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列表

Bulletin#BCDFBDF730A5ECD7024E32B0E7BB243D

o83rmpiTvBATnKpd2GUS824tDvLoahtnFD #37

发布@2020-11-04 15:58:06

上一篇


冰髅血沙
晚清沧海事上卷 37
作者 | 罗马主义

书接前回,马占鳌带着马海晏,马千龄和一群垂头丧气的穆斯林败兵,在呼啸的北风中,瑟瑟发抖,缓缓前行。

他们中很多人都挂了彩,不少人的父子兄弟,死在了刚刚发生的战斗中,一个个都心情沉重,正在退向太子寺。

一路上看到众人都很沉闷,马千龄为了缓和一下气氛,就指着一条被冻住的小溪说:“你看这天冷的,冰都冻的和钢一样硬,子弹打上去都会弹开。”

众人瞥了一眼小溪,但是没人有心思接他的话,又默默的向前走了一会儿,突然马海晏对马占鳌说:“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可以打败清军!”

听到他这么一说,众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他的身上,只见马海晏接着又说道:“如果我们用冰修一座堡垒,清军就攻不下来!”

听到他这么一说,众人本来充满了期待的眼光,立刻黯淡了下来,有些人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觉得他异想天开。

闵殿臣忍不住冷哼了一声,嘲讽的说道:“前几天你们说在新路坡修两个堡垒,就可以隔断清军的粮道,彻底消灭清军,大家都信了你们的话,从四面八方赶来,结果怎么样?还不是被清军攻了下来,那两个堡垒用了那么多的木材土方,你们也没有守住,差点被清军包了饺子,死了那么多人,现在你又在出什么馊主意!”

马千龄在旁边一听,立刻就不高兴了,反驳道:“什么叫我们没有守住,你们南乡的人又在干什么呢?”

闵殿臣也毫不示弱,马上反唇相讥道:“那是谁出的主意在新路坡和对方决战,难道是我们吗?”

马千龄一听,立刻火了,“你说这话是啥意思,当初是谁闹着要造反,建立伊斯兰国的,是谁造成了现在清兵来攻,难道是我们吗?”

双方越吵声音越大,有些人站在闵殿臣一边,有些人站在马千龄一边,双方吵得脸红脖子粗,有人已经把手按在了刀把上。

马占鳌开始一直没有说话,这时候他突然拨转马头,大喝一声:“都给我闭嘴,现在清军大兵压境,我们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如果我们再不能团结一心,继续窝里斗的话,那就要灭族灭种了!”

马占鳌说完,怒视着众人,众人蹑服于他的声势,同时也知道他说的在理,于是都纷纷低下了头,闭上了嘴巴。

凌冽的寒风中,众人各怀心事,默默的继续向太子寺方向行进。

走了没多久,马海晏忍不住的又开口说道:“我们确实要改变一下战术,修冰堡来对付清军。”

看见他不合时宜的又开口说话,有些人面带愠怒的看着他,有些人则给他使眼色,让他闭嘴,但是马海晏却显得非常兴奋,仿佛没有看见大家的脸色,一点都没有要闭口的意思。

“大家听我说完,我们要想把清军打败,必须要把清军隔断成几截,各个歼灭,这个大家都同意吧?”

他看了看众人,发现大家默认了他这个说法,于是他接着又说道:

“但是问题是,我们现在的工事不行。土堡有个问题,如果清军集中火力,压制一个方向,一旦造成了那个方向重大伤亡的话,他们就可以从那个方向翻进土堡,因此我们不论怎么做,也不可能完全挡得住清军的火力,所以他们总有机会攻得进来。”

“但是如果我们修的是冰堡的话,就算他们压制住了我们,冰墙太滑,他们也不容易爬进来,这样我们就来得及重新分配人手,守住缺口。而且如果我们在冰堡前,再多洒一点水,周围再多结一些冰,他们要靠近都很难,冲急了就会滑倒,这样我们就能守得住。”

“如果我们能在敌人的要道上面修一些冰堡,把敌人隔成几段,敌人又攻不下来,那样我们就有机会了。”

众人听他说完,大家又想了一想,觉得似乎也蛮有道理的,于是都来了兴趣,开始议论纷纷,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

可是随着大家一深入讨论,马上就发现这个方案有很多问题,首先,最佳的隔断地点还是新路坡一带,那里是清军的粮草必经之路,而且沟深路窄,只要修几座冰堡,就可以隔断清军,但是有一个大问题,山顶上到哪里去找水?

有人提议,从山下运上去。可是马上就有人反对,修一座冰堡,那得需要多少水呀?到哪去找那么合适的水源,而且还要保证不能太远,不然水都冻成冰了。

其次,就算是有合适的水源,可以派人运过去,可是那需要多少的人手啊?怎么能避得过清军的耳目呢?

众人开始七嘴八舌的,提出各种建议,来解决这些问题,可是结果都不能让人满意。最紧要的关口,通常都没有水源,有水源的地方,又不是交通要道,众人苦思冥想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

马占鳌听着众人议论纷纷,没有说话,但是他的脑子也在飞快的旋转,考虑这个问题。他紧锁眉头,沉思良久以后,忽然眼前一亮,于是开口说道:“我们不去新路坡修,我们直接在烂泥沟修!”

“啊!”听到他这么一说,众人全都吃了一惊,烂泥沟一带,全都驻扎的是清军,十几座营盘,至少有数千人,去那里修不是找死啊?!

看着众人惊讶的表情,马占鳌缕了缕胡须,微微一笑,显出了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呢?

……

傅先宗是武童生出生,说起来也算是军事科班毕业,什么是武童生呢?古代的科举制度分成文科和武科,所谓科举制度,就是通过考试测试你的能力,来决定你能不能当官,说起来也是非常科学的,理论上武将都应该是武科出身。

傅先宗


武童生是武科最低的一个级别,看过周星驰的电影,《武状元苏乞儿》的人都知道,武科考试分为武试和文试,武试就是骑马射箭,耍大刀,举大石,测试你的武艺高低。

而文化考试呢,则是要默写孙子兵法之类古典兵书,同时还包括要写点战术方案之类的参谋作业。电影里周星驰只会耍大刀,虽然挺能打,但是没有文化,而且还不识字,策论考试只好作弊,最后被人揭发,因此被皇帝贬成了乞丐,由此可以看出,当时的考试还是非常严格的。

所以傅先宗以武童生的资格,加入多隆阿部下曹克忠的部队,也算是文凭比较高的人才,所以升迁很快,清军进入陕西以后,他就担任了曹克忠的副手。

在都兴阿当政期间,多隆阿的部队几乎土崩瓦解,陶茂林,雷正绾两军都发生了哗变,独独曹克忠的军队,在重重困难,万般危急之下,依然保持了完整统一,由此可见,他的部队素质还是非常高的。

后来曹克忠患病,回老家休养,他手下的部队就由穆图善安排,一分为二,分别由傅先宗和徐文秀带领。

傅先宗这个人打仗,也是很有两把刷子的,1866年8月21号,叛乱的穆斯林极端分子偷袭了巩昌县,突入城内,大肆屠杀城中的居民,有2000多人,被叛军围在钟楼之上。

当时傅先忠驻扎在距离巩昌县100公里外的通渭县附近,8月23号收到求援消息以后,连夜出动,急行军了一天一夜以后,24号夜间赶到。

靠近巩昌县的时候,他迅速派人做了一个侦查,结果发现穆斯林叛军数量众多,有上万人,自己则只带了千余人提前赶到,后面的大队人马,至少还需要一天才能赶到。

如果硬攻,恐怕自己人数太少,寡不敌众,如果等着大队人马到达,那么钟鼓楼上的人很可能就会守不住了。

就在危急之中,傅先宗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妙计,他让士兵全都化装成穆斯林的样子,大摇大摆的进了城,然后突然发动进攻,打了叛乱的穆斯林一个措手不及,击毙了对方数千人,夺回了巩昌城。

幸亏他当机立断,化装奇袭对方,否则就来不及了,被围在钟鼓楼上的2000多人,这个时候早已弹尽粮绝,无力再守,都准备放弃了,为了不被宗教极端分子凌辱,他们已经做好了集体自焚的准备。

为了感谢傅先宗及时施救的大恩,巩昌县的父老,特意立碑纪念他的功勋。巩昌县就是今天的陇西县。


1868年,渭源县被据称数量多达十余万的穆斯林叛军占领,威胁陕西到兰州的运输线安全,奉当时的代理陕甘总督穆图善的命令,傅先忠率兵3000余人,前去夺回渭源县,确保陕西到兰州交通线的安全。

这个时候,战局非常不利于清军,左宗棠还在山东和西捻军作战,雷正绾的部队也没有从哗变中恢复过来,本地的绿营兵里,有大量的穆斯林士兵,一旦开战,你根本就不能保证,他们到底帮谁。

因此,在甘肃境内,除了傅先宗之外,几乎没有一支可靠的,能机动作战的部队,所以他几乎是孤军深入。

他从通渭县驻地赶到渭源县的时候,发现敌军的数量虽然有所夸大,并没有10余万之多,但是七八万还是有的,而他只有3000多士兵。


当两军对阵的时候,看着对面密密麻麻的人群,犹如黑云压顶,傅先宗的军队,开始也吓得瑟瑟发抖,卫队营官麻得胜不听命令,率先后退,被傅先宗当场枪决,其他人这才没敢继续逃跑。

为了鼓舞士气,傅先宗不断的四处巡视讲演,同时又组织督战队,后退者必斩,终于才稳住了军心。

扎稳阵脚以后,傅先宗利用炮火优势,猛轰对方中军,结果对方虽然人多,但都是乌合之众,在密集的炮火轰击下,乱作一团,有些人开始逃跑。

傅先宗一看时机成熟,亲自率队冲锋,结果他的3000多人,击溃了对方七八万人,拿下了渭源县,然后他又乘胜追击,攻下了狄道,就是临洮县,占领县城的叛军首领马云,率领数千人跪在了他的脚下,当然,不是阿里巴巴的,那个长得像外星人的马云。

他因为这场大胜,被封为了凉州镇总兵,记名提督,现在,他是负责进攻太子寺的前线总指挥。

这天早上,天气非常的寒冷,北风已经呼啸了一晚,即使做在火炉边烤火,背后还是感觉凉嗖嗖的。

天刚麻麻亮,傅先宗走出营帐,他看见一群士兵指着远处,在那里议论纷纷,于是就上前查看。突然发现在他的军营之中,多出了几个堡垒。

堡垒并不奇怪,湘军无论走到哪里,一旦扎营,立刻就要挖战壕,修堡垒,防止敌人偷袭,全部都搞好了以后,才能埋锅做饭,休息睡觉。

所以湘军的营帐外面,通常都有一圈堡垒,也就是一圈土墙,这很正常。

可是问题是,傅先宗不记得自己,曾经安排哪支部队在这个位置扎营,难道是有人临时修建的吗?

虽然有点儿奇怪,但他并没有多想,因为他估计,应该是某支部队最新修建的,还没有来得及通知他,于是他就命令手下的传令兵:“你去看看,中间的那三座营垒是哪支部队修的?回来报告我”。然后自己就回到帐内,准备去吃早饭了。

结果他刚拿起饭碗,就听到外头一声枪响,他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出大事了,他急忙三步并作两步,跑到帐外,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儿。

来到了营帐外,他看见,他的传令兵倒在了新修的堡垒外,显然是被刚才听到的枪声击倒的。

他急忙拿出望远镜,仔细观察这三座营垒,发现他们的外墙,上面全部覆盖的是厚厚的冰层,外墙外面,也有很大一圈的地面,也结成了冰。

傅先宗发现,这可不是湘军的筑垒方式,他仔细的观察堡垒,但是里面的人显然都躲了起来,让他看不见到底是谁。

观察了很久以后,他发现对面堡垒的墙上,有几个小缺口,有人在那里向外观察,然后他仔细的观察那个人,不由的让他大吃一惊,他头上戴是的竟然是白帽子!天哪,这三座堡垒居然是穆斯林修的!

这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就在大家叽叽喳喳的议论,考虑在清军的粮道上修堡垒的时候,马占鳌突然想到,烂泥沟,就是现在清军驻扎的地方,那里曾经有一口井,在清军靠近的时候,他们悄悄的把井封了,避免被清军利用。

上次他去清军营帐周围侦查的时候,发现虽然到处都是清军的堡垒,但是独独被他们封掉的那口井周围,没有清军,说明那口井并没有被清军发现。

当马海晏把修理冰堡的好处,向众人说清楚了以后,马占鳌就突然想起了那口井,然后就接着产生了一个强烈的冲动,要在那口井附近修堡垒,至于为什么,其实他也没有想明白,因为,那只是一种直觉而已。

既然只是一种直觉,那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言,所以当众人惊讶的问他,你把堡垒修到清军中心去,那不是送死吗?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但是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似乎在驱使着他,必须要这么做。

于是他故作深沉地理了理胡须,然后神秘的笑了一笑,接着说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一招叫做黑虎掏心,到时候大家就知道它的效用了。”

然后他开始得意的放声大笑,来掩饰自己的这个决定,其实真相是,他自己也没有想明白,理由是什么,但是他决定,这次要跟着感觉走。

众人听了他这几句似是而非,充满了鸡汤味的话语后,又看到他那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似乎也受到了鼓舞,于是跟着说道:“好,咱们就玩一个黑虎掏心,灭了清军这只猛虎。”

于是众人跟着他,直扑烂泥沟。这里是傅先宗主力驻扎的地方,恰好在三甲集镇和太子寺之间,距离两边,急行军都是一天的路程,可以兼顾前线和粮道。

正是由于这个距离设计得好,所以几天前,他才能及时的带兵去增援杨世俊,把马占鳌打了一个落花流水,现在粮道已通,他准备再休整几天,就离开这个驻地,前往太子寺一带。

而马占鳌恰好在这个时候,偷偷的来到了烂泥沟附近。他命令马海晏率领300名神枪手,每人带一个木棍,还有一个装水的工具,趁着夜色,在风声的掩护下,到清军没有发现的那口井边,开始筑垒。

到了晚上,寒风刺骨,由于天太冷,清军并没有派出巡逻队,所有的人都躲在堡垒营帐里面避寒。

因此马海晏他们,轻松的就到达了目的地,一看到这个情况,马占鳌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定亲自带更多的人去,多修两个堡垒,必要时可以互相支援,等到天快亮的时候,他带着大队人马,悄悄退了出来,躲在山顶上,看情况再做打算。

当傅先宗终于搞明白了,这是穆斯林修的堡垒以后,顿时怒向胆边生,火从心中起。他心想,你们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修了三座堡垒,而且是军营正中,这万一要是传了出去,岂不是被同行们笑掉大牙,以后我还混不混了?!

于是他恼羞成怒,立刻命令擂鼓吹号,全军集合,他要用最快的速度拿下这三座堡垒,杀光里面的穆斯林,绝不能丢人现眼。

其实,要是在正常情况下,用冰修堡垒还是用土修堡垒,本质上是没有什么差别的。因为毕竟是临时修的,墙又能够有多厚?只要有大炮,几炮就把它轰平了。

可是问题是,傅先宗现在没有大炮,由于山路崎岖,拉着太费力了,有些地方又根本拉不过去,所以他把大炮全都留在三甲集镇了,他手头只有步枪,这可就不好打了。

于是,他现在所能做的只能是,用一部分士兵瞄准堡垒,进行火力压制,另一部分士兵,向前硬冲,争取翻入堡垒。

但是这个时候,冰堡和土堡的巨大差别就表现出来了,或者说得再准确一点,就是冰墙和土墙之间的差距。

马占鳌他们修的这个冰墙,里面用木棍做的骨架,外面垒上一层土石,然后再用水浇在外面,形成冰面,然后又把外围尽可能的浇上水,让堡垒周围的地面,也全是冰。

当傅先宗的士兵开始进攻的时候,冰墙突然变成了不可逾越的天险,首先他们冲到靠近冰墙的时候,如果跑得太快,就会被地面上的冰层滑倒,然后就会被穆斯林兵用步枪轻易击杀,如果慢慢走过去,那就相当于等着被别人枪决。

即使勉强靠近冰墙以后,由于冰墙太滑,完全无法着手攀爬,所以让穆斯林士兵,有时间把他们一一歼灭。

傅先宗连续组织了几场冲锋,但是除了留下一大堆尸体外,根本无法靠近冰垒。

其实这个时候,他只要稍微冷静一点,就可以想到解决办法,因为他完全没有必要,立刻攻下这几座冰垒,他可以在他们外面挖一条壕沟,把他们困在里面,隔断和外界的联络,过几天以后,他们自然而然的,也就弹尽粮绝了,不用自己动手,也就灭了他们。

如果马占鳌他们把冰垒修在新路坡,清军的粮道上,看到眼前的情况,傅先宗很可能就会采取这个理性的办法,挖壕沟困死他们,可是现在,把堡垒修在他的营盘中间,这让他失去了理智,彻底激怒了他。

看见连续几次进攻失利,傅先宗恼羞成怒,他接着干了一件大蠢事,他抢过士兵手上的旗帜,带头冲向了冰堡……

正在指挥作战的马海晏,突然看见一个身披黄马褂的清军将领,亲自执掌军旗,冲向了冰堡,他知道,这个人一定是这里的最高统帅,于是,他下令全体停止开枪,如果没有他的命令,谁要是先开枪,他就崩了谁。

为什么要让全体停止射击呢?因为马海晏知道,这个将领举着大旗,如果听到枪响的话,周围的士兵就会从他手上接下大旗,他就不会再继续向前跑了,只是做个样子而已。

如果没有射击的话,他也许会跑得更近一些,这样马海晏就有机会击杀他,他命令七八个神枪手,和他一起同时瞄准这个穿黄马褂的人,听到他的枪响,就一起射击。

200米……150米……100米……,马海晏看见后面已经有军官在拉那个将领了,让他不要再向前了,他当机立断扣响了扳机,其他几个神枪手也几乎同时射击,那个穿黄马褂的将领,当场就被击倒,清军抬起他,就开始向后退……

在山梁上的马占鳌也看到了这个情景,于是他骑上战马,大呼一声,第一个就冲下了山梁,其他的人也纷纷上马,跟着从山上往下冲了过来。

清军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这三座冰堡上,而恰好在这个时候,马占鳌发动了全线冲锋,埋伏在周围山上的数千骑兵,还有上万名步兵一起都冲向了清军阵营。

清军顿时大乱,而由于傅先宗的阵亡,没有了最高指挥官,导致清军失去了统一的指挥,群龙无首,无心恋战,争先恐后的向三甲集镇方向逃跑,混乱中,上千名士兵被杀,数名将领阵亡。

马占鳌他们一方面紧追不舍,一方面发出传帖,让四面八方的穆斯林全部赶来支援,很快,他的追击部队就达到了3万多人,接着又击溃了驻守新路坡一带的杨世俊部队,一路势如破竹……

追到党川铺的时候,他们的前锋部队突然被挡住了,原来徐文秀和陈湜已经得知了傅先宗战败的消息,但是他们并不慌乱,因为他们也都是已经久经沙场的。

徐文秀和陈湜一商量,立刻想出了一个将计就计,反败为胜的办法,他们把驻扎在三甲集镇一带的装备了后膛枪的部队,全部派上了战场。

然后徐文秀又通知驻守新路坡的杨世俊,假装溃退,把敌人诱进预设战场,党川铺一带,然后他正面堵住敌人的同时,杨世俊伺机两面包抄,一举围歼马占鳌,争取反败为胜。

这个主意确实很妙,杀红了眼的穆斯林叛军,完全没有想到,清军居然在大败之中,能临危不乱,又挖了一个陷阱,准备来收拾他们。

当他们一路高高兴兴的追杀到党川铺的时候,立刻遭到了迎头痛击。这一次,他们领教了前所未有的强大火力。

徐文秀把装备了后膛枪的几支火力强大的部队,全都调了上来,虽然他们有的装备的是斯潘塞步枪,有的装备的是德莱赛步枪,还有的装备的是夏斯波步枪,甚至还有几挺加特林机枪,五花八门,后勤供应困难,弹药储备也有限,打一颗少一颗,但是徐文秀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要毕其功于一役。

很快,马占鳌就带着穆斯林叛军,不知不觉的,就进入了徐文秀的预设阵地,当他们刚一靠近,立刻遭到了徐文秀的部队劈头盖脸的打击。

火力之凶猛,射击之精准,把刚才还处于胜利的喜悦中的穆斯林叛军,打得头破血流。

由于追击的队伍被拉得很长,前面的穆斯林叛军被阻挡的消息,后面的穆斯林叛军并不知道,特别是收到传帖的穆斯林,还在纷纷赶向战场。

徐文秀看着越来越多的穆斯林涌向了党川铺,被他强大的火力,压制在战线正面,动弹不得,挤成了一团,徐文秀觉得机会来了,他立刻派出部队开始向两翼穿插,准备包抄穆斯林叛军……

当马占鳌赶到前线的时候,他发现,他们被困在一块谷地里了,几万人挤在一起,无法动弹,而前方凶猛的火力,他们根本突破不了。

然后他突然发现,白彦虎在悄悄的向后溜了,他心中不由得一凛,那家伙第六感特灵,一遇到危险,总是第一个就逃跑了。

难道我们中计了?马占鳌不由得有点紧张,然后他马上爬上一个山岭观察,发现真的不妙,原来清军正在向它的两翼迂回,准备围歼他们,吓得马占鳌出了一身冷汗,这可如何是好?

徐文秀举着望远镜,正在观察敌军的动向,他心中暗暗有点得意,只要不出意外,今天他很可能全歼马占鳌,几万穆斯林都挤在这个山谷里,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机会了,他很可能就会青史留名,成为一代名将。

徐文秀放下了望远镜,回头招手,让后备队投入战场,开始对穆斯林发动最后的总攻,当他回过头的时候,风突然大了起来,有几粒沙子吹进了他的眼睛。

他揉了半天,流了一大堆眼泪,才勉强的再次睁开眼睛,他发现对面的天黑了,接着铺天盖地的沙尘暴就向他吹了过来,沙粒像雨点般的冲向他的脸,别说睁眼了,连呼吸都困难。

马占鳌非常的沮丧,他发现自己无计可施,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的逃跑,但是现在队形这么混乱,根本无法有效的传达命令,估计逃跑不了几个人,大部分都会面临灭顶之灾。

就在这个走投无路之时,背后突然刮起了沙尘暴,马占鳌不由得也愣了,然后他忽然激动的泪流满面,难道是安拉来救我们了吗?

当沙子吹打到他的身上的时候,他拔出马刀,纵马向前,高声呐喊着:“冲啊!”于是众人全都跟着他,向清军冲了过去。

西北的沙尘暴,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正对着风口,根本就没法睁眼,现在无论有多么先进的武器,多好的战术安排,一切都等于零,这就是命运……

清军现在唯一能做的的事情,就是逃跑,乱军中,徐文秀身中三矛,当场毙命,但是他死不瞑目,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早不刮风,晚不刮风,偏偏就在他要全歼马占鳌的时候,刮风了,而且刮的还是沙尘暴,他的运气实在是太背了!

这一天,是1872年2月19号,清军大败,数千人阵亡,十余名军官战死,所有在河州一带的清军,得到消息以后,全部都开始向洮河东岸溃逃……

当左宗棠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被惊呆了,在他的一生中,从来没有打过这样大的败仗,40营清军,全线溃败,他现在该怎么办呢?他又该如何向朝廷交代呢?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如果觉得本文可读,请分享到朋友圈,谢谢大家。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