先主动加一天班,就相当于自然而然的变成了晚班,晚上去修,黑灯瞎火的,城上的人也看不清城下的人,大炮只能瞎轰,洋枪也只能瞎打,自然安全的多,而且还更容易得到领导表扬,一举几得,何乐而不为呢。

所以雷正绾这个人,短短的几年之间,从小兵干到了副将,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一个人农村入伍,既没学历,也无背景,几年以后就变成了副师级干部,而且从来没挂过彩,你说这人有多牛逼?

雷正绾的特点就是好琢磨,你看每次多隆阿一开会,他总是第一个发言,跳出来响应领导的指示,既让领导开心,自己被表扬,同时也让自己很安全,其实功夫都在诗外,他平常早就想了好多种预案。

连续几个月的进攻,合肥城纹丝不动,雷正绾就在琢磨,多隆阿下一步要干嘛,他想来想去,最后认定,以多隆阿这种性格,一定要死拼到底,所以最后肯定会逼着他们爬城墙。

所以他就开始琢磨,这个城墙到底该怎么爬?既能爬的上去,又不丢了小命,还能完成任务,不久,他想出了一条妙计。

所以当多隆阿募集先锋的时候,他第一个就跳了出来,因为他知道,反正都得爬,他不如第一个跳出来,这样一来让领导高兴,二来他就有机会,获得最多的资源支持,让自己的计划顺利进行,这样他反而最安全,更重要是,这不是白爬,他又可以官升一级了。

没有二两干胡豆,敢在这里摆地摊摊?雷正绾要再次秀一下他的鬼转转,那么他这次又有什么好办法呢?
……

扶王陈得才把那几个穆斯林喊了过来,一脸不快的问道:“当初你们几个,向我们大王吹的天花乱坠,可是现在都到了陕西边上了,一个叛乱的穆斯林都没见到,而且天寒地冻,大家连肚子都吃不饱,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仅仅扶王陈得才的脸色不好看,周围的将领们,一个个也是秋风黑脸,手握着刀柄,那架势就是,只要这几个穆斯林一句话说错,立刻就拔刀出来把他们砍了。

要是普通人,看到这架势,早就吓尿了,估计这会儿只是浑身发抖,话都说不出来。但是这几个穆斯林,却是教主精心挑选出来的老江湖,虽然有点紧张,但确依然能陪着笑脸,从容的侃侃而谈。

“大王明察秋毫,果然非同凡响。你看这陕西之所以能够成为龙翔之地,就是因为它最富的地方,只有关中那一块,四周全是崇山峻岭,穷乡僻壤,任何一支军队想要攻入其内,都要越过重重难关,所以一旦占领,就可以牢牢把控,这就是它的地利之处。”

“我们穆斯林虽然不才,但是也知道选一块好地方住着,所以陕西的穆斯林,都集中在关中一带,沿渭河而居,那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所以大王这一路上没有见到一个反叛的穆斯林,那也是很正常的,因为这些鬼地方,我们穆斯林一样也看不上。”

“大王只要再坚持几天,出了这片山区,立刻就能要粮有粮,要人有人,大王你想想,当年汉高祖刘邦和项羽争天下,十战九输,可是却能坚持到底,最终夺得了天下,为啥?还不是因为关中物产丰富,人力充足,可以源源不断的补充刘邦的军队,如果陕西真的是穷乡僻壤,这一切又怎么可能办得到呢?大王通古博今,肯定是知道这件事儿的,所以一定知道,我们绝没有一言一语,欺骗大王,请大王明鉴。”

见陈得才依然有点儿犹豫,那几个穆斯林接着又说道:

“大王,你再想一想,汉唐都是发源自陕西,国都也建在长安,怎么可能会是穷乡僻壤呢?大王千万不要听沿路土人的瞎说,关中富得流油,如果大王到了关中,发现我们有一丝一毫的谎言,要杀要剐,任大王发落。”

看见气氛依然很严肃,几个穆斯林们接着又说道:“大王,说句玩笑话,我们陕西不仅物产丰富,女人也长得漂亮,历史上的四大美人,赵飞燕,杨贵妃,王昭君,貂蝉都是我们陕西人,我敢说,那种真正的倾国倾城的美女,你们不到陕西,绝对见不到,不是我吹的,放眼大清国,论女人,没有一个地方能和陕西比。”

他们这么一说,大帐里的气氛立刻就变的轻松了,众将领也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有苏杭的美女漂亮吗?老子们攻下苏州的时候,很搞了几个,你们陕西的肯定比不上。”

“那些算啥?不过是秦淮河上的几只鸡而已,我们那的美女,一个个都是可以当皇后娘娘的,那怎么能比呢?”

“虽然是鸡,功夫好着呢,你们那里的女人会不会哦!”

“功夫要是不深,又怎么迷的到唐明皇,汉成帝,连匈奴的单于都羡慕得不得了,求着我们派姑娘嫁给他们,这些人啥女人没见过?你要是见到她们一下子不酥了,你来找我。”

大帐里开始变得欢声笑语,不时的发出一阵阵的哄笑,黄段子满天飞,将领们一个个兴趣盎然,门外的卫兵们,也伸长了脖子,竖着耳朵在听。

最后,大家决定,继续西进。
……

胜保这个人,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风口上的猪,最擅长的就是见风使舵,把握机会,如果说他有什么缺点的话,就是虽然经常飞得很高,但他还是一只猪。


♢ 胜保 ♢

胜保虽然是一个旗人,但是出身低微,平常学习成绩一般,但是靠着自己是北京人,又是少数民族,凭着优惠政策,比外地人低了两三百分,考上了举人,后来当了翰林。

太平军北伐的时候,他知道风口来了,立刻跳了出来,上书请求带兵打仗,阻挡太平军,咸丰皇帝大喜,再加上他名字又听起来兆头很好,于是就让他当了钦差大臣,全权负责阻止太平军北伐。

虽然把握住了风口,又有一个很屌的名字,但是改变不了猪的本质,虽然他大谈理想,到处融资,但是还是经营不好,连战连败,最后被僧格林沁代替,第一轮创业失败。

后来捻军作乱,纵横北方,他知道风口又来了,于是再次跳了出来,二次创业。不过他吸收了上一次的经验,知道自己只有一个概念,其他全是空对空,于是拿着投资人的钱,大搞兼并,招抚了苗沛霖,宋景诗等等一大堆不良资产,虚构业绩,成功上市。

18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英法联军进攻北京,不久之后,咸丰忧愤而死,他伸出鼻子一嗅,敏锐的闻到风口又来了,于是再次跳了出来,旗帜鲜明的站在了慈禧太后和恭亲王这一边,再次押对了宝,立刻被各路资金追捧,股价飙升。

但是控股大股东慈禧对他却不感冒,虽然他有拥立之功,还是把他打发到外地去管分公司,让他远离权力核心。

1862年,他又来到了安徽河南交界的剿捻前线,于是他琢磨着,能不能再找一个风口,让自己又能迎风飞翔。而恰好这个时候,之前被他收购过的不良资产苗沛霖,开始向他抛媚眼。

苗沛霖这个人,完全没有节操,专门跟风炒概念,太平军北伐的时候,他立刻就竖起了反旗,北伐军失败,他立刻就归顺了朝廷,而英法联军攻入了北京,他又立刻扯起了反旗,标标准准一个反反复复的小人。

最近,他发现这一轮概念已经炒烂了,捻军张洛行进攻颍州,被湘军李续宜,代理钦差大臣袁甲三击败,太平天国的英王陈玉成被多隆阿围在合肥,感觉有点撑不下去了,看来风口又变了,他必须立刻跟进。

于是,他写信给胜保,准备捧一下这个大热门,和他谈谈兼并重组,借壳上市的问题,而胜保这轮出京,慈禧把所有的本钱都压在了曾国藩的身上,没给他多少资金,正在发愁,于是两个人一拍即合,达成了秘密协议。

苗沛霖由于之前弄虚作假,反复无常,名声实在太差,所以虽然胜保一再推荐,连续发表了多篇荐股文章,把他吹得天花乱坠,但是市场对它缺乏信心,反应冷淡,现在,苗沛霖需要一个投名状,才能再次聚拢人气,他把目光也投向了合肥,他也在等待着一个机遇,那这个机遇到底是什么呢?
……

雷正绾一出手,就让所有的人大惊失色,他选定的进攻方向,竟然就是炮台前的那段城墙,不过这明显也是陈玉成预料之中的地方,虽然由于炮火凶猛,这段城墙上只有少量的兵力监视城下,但是太平军却在城墙下面,炮火轰击不到的地方,埋伏了两千多人,一旦对方停止轰击,开始爬墙,这两千多人会立刻涌上城头,把对方的进攻彻底粉碎。

按理说打了这么多年的仗,雷正绾也是老油条了,他应该知道对方早有防备,但他依然决定把这里作为主攻方向,那他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呢?

这天早上,炮台上的大炮,对这段城墙进行了短暂的火力准备以后,停止了轰击,雷恒带着几百人,扛着云梯,从炮台后大声呐喊着冲了出来,奔向城墙。

一看到这群人来攻,躲藏在城墙上的观察哨,立刻向城下发出暗号,城下的士兵飞快的沿着早已预备好的坡道,蜂拥而上,迅速跑到了每一个战位。

雷正绾躲在炮台上,看见敌军都已经到位,他命令旁边的士兵击鼓,雷恒和他带着的突击队,立刻停止向前,全都跑了回来。

所有的大炮全都又同时开始了猛烈的轰击,一时间打的城墙上的守军,鬼哭狼嚎,支撑不住,纷纷又退了下去。

这时候雷正绾挥动旗帜,炮击停止。雷恒带着突击队又调转了头,扛着云梯,大吼大叫的又向前冲,城上的士兵,一看情况不好,又发暗号,于是城下的士兵又赶紧跑上城墙来,看到这些士兵都上了城以后,雷正绾又命令鼓手敲鼓,雷恒他们又迅速的开始向回跑,而同时劈头盖脸的炮弹又飞了过来,几个来回以后,打的城上尸积如山。

远处,陈玉成在一个隐蔽的制高点上,用望远镜观察着这边的情况,他脸色铁青,默不作声,当看见城墙上的士兵,又吃了一轮亏以后,他知道这样耗下去,守城的士兵很快就会扛不住,城墙被攻破只是时间问题,但他又想不出什么好的应对办法,无奈之中,他只有恨恨的咬了咬牙,当机立断,作出了弃城的决定。

陈玉成虽然年纪轻轻,但也是久经沙场,并不在乎一城一地的得失,他知道胜败乃是兵家常事,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于是快步走下了制高点,然后对着身边的几个太平军将领说,把所有的人都集合起来,立刻出城突围。

雷正绾这个时候也拿着望远镜,正在观察城里的情况,他看见城内的太平军开始迅速的奔向那几个没有被围的城门,他知道自己可以登台表演了。

于是他飞快的奔下土山,从亲兵手上接下了一把大刀,大呼一声:“兄弟们跟我一起上。”然后身先士卒的冲到了城墙底下,第一个就登上了云梯,蹭蹭几下的爬了上去,跳入了空无一人的城头,对着几个还没有断气的太平军伤兵一阵猛砍,然后又举着大刀,在城墙上来回奔跑挥舞,招呼士兵向上,城下观战的士兵们,欢声雷动,都在为他喝彩。

多隆阿带着后备队在城门前埋伏,看见了雷正绾的部队打开了城门以后,心里默默的给雷正绾点了个大大的赞,立刻翻身上马,拔出了战刀,大呵一声,跃马向前,带着士兵蜂拥而入。

面对这危急的形势,陈玉成并没有惊慌失措,反而是沉着冷静,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依然井井有条的做好了突围的部署。

他兵分两路,命令手下的一个将领,带着老弱伤兵和粮草辎重,从通向张洛行那个方向的城门突围,自己则带着剩下的数千精锐部队,轻装从通向苗沛霖方向的城门突围,然后约定了突围后的集结地点。

听到了这个安排,手下的一个将领觉得不妥,慌忙阻止他道:“张洛行那个方向的城门,好像没有敌军,而苗沛霖那个方向,经常有敌军骑兵出没,我们不如也从张洛行那个方向的城门突围。”

没想到他立刻遭到了陈玉成的大声呵斥:“我们这里都是精锐,自然要迎难而上,吸引敌军伏兵,把机会留给那些带伤的兄弟们,岂可独自求活?”

这番大义凛然的话,把那个建议的将领说的面红耳赤,周围的士兵们,也深受感动。于是陈玉成一马当先,带着士兵们冲出了城门。

不过他并没有把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告诉大家,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让他对战场上的虚虚实实,早已了然于胸,虽然他不是一个好的战略家,但他绝对是一个杰出的战术家。

他已经准确的猜出了,多隆阿肯定埋伏了重兵在去张洛行的方向上,所以那条路才显得冷冷清清,而这条看来经常有骑兵出没的通往苗沛霖方向的路,反而肯定不会有多少人把守。

但是他必须分兵两路,把那些老弱伤兵都送给多隆阿的骑兵追杀,把粮草辎重也丢给他们哄抢,这样他们才没有时间来追击自己,自己就能安全脱身,当然,他话绝对不能这么说。

多隆阿大获全胜,埋伏在去张洛行路上的骑兵,不仅仅击杀了太平军8000多人,而且每个人的大包小包里都在装满了战利品,幸福的一塌糊涂。

多隆阿穿过遍布火光的城市,赶到太平军突围的城门外时,骑兵早已四散开来,漫山遍野的去追杀溃兵,抢劫财物,多隆阿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他们重新聚拢起来,一问,没有人发现陈玉成的踪影。

紧接着,他部署在苗沛霖方向的几十个骑兵,看见有大队的太平军通过,没敢露面,等敌人通过了以后,才慌慌张张的跑来通报了他,多隆阿不由得长叹一声,心中惋惜不已,他知道陈玉成已经成功的突围了,而且已经跑远了。

但是他心里清楚,绝不能放虎归山,陈玉城逃跑的部队,虽然只有几千人,但全是精锐,一般的清军不是他的对手,只要给他一个喘息的机会,他到处去一拉壮丁,又可以拼出几万人来和他对抗,他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但是他的部队早已散开在整个城市里,到处烧杀抢劫,已经完全失去了掌控,他派出了所有的亲兵四处去制止抢劫,杀了好几个人,一天一夜以后,终于才恢复了部队的纪律,重新把他们集合在了一起。

于是他不顾士兵们的满腹牢骚,只留下了少量的兵力守城,率领全军开始猛追,他一定要绝此后患。

陈玉成跑出城以后没有几天,就遇到了苗沛霖派来的信使,请他到寿州来休整,同时借兵5万给他,助他夺回合肥,顿时让他觉得柳暗花明,天无绝人之路,不由的大喜过望。

不过苗沛霖这个人,名声一向不太好,部下们都劝他,不要轻信此人,建议他要不就是召回西征军,要不就和西征军汇合,而且西征军已经传回了消息,他们已经发展到了将近十万,有了这支生力军,干什么都可以,千万不要去冒这个风险,陈玉成不由的又犹豫了起来,他到底该做什么样的选择呢?
……

陕西境内,白彦虎正悄悄地召集一群老教的头面人物开会,他说,我刚从前线回来,太平军就要攻打陕西的消息是真实的,我听说朝廷里有人上谗言,说太平军是我们勾来的,所以朝廷不相信我们。

很快他们就会让我们组织团练,把所有的精壮全部拉上前线,去和太平军拼,他们坐山观虎斗,如果我们不尽力的话,他们就会屠杀我们的家属,大家看如何是好?

所有的人立刻炸开了锅,叫骂的,喊冤的,唉声叹气的此起彼伏,一时都没有了主意,有人就问白彦虎,你在京城里待过,见过大世面的,你看这事该怎么办?

白彦虎故作为难之态,沉吟了半天,然后说道:“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但是……”他为难的看着众人,欲言又止,他究竟想要说什么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如果觉得本文可读,请分享到朋友圈,谢谢大家!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