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存的公告

Bulletin#C10E3EF620F5AC3D5F9C74EFC02846EF

o83rmpiTvBATnKpd2GUS824tDvLoahtnFD #14

发布@2020-08-30 17:14:55

上一篇


甘宁叛乱


■ 晚清沧海事 上卷(14) ■
作者:罗马主义


教主是新教历史上的一个奇才,而且是一个见过大世面的人,和普通蒙昧闭塞的西北穆斯林不同,他在年轻的时候,就被父亲送到过山东和北京学习,在这个过程中,他结识了好多内地的穆斯林商人,开阔了眼界,成功的建立起一条从天津到北京,然后通过内蒙古进入宁夏的贸易线路,沿途他建立了大量的商站,把西北的土特产卖到了沿海,把沿海的商品带入了宁夏,然后贩往西北各地,一来一往之间,他积蓄了大笔的资财,是新教有史以来,最富裕的一任教主。

而且在贸易的过程中,他极端重视情报的收集,几十年下来,在西北各地,几乎每一个城镇都有他的眼线。

有资料记载,在西北,你可能不经意之间走进一间小店,要了一碗羊肉泡馍,然后用你那个黑乎乎的指甲,费力的把那个硬的跟石块一样的面饼,扣成一小块一小块儿。

就在你一边抱怨,是谁发明的这么费事吃法,一边无意中和同行的人谈起,你们明天押运粮草要经过的那条路上,有几间按摩店,里面的西北小妹,如何如何的时候……

你可能不会想到,柜台后面,那个看起来面孔呆滞,见人就傻笑的老板,其实是教主的探子。可以这么说,在西北地区,三教九流之中,到处都是教主的眼线,几乎每一条重要的贸易线路,都随时在他的监控之下。

由于有了这些情报,教主常常能表现出一些超能力,就像当年那些气功大师一样,在愚昧的当地人看来,非常的神奇。

根据当时的记载,教主早晨起来看看天,就知道今天会有多少人会来朝拜他,那些地方又发生了些什么新鲜事儿,而且最后全都一一可以验证,绝无错误。

有些不远千里,慕名而来的信徒,刚一进门,不用开口,教主就可以把他们的身世和来访的目的,说得详详细细,让对方佩服的五体投地。

当时西北各地的穆斯林信徒,都认为教主是一个神仙,排在真主安拉和先知穆罕默德之后,所以在西北大地上,几乎没有穆斯林徒敢违背他的旨意。

那么他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呢?按照他自己的说法,他和真主之间是好友,互相加了微信,所以有事没事,大家就发个朋友圈晒晒吃喝,再彼此点个赞之类的,所以双方特别熟悉。

但是如果在今天大医院附近的派出所民警看来,他的办法应该和大医院里专门骗外地人的医托差不多,这些人带你去看的神医,通常是一些仙风鹤骨的白胡子老头,他们也是无需你开口,立刻就知道你得了什么病,而且药方都给你准备好了的,只等你掏钱。

如果你还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就自己去医院体会下医托,但是如果真被骗了,可别怪我,只怪你好奇心太重。

教主不仅仅在民间有如此大的威望,而且在官场也有所经营,很早的时候,他就花钱捐了一个千总,大概相当于今天的一个团级干部,这让他可以公开的组织团练,在陕西发生叛乱以后,他就在金积堡附近的卧牛山,秘密建立了兵工厂,又募集了13个营的穆斯林团练,训练了数千名精兵,为举事做好准备。

不过教主并不是神仙,他只是一个凡人,而且在背后指使别人做坏事是一回事,但是要自己真正的跳出来,赤膊上阵,又是另外一回事。当这个时刻真正到来的时候,已经不再年轻,又有钱又有势的教主,不由得也犹豫了起来。

一来是因为以前的失败太过惨烈,前任教主们,几乎没有一个有好下场。二来他也和前任的教主们不同,那些人除了宗教理想,个人生活方面,穷得叮当响,烂命一条,而他却是一个富甲一方的大财主,生活过得有滋有味儿,太太平平,真要他准备放弃这一切的时候,他确实得考虑考虑。

虽然这些年来他一直暗中筹划,四处挑唆,秘密参与各地的穆斯林叛乱,给予资金和人力支持,可是那些毕竟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事,说起来就像今天那些大v们,天天鼓动着你上街闹事,你真去了,他说不定会发个红包给你,替你点几个赞,帮你转发,但也就仅此而已。

如果你真的出了事,被政府抓了起来,他们就会消失的比谁都还快,迅速的和你划清界限。而且这种事,也很难追查到他们头上来,毕竟他们只是说说,谁让你真的去做了?

所以教主以前就像一个大v,苦口婆心的四处煽动大家造反,他并不是很担心,万一真牵连到他,就算是查来了,他可以找到很多借口洗白,再加上清廷这么腐败,大不了花点银子就能摆平,所以他并没有什么压力。

现在多年的努力居然成功了,该他出场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却真的需要好好的想一想了。从1862年6月份,陕西穆斯林叛乱全面爆发,一直拖到了9月份,他居然毫无动作。

可是和他合作的杜文秀却不耐烦了,毕竟他已经高举反清大旗,自封为大理伊斯兰国的苏丹,派了那么多人从云南过来推动这次叛乱,就是希望叛乱的规模越大越好,这样才最有利于他。

可是他现在发现,整场运动的主谋,教主居然变得扭捏起来,有点临阵退缩的意思,于是就派特使纳尚邦前来催促,然后又让他安插在清军中的卧底,云南穆斯林,花马池参将王锡爵,专门从陕西前线跑回来给教主施压,但是老奸巨猾的教主却总是推脱,一会儿说时机不妥,一会又说没有准备好,平常劝别人干坏事的那种大义凛然,现在全都不见了,整个人忽然变得婆婆妈妈,一点儿也不干脆。

于是纳尚邦又去劝说教主手下的李得仓,穆生花和王大桂,让他们给教主施加压力,这些人却唯唯诺诺,不敢自作主张,他们等着教主下决定。

但是有人被说服了,同为新教的马兆元,在平远地区发动了叛乱,马兆元是当地驻军的一个把总,很有野心的一个家伙,他自称为甘肃穆斯林军大元帅,开始了四处攻城略地。

这个举动搞得教主措手不及,他没有想到他手下的人居然有不听他命令的。更关键的是,这让他处于一个尴尬的地位,因为如果现在他反了,就表现的他好像在追随马兆元一样。

这让他很郁闷,因为这场运动明明是他挑起来的,他才是真正的领导者,但是除了少数核心集团里的人,普通的穆斯林并不知道,现在他跳出来,就变成了别人的垫脚石了,教主被这件事搞得火冒三丈。

教主知道他躲不过去了,他点燃的这把火,早晚会烧到他自己,他最终必须反。所以他一直在考虑,怎么样才能反的很艺术,投入最小,获利最大,他希望找到一条路,不用搞出很大的动静,就把西北地区的实际控制权,掌握在他的手里。

因为在甘肃宁夏青海一带,绿营中有1/3的士兵是穆斯林士兵,都是他的信徒,所以教主根本就不需要去攻城,他打个招呼,城门就开了。但是问题是门开了以后,接着该怎么办?如何长久的掌握这些政权,躲过朝廷的反攻倒算,这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

然而马兆元的突然举兵,把他的计划全部打乱,而且对他的领导权也构成了挑战,他必须立刻作出回应,但是他显然不能立刻就跟着反,那样他就替他人做嫁衣裳了,所以他决定先拆台。

当马兆元雄心勃勃的跳了出来以后,开始四处联络穆斯林一同进兵攻打灵州的时候,教主暗中开始使绊子,他通知这些人,表面答应,但是实际上暗中不动,同时他秘密指示灵州的穆斯林士兵,绝不要开门。

结果当马兆元来到灵州城下的时候,答应好出兵的穆斯林,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来。灵州城守城的穆斯林士兵,无论他怎样递暗号,就是不开门,搞的马兆元最后只能灰溜溜的退走,成为了众人的笑话。

在马兆元丢完人以后,教主决定要出场了,他要先立威。他指示穆生花和李得仓公开叛乱,拿下战略要地固原,固原城的穆斯林守兵直接就打开了城门,一拥而入的穆斯林叛军,屠杀了20万汉族群众,教主此举,是为了让大家明白谁才是真正的领导人,也是借此恐吓其他地区的汉人。

不久之后,他又命令灵州的穆斯林守兵打开城门,让穆生花占领了那里,不过这次他只是杀死了当地不合作的清朝官吏,知州穆栋额,守备时生莲和其他几个忠于朝廷的官吏,没有屠城,因为他已经在固原立过威了,不需要重来一遍,他还想留着这里,成为自己重要的财税来源,他亲自任命马殿奎担任知州,领着投降的那些官吏,继续进行管理。

接着他又命令郝文选,纳清泰,马麻子阿訇,马海等,带领大批的穆斯林,让宁夏府的穆斯林守兵打开城门,占领了宁夏府。

然后他亲自从金积堡赶到宁夏府,威逼当地的官员,同意任命郝文选为镇台,马麻子阿訇为道台,然后又命令纳清泰占领周围的县城,镇堡,强迫当地的官员让位给他派去的人,至此,宁夏和甘肃北部的地区,除了固原城以外,其他地方全都兵不血刃的落入了教主的手下。

在固原屠城的时候,教主也亲自赶到了现场,还掠走了一个漂亮的汉族女子,当做了自己的十四姨太,后来因为一段特殊的经历,这个女子也成了后世新教崇拜的对象,这个故事我们以后再说,顺便提一句,教主的名字叫马化龙,现在依然是很多人崇拜的对象。


♢ 马化龙 ♢

就在陕西还胜负未分的时候,甘肃和宁夏的穆斯林也反了的消息,迅速被传到了朝廷上……

赵即发正在指挥士兵堵住圆阵缺口的时候,被一群穆斯林骑兵发现,他是阵地的最高指挥官,于是就向他冲了过来,由于当时战场上很混乱,赵即发注意到他们的时候,最近的一个穆斯林骑兵,离他只有不到十米远,正挺着长矛向他突刺。

赵即发本能的举起手中的柯尔特转轮手枪,向他射击,但是他连抠了几下扳机,枪却没有响,子弹已经打没了,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最近的那个穆斯林骑兵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举着长矛,对着他当胸刺来,他急忙向后一仰,但是对方的速度太快了,长矛依然刺中了他的肩膀,从他的锁骨下穿了过去,把他挑离了战马。

周围的士兵,急忙用刺刀扎倒了这个穆斯林骑兵和他的战马,但是在惯性的作用下,赵即发还是向后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下,当时就昏迷了过去。

穆斯林骑兵看到对方主帅被刺倒,顿时士气大增,一齐高呼着从四面八方冲了过来,圆阵有好几处被突破,尽管内圈的马队和亲兵拼命的抵挡,想把他们挤出去,但是突入的人却越来越多,阵线马上就要崩溃,全军即将覆灭。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外面传来震天的呐喊声,最外层的穆斯林骑兵开始四散逃跑,众人听到有一大群人在喊:“多隆阿来了!多隆阿来了!”所有的穆斯林骑兵都吓得魂飞魄散,冲入圆阵的穆斯林骑兵也调转马头,就往外跑。

赵即发的部队本来已经绝望了,这个时候忽然振奋起来,立刻彻底爆发,也向四周冲了出去,追杀逃跑的穆斯林,穆斯林骑兵一瞬间全跑的都没影了,丢下了3000多具尸体,赵即发军反败为胜。

但是多隆阿并没有来,原来,交口镇的团练们,不听朱赵二人的军令,冲出去追杀诱敌的穆斯林骑兵,追出去没有两里地,就遇到了穆斯林骑兵的伏击,一看情况不好,这帮人立刻掉转头就往回跑。

跑回来的路上,他们冲乱了朱希广的阵型,导致朱希广全军阵亡,又因为无意中给穆斯林骑兵当了人盾,导致赵即发全军被围,不过这也给了他们机会,穆斯林骑兵全都留下来攻打赵即发的部队,让他们顺利的全都跑回了交口镇,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这帮人跑了回去以后,慌忙关闭了镇子的寨门,就爬上了镇子的寨墙,远远的观看双方厮杀,刚开始,这帮人看得心惊肉跳,特别是看见朱希广全军覆没。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又让他们看到了希望,穆斯林骑兵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赵即发的圆阵,一波又一波的发动冲锋,留下了无数的尸体,却始终无法突破。

看了一个多时辰以后,枪炮声,厮杀声仍然响彻云霄,赵即发军居然依然没有崩溃,让镇子里的团练们惊讶不已,有些人的内心感到自责,觉得别人在外面拼死为他们作战,自己却像缩头乌龟,躲在镇子里实在是耻辱,另外一些人则看到了希望,他们发现多隆阿军队的战斗力确实很强,如果趁机出击,说不定会大获全胜。

于是大家一拍即合,所有的人又全部骑上了战马,一窝蜂的冲了出去,一边冲还一边喊:“多隆阿,饿来了。”他们想表达的意思是,多隆阿的军队,我们来增援你们了。

可是喊着喊着,就变成了:“多隆阿,来了”。他们的突然出现,吓了穆斯林骑兵一大跳,又听见他们喊:“多隆阿来了”。以为是多隆阿的主力部队来了,吓得魂飞魄散,外围的骑兵就开始纷纷逃跑。

里圈的骑兵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是听到很多人的喊杀声,同时夹杂着多隆阿来了的喊叫声,于是也心慌意乱,跟着就跑,所有的人,就被镇子里的团练这么一吆喝,全吓跑了。

残存的赵即发部队,人人几乎都挂了彩,他们抬着身负重伤的主将,掩埋了阵亡的士兵以后,退入了交口镇,可是他们才睡了一夜安稳觉,第二天一早,就发现穆斯林的骑兵又回来了。

原来穆斯林的骑兵,由于当时正处于战斗最激烈的时候,冷不防的被交口镇的团练一冲,又听到多隆阿来了,全都被吓跑了,可是跑着跑着,他们发现,情况有些不对,没有看见多隆阿的部队来追。

于是白彦虎喊住了众人,让大家全都停住,不要瞎跑,冷静下来以后,就派了一些胆大的人回去侦察,结果发现,是虚惊一场,根本就没有什么清军前来支援,这一下把大家气坏了,于是发誓,非要血洗交口镇不可。

将近3万穆斯林骑兵又卷土重来,把小小的交口镇,团团围了起来,情况非常的不妙,交口镇的寨墙很低,寨门也不坚固,团练完全是一群乌合之众,根本靠不住的家伙。

而清军能战斗的人,只剩下了不足四百人,主帅又身负重伤,无法指挥,现在他们由副将带领着,分散在寨墙的各个方向,虽然有洋枪的优势,但是分散到四处人数太少,在任何一个方向,都无法抵挡住敌人的密集进攻,只要敌人集中兵力,同时突袭两三个方向,交口镇是守不住的。

但是整整一个白天,穆斯林都没有发动任何进攻,原来白彦虎他们正忙着四处去伐木,制造云梯,同时他们也忌惮洋枪的威力,准备半夜进攻,天渐渐的黑了下来,最后的决战即将到来……
扶王陈得才击败了刘蓉的湘军前锋以后,终于杀开了一条血路,他们迅速的攻下了汉中,以及周围的一些城市,获得了大量的物资补充,但是他们并不打算久留,随时准备南下支援南京。

刘蓉带领援军赶到以后,又和扶王陈得才交手了几次,但是始终占不到什么便宜,有几次险些被击败,无奈被迫后退,远远的跟着扶王陈得才的部队。

与此同时,他开始给骆秉章写信,要求购买新式军火,因为他已经发现,他的装备不足以压倒扶王陈得才率领的太平军,很难击败他们,再这么打下去是没有意义的。

而骆秉章很快就回信答应了他的要求,迅速派人到上海,帮他购入了大量的新式洋枪洋炮,已经派轮船运往武汉,现在,刘蓉正等着这批新式武器的到来,双方停止了军事行动,处于僵持状态……

多隆阿的进攻非常的顺利,渡过渭河以后,兵分两路,雷正绾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攻破了沙窝,杀敌四五千,穆图善也占领了一个渭河南岸的主要交通要道零口,留在渭河北岸的曹克忠部也轻松的收复了高陵县,开始向西安周围进军。

由于形势进展得很顺利,只用了几天的时间,就横扫了西安周边的各个穆斯林据点,穆斯林正在急速的向西逃跑,交口已经没有必要驻军。多隆阿于是派出传令兵,通知占领交口的朱赵两人渡河南下,但是传令兵带回了交口镇被围攻的消息。

多隆阿不由得大吃一惊,没有想到自己背后居然还有这么多穆斯林骑兵,但是他也敏锐的察觉到,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于是他立刻命令曹克忠火速回救交口镇,穆图善带领骑兵,迅速从零口镇北上,渡过渭河,和曹克忠构成两侧夹击之势。

他命令传令兵告诉穆图善,接到命令以后,务必立刻连夜出动,渡过渭河以后,一定要从东侧进攻敌军,这样敌军就会往西跑,就会遇上曹克忠的部队,这样敌军就被迫会渡过渭河南下,而那里的雷正绾就可以趁机拦截,这样就可以争取全歼敌人。

这天晚上,天下起了大雨,伸手不见五指,多隆阿也顾不了这么多了,由于病痛,他无法骑马,只能坐着轿子,带领一支步兵部队,连夜渡河,去和曹克忠部会合,部署围歼穆斯林骑兵的方案,但是一切的前提是,他们必须及时赶到。

天终于黑了下来,为了对付穆斯林骑兵半夜可能发动的进攻,交口镇的清军让当地的团练,在离寨墙五十米到一百米的地方,每隔一定的距离就堆放一个干草堆,然后每十来个清兵,会带领百十来个当地的团练,把守一段寨墙。

清军同时把四门六磅火炮,分布在各个寨门附近,然后又命令当地的团练里战斗力最强的人,组织了一支马队,由清军的马队军官率领着,随时准备反击突入城内的敌人。一切准备停当,众人在惴惴不安中,等着敌人前来进攻。

慢慢的,天黑了下来,这天晚上乌云密布,没有一丝月光,守城的士兵,把距寨墙一百米左右的干草堆,点燃了几个,当火堆快要灭了的时候,他们就用弓箭射出火箭,把旁边的干草堆引燃,但是等了整整一个上半夜,穆斯林方面没有任何动静。

下半夜,天空开始闪电,接着狂风四起,很快就大雨瓢泼,火堆全部被浇灭,什么声音也听不清楚了,所有的人眼前都是一抹黑。

就在这个时候,无数把梯子同时搭上了寨墙,穆斯林开始攻城,他们迅速的爬上寨墙,开始和守城的人发生肉搏战,战斗无比的激烈。

在这个夜晚里,枪炮没有任何作用,战斗又重回到了最原始的冷兵器作战,不过由于提前把清兵和团练混合编排,团练们不再惊慌失措,他们在清兵的指挥下,奋勇的斩杀每一个爬上寨墙,头戴白帽子的人。

不过这种战斗,最终起决定作用的还是人数,很快,穆斯林就摸进了城,但是夜暗和大雨也是一面双刃剑,它让穆斯林成功的靠近了城墙,然后又让很多人轻松的翻了过来,但是它也让很多人进来以后,在眼前只有一片黑蒙蒙的雨夜里,完全找不着路,突入进来以后,眼前一抹黑,只是在街道里头瞎转悠,却找不到寨门在哪里。

但是当地人对这些街道却很熟,提前组织好的骑兵,始终沿着街道在巡逻,迅速的开始斩杀这些突入进来的人,而且他们的特征非常的明显,头顶上的那个白帽子。

战斗持续了一夜,大雨中,呐喊声,叫骂声,呻吟声,求饶声,刀剑的碰撞声,战马的嘶鸣声此起彼伏,一直战到天快蒙蒙亮的时候,人们才发现,城里到处都是戴着白帽子穆斯林,他们现在也看清了方向,开始集中起来向寨门猛攻。

天亮了,雨也停了,很快,寨门就快守不住了,城外的穆斯林骑兵,已经听到了寨门内激烈的砍杀声,他们知道寨门马上就要打开了。

在早晨的薄雾中,他们骑着战马,聚集在即将被攻破的寨门旁,等待着一拥而入。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身后的薄雾中传来了马蹄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众人都竖起了耳朵在听,白彦虎凭他敏锐的第六感,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跑!

从零口镇到交口镇并不是很远,穆图善的骑兵经过一夜的急行军,在天亮时刻赶到。他们的突然出现,让紧张了一夜的穆斯林骑兵彻底崩溃,再次开始了溃逃。

穆图善只留下了少量的骑兵,帮助消灭城内的敌军,主力紧追溃逃的穆斯林骑兵,不给他们丝毫机会,把他们逼向曹克忠的方向,中午时分,溃逃的穆斯林骑兵被曹克忠的部队拦住,他们前面是炮火和枪弹横飞,后面面临穆图善骑兵的追杀,侧面是渭河,两万多人,被困在了一个狭小的地域里,乱成一团,不到一个时辰,一万多人被击毙。

剩下的人勉强找到了一条路,渡过了渭河,继续逃窜,傍晚的时候,又遇到了早已埋伏好的雷正绾部狙击,被围在渭河边上,又留下了四五千具尸体,后来终于在夜幕的掩护下,突破了雷正绾的包围圈,侥幸逃脱。

最后只有几千人,在白彦虎的带领下逃出了重围。交口之战至此落下帷幕,这是多隆阿军入陕以后最后一场野战,清军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赵即发不久伤重不治而死。

这场战役,多隆阿军两员主将阵亡,阵亡士兵超过千人,是损失最惨重的一场战斗,但是多隆阿也抓住了时机,一举消灭了穆斯林叛军中,最有战斗力的机动力量,从此以后,再也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

交口镇之战结束以后,多隆阿分兵四路前进,一路摧枯拉朽,横扫整个关中平原,如入无人之境。

陕西的穆斯林,除了西安城里没有叛乱的两万人以外,其他全部被逐出了陕西,这个时候,另外一场人间悲剧又上演了,除了西安以外,各地的汉族团练开始了大规模的报复,种族大屠杀又开始再次上演。

从1862年6月,陕西穆斯林全面叛乱以后,十天之内,一百多万汉族同胞被杀,从1862年11月多隆阿进入陕西以后,到1863年11月,陕西170万穆斯林,只有40到60万人逃到了甘肃,也有一百多万人被杀。

所以多隆阿在陕西人的心目中,是有两个形象的,一方面,他被汉族人当作了救星,大恩人,在陕西各地,尤其是关中平原一带,到处都有多隆阿的祠堂,数量多达几十处,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时期,才被全部摧毁,这一点,后来的其他将领,即使左宗棠也没有享受到这个待遇。

另一方面,在西北穆斯林和后来的一些思维僵化的史学家眼里,多隆阿是不折不扣的刽子手,魔鬼的代言人,由于他拒绝招抚穆斯林,迫使所有叛乱的穆斯林,只能面临逃跑和战死这两条出路,最后导致陕西境内,除了西安城以外,其他地方再也没有穆斯林的踪影,长达几十年,一直到抗战以后,穆斯林才陆陆续续,再次出现在陕西各地。

不过,写本书的目的,并不是要挑起种族仇恨,就像我们回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国人对犹太人的大屠杀一样,并不是为了仇恨德国人,相反,只是为了还原历史的真相。

而且也没有德国人会因此而生气,因为他们都能正视历史,并从中吸取教训,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所以今天的德国人是最受全世界人尊重的民族,这一点,请那些认为我写这本书,会不利于民族团结的人,深思一下。

多隆阿的军事才能也是无与伦比的,这一点,后来的将领们也没有一个人可以于他比肩,在西北,他完全是战无不胜的。而此后再也没有人,能重复他这种压倒性的优势。

多隆阿是最后的满洲武士,也是努尔哈赤的子孙中,最后一个,血管里还流淌着祖先那种勇武好战的本能,骁勇善战的勇士,在他之后,再也没有值得夸耀的旗人军事将领。

在平定了陕西的穆斯林叛乱以后,多隆阿命令雷正绾,陶茂林,曹克忠,分兵三路,进攻甘肃宁夏,如果不发生意外的话,这场叛乱本来将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会全部平定,但是历史,总是不让人顺心如意。

多隆阿原计划消灭了盘踞在陕西周至县的四川李蓝叛军以后,也随队西征,亲自指挥甘肃宁夏平叛的,但是意外的是,他在城下观战的时候,被一颗流弹击中面颊,也有说是他攻下周至以后,入城的时候被一个暗藏的叛军开枪击中面颊,时间是1864年4月1日,愚人节这天,一个月以后,农历同治三年4月23日,公历1864年5月18号,名将之花陨落,旗人之中,从此不再有英雄。

多隆阿之死给了教主机会,让他避免了面对最凶悍的战将,逃脱了必败的结局,从此有机会成为了这场战争的主角,开始了他兴风作浪的生涯,从而使这场战争变得的遥遥无期的漫长和异常的残酷。

下一个登场的,将是湘军的水师统帅,名将杨岳斌,他久经沙场,战功卓著,绝非等闲之辈,他能把多隆阿的事业进行下去吗?让我们拭目以待。

- End -